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岭歌词的审美取向

%title插图%num

当我列举出这一连串歌曲的名字后,我们对词家王晓岭就会有个突出的印象:《当兵的人》,《风雨兼程》,《当那一天来临》,《强军战歌》,《天下乡亲》,《阳光路上》,《复兴之歌》,《我们从古田再出发》等等。什么印象?直言不讳地说,我的感觉他是一个有阳刚气有血性的善写主旋律歌词的词家,是一个具有强军意识、家国情怀的词家,是一个和祖国和军队和人民有着血肉联系而付出赤胆忠心的词家,而这一点,在当今沧海横流、乱花渐欲迷人眼的中国词坛,是多么地珍贵哦!这也是我想写这篇短文的主要原因。

是的,在网络微信传媒已经普及的今天,词界很兴盛,各种题材各种创意各种手法各种风格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民族的美声的通俗的歌曲竞相登场,而在这各种声浪中,最昂扬最强劲的还是进行曲风格的主旋律作品,王晓岭的作品一登场,恍如百鸟争鸣的树林中,大家都立时静下心来倾听这洪钟大吕般的声音,而顿感振奋。

这是能给人鼓舞给人力量给人信念给人希望的声音,试问:生命中能缺少这种声音吗?

几年前,我曾写过一篇《“当兵的人”给我的启示》,发在《词刊》上。文中说这首歌词之所以写得好,是因为它说出了战士心里想说的话,吐露出他们的心声:“咱当兵的人 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 朴实的军装/咱当兵的人 有啥不一样/自从离开了家乡 就难见到爹娘/说不一样 其实也一样/都是青春的年华 都是热血儿郎/说不一样 其实也一样/一样的足迹留给 山高水长”句句都是大实话,真实,朴素,生动,亲切,有些句子也不乏文采。从创作的角度赏析,这首歌词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紧紧扣住了“有啥不一样”和“就是不一样”来写,这种写法很别致,充满了辩证法,把这一点写透,就把军人的天职、情怀、理想和追求以及和人民群众的共性、军人的个性写出来了,且挥洒地淋漓尽致。在写完了“一样”和“不一样”之后,作者最后用一句词作了总结:“咱当兵的人 就是这个样”。叫人从心里感到舒服,对军人有了一个完整的深透的认识。

一首词的风格,要受到它选的题材和创作的角度的限制,或俗,或雅,或激昂,或柔婉,或幽默,或大气,或清新,或缠绵……。《当兵的人》一歌因是为战士而写,它的风格必须是充满自豪,必须是铿锵有力的,因此,它的语言不能太文太雅,它要注重朴实、大气、豪迈、坚强,这样才能表现战士的特点,才有可能流传。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网上查到,我的这篇文章被一家刊名叫《高中生》的杂志转载了。这是一家发行量很大的刊物,之所以转载此文,是因为此文迎合了编辑的宗旨:“国家兴盛,青年有责”,“青春励志,引领成功。”我在收到《高中生》寄的样刊后,沉思良久,悟到我们的歌词作家包括评论家是要有主旋律意识的,是要有责任感的。而歌曲艺术,是目前各类文学艺术影响面最广穿透力最强的一种。

王晓岭不仅写了《当兵的人》,还写了诸多的主旋律歌词,如前面列举的《风雨兼程》《当那一天来临》《强军战歌》《天下乡亲》《阳光路上》《复兴之歌》《我们从古田再出发》等等,随意点出一首,都会有一种昂扬的精神和气场透入我们的襟怀:

  “还是常言说得好/风光在险峰/待到雨过天晴时/捷报化彩虹……”(《风雨兼程》)。由程琳演唱的这首歌,声音亲切甜美而又充满力度,激励我们要有奋力向上攀登的精神,而美丽的彩虹就在前面。

“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鸽哨声伴着起床号音/但是这世界并不安宁/和平年代也有激荡的风云/看那军旗飞舞的方向/前进着战车舰队和机群/上面也飘扬着我们的名字/年轻的士兵渴望建立功勋/准备好了吗/士兵兄弟们/当那一天真的来临/放心吧祖国/放心吧亲人/为了胜利我要勇敢前进!”(《当那一天来临》)

我很喜欢这首歌曲,其词其曲其唱,都很有诗意,很有抒情色彩,很有人情味,歌词给我们展示出战士的真实情怀,而这种情怀是和祖国和人民血肉相连的,歌词抓住几个美丽的意象:晴朗的早晨,鸽哨声、起床的号音、飞舞的军旗、战车、舰队、机群……而最后把我即战士的心情灵魂追求融入其中,这种美就有了内在感,血肉感。这首带有点叙事色彩的军歌让我不由想起俄罗斯的军歌《喀秋莎》,我觉得在音乐情绪情感色彩上两首歌很近。我要说这是和平年代中国军旅歌曲的一首优秀之作。

