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上泉的《小白杨》

在和我仅有一面之交的文朋诗友中,梁上泉因为有着体形、性格、才气等方面的优势而印象最为深刻。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在中国作家协会的组织资助下,我和《东海》主编龙彼德捉对儿去大西北敦煌旅游,回程绕道长江经四川回杭州时,曾在成都《星星》诗刊编辑部和梁上泉、叶延滨等诗友谋上一面。在老龙的介绍下,梁上泉五大三粗又高又胖一门野战山炮似地大步跨到我面前,久别重逢的战友般紧紧抓住我的双手,猛摇着,第一句话便是:“我是你的歌曲《告诉我,来自祖国的风》在1955年全国讨论中的支持派。”他告诉我,离开公安系统文工团后,到重庆文联来当这个有职无权的作协副主席,这会儿是为看一部他写的电影样片而来成都,能相遇是缘分。继而便自我介绍:他曾在为拙诗《告诉我,来自祖国的风》谱曲的华北军区文工团团长晨耕手下当兵,全国讨论“风”一歌时,他在西南军区政治部组织的讨论会上发了言……我也对他诗思慎密、抒情直抵人心、欢快阳光的歌曲《小白杨》倾心“粉丝”了一番。

梁上泉(1931.6-),四川达州人。1950年达县高级中学毕业前夕参军,历任川北军区文工团、西南军区公安部队文工团创作组副组长,军委公安军文工团创作员,重庆市歌舞剧团编剧、市文联专业作家,曾任四川省及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第七届人大代表。2017年11月,获“中国新诗百年”全球华语诗人诗作评选“杰出贡献奖”。 

      1982年,梁上泉到新疆乌鲁木齐军区访问。看到公路旁两排新植的小白杨,翠绿威风,笔直挺立,双轨式伸向天边,给人一种壮美的感觉。8月1日建军节,梁上泉在观礼台上看乌鲁木齐军区大阅兵,一个个身穿绿军装挺立的战士方阵从眼前走过,这不是一排排小白杨么?有了这联想,他兴奋了一阵子。规定一个月的采访时间到了,他要求再延长一个月。部队同志笑着说:延长一个月可以,但你必须为部队写一首歌词。梁上泉壮严地答应了。在随后的那些日子里,他也走访了位于疆巴尔鲁克山无名高地的塔斯堤哨所(今名小白杨哨所)采风。可是直到他离开新疆,也只写了一首《林带阅兵曲》,自己还不很满意,但这也为创作《小白杨》练了笔,垫了底。他带着承诺回了重庆。

1983年,中国音乐家协会组织一批歌词作家到内蒙和大兴安岭采风。在呼伦贝尔的中苏边境,一天,梁上泉在满洲里附近的一个哨所营区漫步,看到下哨的一个战士捧着军用水壶在哨所旁边给小树浇水。他问战士,你浇的是什么树呀?战士说:小白杨,是我妈妈让我从家乡带到哨所来种的。灵感的火花点燃了梁上泉的激情,新疆的白杨树和哨所小白杨叠加在一起了。他匆匆回到房间,用微微发颤的手草下了《小白杨》:

       “……微风吹得绿叶沙沙响,

       太阳照得树叶闪银光,

       来……来……小白杨小白杨,

       它长我也长,同我一起守边防!”

为了记下这难忘的时刻,他特意在文稿上注明:1983年7月16日,呼伦贝尔盟。这就是《小白杨》的诞生时间和地点。

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1984年“八一”文艺晚会上、1985年春节联欢晚会上,阎维文演唱的《小白杨》两度亮相荧屏,阎维文因而声名大噪,《小白杨》也随之走红全国。位于新疆塔城地区裕民县境内的这个昔日名不见经传的塔斯提邊防哨所,在一夜之间广为人知。2003年,该哨所更名为“小白杨哨所”。2011年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拍摄电影《小白杨》,就是以本歌曲的背景故事为主题展开。

时隔20年,当阎维文随中央“心连心”艺术团于2004年7月25日专程赴小白杨哨所演出时,他激动地唱起《小白杨》,官兵们一片欢腾。

演出结束, 阎维文感慨地对记者说:“我感谢小白杨哨所的战士、感谢那个送来树苗的妈妈、感谢这首歌的词曲作家,是他们给了我享用一生的精神财富。所以,我一直希望有一天能站在这棵小白杨旁边为小白杨哨所的官兵演唱,今天,我终于实现了多年的夙愿。”如今,小白杨已经长成了高达30多米、两人才能合抱的参天大树,戍边卫国的官兵们在树旁斜坡上用石块砌出一行醒目的大字:发扬小白杨精神,守好祖国西大门”。有趣的是,“小白杨哨所”有两处,一个在梁上泉初获歌词灵感的新疆,一个在完稿落笔的内蒙。
      后来,梁上泉到北京参加全国人代会,在火车软卧包间同住的是一位解放军首长,看那肩头闪闪的金星便知道是一位将军。首长问梁上泉是干什么工作的?写过些什么东西?梁上泉一一小心回答。这时,正巧播音员预告:下面请欣赏歌曲《小白杨》。梁上泉随口说:这支歌也是我写的。首长立即重新戴上已摘下的军帽,正正风纪扣,啪的一个立正,向梁上泉敬了一个军礼,激动地说:“谢谢你为我们军人写了一支好歌!”

为《小白杨》谱曲的士心,。历任战士、师宣传队演员、创作员、创作组组长。1979年进入总政歌舞团任演员、演奏员、创作员等职。1984年至1987年曾在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学习并师从苏夏教授。他本是我国著名弓弦乐大师——中国音乐学院教授刘明源的次子,曾为梁上泉谱过《小白杨》和《峨眉酒家》两首歌词,两支歌都为演唱的青年歌手阎维文夺得了大奖。士心38岁早逝后,梁上泉写了一首《悼念士心》的七言绝句:

       “士心有志惜早亡, 

         演奏飞声曲远扬。

         合作遍传歌两首,

       《峨眉酒家》《小白杨》”。

当我再一次坐汽车,从敦煌沿鸣沙山北麓向古阳关附近的南湖飞驰时,眼前又出现了兩排齐整笔直冲向西天的小白杨,它们都比先前长高了数倍,一株株绿树冠亭亭如盖,英姿勃发,我不禁又吟唱起梁上泉的《小白杨》,并反复品味着那意味深长的“也穿绿军装”和“它长我也长”!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