“春蜂”有情花更艳

1926年冬,由钱君匋等在杭州发起成立的“春蜂乐会”是一个以弘扬新文化、新思想,致力于音乐创作及其他文化事业的进步艺术创作团体,他们所创作的抒情歌曲,尤其是“恋歌”,是继赵元任、刘半农之后我国早期艺术歌曲创作的经典之作,是我国近代艺术歌曲创作的发端之一。特别是钱君匋的歌词创作,无论从思想内容和艺术样式上,为现代歌词艺术形式的创造发展开拓了广阔的前景,为探索独特的中华民族风格的新歌词作出重要的贡献。

1

明清以来,西方音乐文化大量传入,逐步发展形成有别于传统音乐的新音乐,新音乐成为清末和近代中国文化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黄翔鹏在《清末的“诗界革命”和学堂乐歌》中认为:晚清揭开中国近代史的篇章以后,音乐文学中的诗词作品主要沿着两条线发展。一条线是在城镇市民音乐生活中起作用的小曲和戏曲、曲艺唱词;另一条线是伴随着“新学”而兴起的“学堂乐歌”……前者在歌词形式上属传统型式,后者在歌词形式上属当时的新形式;“五四”以后,这种新形式又曾逐渐形成为中国歌曲的新传统;西方进步的音乐文化(尤其是艺术歌曲和作曲知识、技术)的介绍传播,对中国的歌曲创作产生重要影响,做好必要的准备。有了这些铺垫,使用白话的自由体新诗一出现,掌握了新的作曲技巧的曲作者才能为之谱歌。歌词与歌曲创作由“倚声填词”迈入新的发展阶段——依词谱曲。

新歌词与新诗的关系密不可分,新歌词是新诗的一部分。正因为如此,“五四”前后的新诗运动对现代歌词艺术的成熟、发展具有十分深远的影响。“五四”后,与学堂乐歌时期的歌曲创作相比,独唱艺术歌曲大量出现成为明显的特点。时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蔡元培大力提倡“以美育代宗教”,主张“以美育养成高尚之风,以完成国民之道德”。“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一个席卷神州的历史风暴,生逢其时的诗人、词作家,不管世界观、政治倾向、美学观点如何,总不能不受这风暴的影响,总会在其中留下各自的痕迹。而钱君匋先生显然是十分重要的一位!

 钱君匋(1907——1998),原名玉棠,别号豫堂、午斋。浙江海宁人。中国当代“一身精三艺,九十臻高峰”的集诗、音乐、书、画、印以及书籍装帧设计熔于一身的著名艺术家。曾任人民音乐出版社副总编、西泠印社副社长、华东师大教授、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以及上海文艺出版社编审、上海市政协委员等职。钱君匋1923年考入上海艺术师范学校,师从丰子恺学习西洋画、刘质平学习音乐、吴梦非学习图案(丰、刘、吴均为李叔同弟子)。1925年毕业,与同学沈秉廉、邱望湘、陈啸空等组织“春蜂乐会”,创作抒情歌曲。1926年8月担任上海开明书店音乐、美术编辑。创作歌词、歌曲100余首。1938年7月创办全国首家以出版音乐刊物为主的万叶书店,被推举为经理兼总编辑,出版了大量的音乐著作和译作。

2

1926年7月,出于投身艺术教育的美好愿望,上海艺术师范的几位毕业生在杭州创办了浙江艺术专门学校,沈玄庐担任校长,沈秉廉担任教务主任,邱望湘和陈啸空则教授音乐,钱君匋教授图案。或许在杭州美丽如诗般风景的熏陶下,在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下,伴随着对新的生活的追求,在钱君匋的提议下,组织成立了“春蜂乐会”,开始抒情歌曲的创作。正如钱君匋先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由上海音乐出版社出版的《恋歌三十七曲》(钱君匋编)中回忆“……数千年流传的封建意识十分浓厚,顽固的旧思想远远没有肃清……当时的上海正是新思想最活跃的地方……创作以自由恋爱为题材的抒情歌曲,我自发地与章锡琛联系,按期在他主编的《新女性》月刊上发表一首,一年下来,就有十二首,由我编辑成《摘花》,在开明书店出版,接连发表三年,又编成了《金梦》和《夜曲》。第三本《夜曲》编成交商务印书馆印刷厂印制的过程中,碰到日机轰炸,《夜曲》也就同归于尽了!……”当时,我国音乐界正处于荒芜的沙漠时期,《摘花》、《金梦》的出现仿佛是沙漠中的一点小小的绿洲,为“五四”以后思想上获得解放的青年男女所崇奉和喜爱,这正因为和他们的实际生活相互起了共鸣,两本小册子就不胫而走,显得供不应求,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断重版。

新文化思潮的影响和对于新生活的无限追求,激起钱君匋形象化的遐想,尽情的抒发蕴藏于胸的热情与美妙情感,创作了一首首抒情而具有浪漫主义色彩的诗篇:

你是离我而去了(陈啸空曲)

你是离我而去了 /这么一些不顾地 /离我去了! /所以那个噩梦里 /枭鸟怨艾地哀啼 /向我哀啼?/倘风雨的晚来 /能再到你梦里 /我必献个微笑 /如果你肯流泪 /为那些往事呢 /我就也安慰了!