 “新征程号角震天响,/强军目标我们来担当!/ 国兴旺, 无数先烈的梦想,/ 战旗上写满铁血荣光。/将士们听党指挥,/英勇顽强, 能打胜仗,/定叫顽敌魂飞胆丧/ 为人民决胜疆场, /为人民决胜疆场。

歌词很短,却暴发出雷霆万钧的力量,由印青作曲,经阎维文领唱,战士的合唱声真是撼天动地。建军强军,就需要这种有血性有力度的字字掷地有声的进行曲歌曲。

《我们从古田再出发》是王晓岭的新作,也可以说是一首应时之作,是他和时代和军队和党中央的战略部署紧密相配合的一首歌:“不忘我们是谁/不忘是为了谁/把鲜红的旗帜举起来/把意志力量聚起来/不忘我们是谁/不忘是为了谁/我们从古田再出发/重整行装再出发/踏上强军的征程/风雨洗礼雷火锻打/斗志昂扬的将士/崇高信仰永葆光华……”铿锵有力的语言让我们似乎听到战士的脚步声,战士的口号声,战士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朵笑容。

 古田会议是中国共产党1929年12月28日至29日在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古田召开的第九次党的代表大会。会议认真总结了南昌起义以来建军建党的经验,确立了人民军队建设的基本原则,核心内容,即:党指挥枪,不是枪指挥党,重申了党对红军实行绝对领导,规定了红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等事关党的事业兴衰成败的根本性问题。由毛泽东同志起草的著名的古田会议决议的第一部分——《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建设的纲领性文献,其精神至今仍然是人民解放军行动的基本遵循和原则。在这里,王晓岭用歌曲艺术把这一军队建设纲领性的文献表现出来,使其形象生动坚定有力,对广大官兵能起到很好的教育认识作用。

随意列举了王晓岭不同时期的几首作品,他的歌词风格,追求,个性特色,已其本可见。

作为一个歌词作家,王晓岭是中国音乐文学学会的副主席,《词刊》主编,曾任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的团长,现任该团的艺术指导,有这些职务,他担当的责任是可想而知的。但我更想从歌词艺术的角度来探讨他感悟他。在中国词坛,他是一个写主旋律歌词的代表者,算得上是领军人物。然而,在词界某些人的意识中,对强军强国富民的主旋律歌词并不是那么热衷欣赏甚至厌烦,这是一种偏见。他们忘记了自己所生活和生存的这个国度这片土地,甚至淡忘了自己是个中国人。

作为自己的职位身份和工作性质,王晓岭倾心打造和时代社会祖国军队同呼吸共命运的主旋律作品,是令人敬佩的,从艺术的角度感悟他的作品,我从心里佩服他。他让那些醉心于风花雪月缠绵于灯红酒绿的词作者感到汗颜。主旋律歌词好写吗?好写,但写好却很难,我说的写好是指这些简洁明快的词能受到战士的喜爱,特别是谱上曲后让战士喜欢唱并能迅速流行,如果不精通音乐深刻了解部队和战士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词界要像晓岭同志那样勇于打出弘扬主旋律作品的旗帜。这也正是习总书记所说:“文艺工作者应该牢记,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必须把创作生产优秀作品作为文艺工作的中心环节,努力创作生产更多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统一的优秀作品”。总书记又说:“广大文艺工作者要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旗帜,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生动活泼、活灵活现地体现在文艺创作之中,用栩栩如生的作品形象告诉人们什么是应该肯定和赞扬的,什么是必须反对和否定的,做到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要把爱国主义作为文艺创作的主旋律,引导人民树立和坚持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增强做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时代,在歌曲艺术上,如果没有主旋律作品,这个民族,这个国家,肯定是没有希望的,是没有精神导向的,没有战斗力的,没有创造性的。 音乐的力量太大了,可以说无与伦比。特别是在今天,传媒是如此丰富,一首优秀的歌曲推出后会 几个小时、几天之内飞进中国的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的心中,去寻找共鸣。

就歌曲艺术而言:主旋律歌曲,首先来自主旋律歌词,一首歌词创作出来了,它的音乐情绪也就出来了,歌唱祖国,歌唱军队,歌唱人民,歌唱时代的歌词,谱成曲之后,必定要属于主旋律歌曲之列,虽然作曲家的表现形式会各有不同,但音乐情绪是大致一致的。

今天,创作主旋律的歌词,可写的题材太广泛了,唱祖国,唱强军,唱人民,唱时代,自不必说,就老百姓关注的热点而言,就有很多。如反腐倡廉,老百姓对贪官污吏的痛恨,对人民公仆的敬爱,可以大唱特唱;如环境保护,老百姓对家园的眷顾和爱戴,对幸福生活的向往等等,这些重大题材,都可列入主旋律作品中。

我们要学习王晓岭先生的爱国情怀,强军意识,公仆感情,以及他不浮躁不浅陋的扎实认真的创作态度,只要刻苦努力,我们就会不断地取得进步,创作出优秀的歌词。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