这首作品第一次投稿给《新女性》杂志,主编章锡琛认为“在近乎荒漠的音乐圈里,象一股清新幽雅的山风吹来”当即发表在《新女性》二卷一期。20年代中期,钱君匋与16岁的宁波学生叶丽晴相爱,后者迫于封建家庭的桎梏而断绝了恋爱关系。痛心疾首的亲身经历,也许进一步激发了钱君匋自发的创作原动力,一如春天的蜜蜂,勤于采蜜,要用诗词唱出男女平等、恋爱自由的心声!钱君匋的提议得到响应,“春蜂乐会”以弘扬中国音乐文化,展示时代风韵为主旨,开创了歌曲形式、内容的新局面。

摘花(钱君匋曲)

春风里摘取野花盈囊 /樱之云掩住青山之岡 /将怎样寄这一囊芬芳 /爱人呀我你天各一方!/天各一方 /天各一方 /将怎样寄这一囊芬芳!/天各一方 /天各一方 /将怎样寄这一囊芬芳!

春风里摘取野花盈囊 /樱之云掩住青山之岡 /倘这般相爱各居一乡?/思念里不觉鬓发如霜!/鬓发如霜 /鬓发如霜 /倘这般相爱各居一乡!/鬓发如霜 /鬓发如霜 /倘这般相爱各居一乡!

情人间初恋的甜蜜,离别的凄凉,相思的煎熬全在这回环往复的咏唱中扑面而来……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为音乐的充分发挥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金梦(邱望湘曲)

享受金色的青春啊/ 明朝便是衰老/ 惜取金色的甜梦啊 /明朝便是梦觉 /趁红唇还没有枯凋 /黑发还不曾斑皓 /尽情地狂欢啊 /莫任它轻易过了 /我的永远之人 /我们正似两树红桃 /大家互折在盛开时吧 /留心给它谢掉 /你且折几枝 /我且折几枝 /用这桃枝兜住金梦 /我们且从此欢醉到老

这相思仿佛寒暖(缪天瑞曲)

这相思仿佛寒暖 /一年四季跟随着你 /春天一到你身边 /欢乐的相思到你身边了 /夏天一到你身边 /热烈的相思到你身边了 /秋天一到你身边 /柔和的相思到你身边了 /冬天一到你身边 /悲苦的相思到你身边了 /四季永远地循环着 /相思也永远地循环着

这些爱情歌曲抒写充满诗意的自然景象,从而传达了“五四”时期,知识青年个性解放的迫却要求。“春蜂乐会”成员缪天瑞 (曾任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天津音乐学院院长)回忆:“我与君匋的接触,开始于我涉足君匋倡导的新型爱情歌曲的创作,如向《开明》投稿,《金梦》也发表我写的歌曲。从此我们有了交往,并且在他家结识了同是音乐青年的吕骥。”

深巷中(陈啸空曲)

我在静静深巷 /等候酒家的姑娘 /我在静静深巷 /等候酒家的姑娘 /眉含幽怨素兰般的姑娘 /灯光扶来黑影 /寂静递出步响 /一枝含怨素兰 /颤巍巍地便在我的胸旁

啊!这个深巷静得使我好心慌 /它竟象征我俩前途的渺茫 /古老的路灯似在寒颤 /参天的空枝似在忧伤 /夜色也仿佛在悲泣 /似为了贫穷的我俩 /啊 ,啊 我俩只合在此暂聚 /永无圆望!

作者用诗化的白话,歌词通俗易懂,适合歌唱,抒情更为酣畅,这里的“心慌”、“渺茫”、“忧伤”……或许是苦闷、颓废、和对于现实的无奈,虽然是朦胧的、悲剧的,但更是永远流露着对于美好事物的追求和向往!钱君匋的歌词,富有时代特征,作品抒发的不仅仅是个人情感,而且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相联系,蕴涵着深刻的思想内容,在感染人的情绪时,还发人深省,激发人们内心的力量。

3

受“五四”精神的影响,人们要求自由、充分地表达思想,抒发情感;白话文的推广,自由体诗歌的出现,打破了诗歌严谨的固有格式,同时,对新歌词创作产生重大影响。填词为主的编配方式变为根据歌词谱写曲调,这是歌词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转变,也是近代音乐创作进步的鲜明标志。许多新文化运动的代表人物与作曲家合作,创作新歌词,有力地促进了歌曲创作和音乐事业的发展。1992年1月,上海音乐出版社出版“春峰乐会”在20世纪20年代创作的《恋歌三十七曲》,其中,由钱君匋作诗(词)的有20首。是对“春峰乐会”和钱君匋作品的一次很好的回顾和纪念;同年10月,上海乐团专门组织举办“钱君匋音乐作品欣赏会”,其中有《春雨》、《我将引长热爱之丝》、《寂寞的海塘》、《金梦》、《在这夜里》等曲目。“春蜂乐会”成员、近代著名湖畔诗人汪静之曾评论说:“杜甫强于视觉的刻画,白居易善于听觉的描写,而君匋的诗,视觉、嗅觉、触觉、听觉、味觉五种感觉都错综起来了。”钱君匋先生曾自豪地自我评价说:“在音乐方面,弘一长老和刘质平老师20年代都在这方面鼓励过我,我的作品发扬了五四精神,那年月发表的作品少,拙作也曾广为传唱。”

然而,相比钱君匋书画、篆刻艺术成就的辉煌夺目,钱君匋音乐文学成就尚未得到学界应有的关注。钱君匋的歌词创作,“承续了从学堂乐歌后期到专业音乐创作尚未完全兴起的这段青黄不接的时期”,为我国后续专业音乐创作的繁荣发展作出了技术和美学两方面的准备,无论从内容及形式、还是文学性与音乐性的结合,在当时都属于一个崭新的音乐天地,研究他的创作历程,充分显示其在我国新音乐早期发展中对音乐文学创作的积极探索。钱君匋的歌词创作,无论从思想内容和艺术样式上,为现代歌词艺术形式的创造发展开拓了广阔的前景,为探索独特的中华民族风格的新歌词作出重要的贡献,从当下作为音乐文化多元化发展的转型期来说,进一步研究钱君匋歌词创作的重要意义也正在于此。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