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杭州 江南情意

《最美杭州》像轻轻的微风,吹散你心中阴云,让你感受诗画浙江的飘逸;《最美杭州》像绵绵的细雨,洗去你肩头的岁月风尘,让你体会梦里江南的情意。《最美杭州》这张由施翔作词的原创音乐大碟,是一份饱含着诗意,画意,禅意,创意和情意的艺术大礼。让我们追随跳动的音符,去感受施翔笔下的最美杭州。

     最美杭州的诗意

     美有很多种,杭州的美是一种融在骨子里的诗意。对于西湖边长大的施翔来说,诗意是从来不需要想起,只要提笔就会倾泻而出的美丽。这张专辑的第一首歌《最美杭州》是杭州G20峰会主题歌曲。G20峰会和诗意,似乎不可能擦出火花。可是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西子姑娘点亮了施翔的灵感,于是我们听到了“白云掉进钱塘,星星在西湖洗脸”的歌声。我不知道你若听见,心底会荡起怎样的涟漪,反正我听了一遍,就再也没忘记,每当抬头望云,或低头看水的时候,就会自动循环播放,心生无限遐想。

    诗意,流淌在这张专辑的每一处地方,无论是湖滨漫步,还是超山寻梅,你总能与她不期而遇。我最醉心的是《西溪寻梦》。“好像一场梦,我们在城市的一边惊喜相逢;好像一场梦,我们在西溪的湿地水乳交融。你就像一只水鸟自由自在地轻轻飞过,把我渴望的眼睛牵动;你就像一阵春雨点点滴滴润透我心中,将我寂寞的情怀放纵。”诗意的歌词,如水的旋律,一下子就把我带回西溪的梦境里。今年四月,我有幸投入西溪的怀抱,最直观最热切的感受正是施翔词中所写的那样一一西溪是一个寻梦的地方。你心底千万遍幻想过的地方,就在西溪的芦花野草中,在西溪的浆声船歌里,在西溪弥漫的水雾和清纯的笑容里。西溪像天空里的一道彩虹,你要亲眼看见,方才相信,这世上竟有如此美丽的地方。

     记得那天,我穿行在西溪的绿色里,心里是连绵不断的惊呼,那星罗棋布的水塘,岸边婀娜的绿树,树丛中欢快的鸟鸣以及水上劳作的园丁,仿佛把我带回了童年时光。我明明才第一次来这里,心里却满溢着回家的幸福。在洪园的戏台前,我抑制不住地滴下泪来。我始终不敢相信,西溪的泥土里埋藏着这样厚重的恩宠。在西溪的风景里,你时时能感受到一种野性的魅力。她不像西湖那样精致,却有一份别致的洒脱,放眼望去,到处是蓬勃的生命活力,触动着我们在城市森林中日渐麻木的神经,使我们的天性得到尽情的释放。“你可知道我亲你爱你亲你爱你,西溪泥土里的那份恩宠;你可知道我盼你想你盼你想你,西溪天空里的那道彩虹!”施翔的笔,写出了我最想对西溪说的话。西溪是我们日渐忙碌的生活里,遗落的一个梦。希望这首充满诗意的《西溪寻梦》会在你心底升起一道彩虹,让你知道,在城市的另一边,芦花野草,浆声船歌正在静静等待你来寻梦,杭州比你想像的更美丽!

     最美杭州的画意

    《最美杭州》给我最大的惊喜是所听即所见,也就是说你在听歌的过程中,眼前会自动地展开一幅幅画面,我将这称之为最美杭州的画意。施翔的词,一直给人一种很美很动人的感受。但是你仔细去看,又会发现,他并没有刻意去运用一些很美的字词。相反,很多地方,他的遣字造句非常的朴素寻常。那么,那些美丽动人的感受又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呢?    

     原来,施翔是一个以文字为油彩的画家。不信,你看在《塘栖印象》里,他这样写一一那一枝青皮甘蔗,还有桂花糕,甜甜的糯糯的,红的白的枇杷含在嘴角。”这句看似很平常的话,其实暗藏玄机。你有想过“一枝甘蔗”与“一枝青皮甘蔗”的区别吗?“一枝甘蔗”是一个概念,从我们耳边飘过就飘过了,不留痕迹。“一枝青皮甘蔗”过耳的时候,我们脑海中会浮现出一枝青皮甘蔗的形象。也就是说,施翔的文字会产生类似AR虚拟现实的功能。后面那句“红的白的枇杷含在嘴角”就更厉害了。这样一句话所创造的画面感,至少传递了如下信息:一.枇杷是塘栖特产,不仅有红枇杷还有白枇杷;二.塘栖的枇杷很好吃;三.塘栖是个放松休闲,享受乡村生活的好地方。当红的白的枇杷含在嘴角的时候,你的快乐就像孩子一样单纯明朗。我们把这两句连在一起,青的,白的,黄的所带来的视觉冲击;桂花糕所散发出的桂花的香气;甜甜的糯糯的味觉感受以及音乐本身的听觉刺激;这一场各感官的交流与互动,绝不仅仅是一个“美”字所能概括的。

     摄影界流传着一句罗伯特•卡帕的名言一一如果你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这句话虽然是就摄影而言的,但却适用于一切艺术创作。这里所说的“近”,不仅仅指距离上的近,而更应包含心理上、情感上的近。要用画画的视角去创作文字,使文字不只传递概念,还能引发强烈的视觉体验,这是个不难理解的道理,大多数人也具备这样的文字功力。可是,为什么我们很少遇到充满“画意”的文字。我想,一方面可能是创作者没有到实地体验过,没掌握到足够的信息;另一方面,也是我认为概率更大的原因,是创作者对创作对象没有足够深的情感。毕竟,一般的情感只能写出一般的文字,深厚的情感才能使文字变得生动形象,有画面感。

     在此,我不得不提的另一点是,施翔在歌词方面的用心,起了很好的连锁反应,使曲家和歌者都产生了情感共鸣,拉近了他们与塘栖的距离。他们又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使这份“画意”变得更加饱满立体,使二维的画面有了3D环绕效果。这样一来,一首歌与听众的距离,听众与塘栖的距离也同时拉近了。《塘栖印象》也就真的通过歌声留在人们心里了。

     最美杭州的禅意

     如果没有灵隐的钟声,杭州的美丽会不会输了一段飘逸,添了几分俗气。徜徉在《最美杭州》的旋律里,感受着其间流淌的禅意,这是一份最美的相遇。我在《我们一起去余杭》时,感受着超山梅朵,不与群芳争丽的超凡脱俗;在山的葱翠,水的温柔里,喝到了茶香里氤氲的飘逸,摸到的翠绿竹叶上露水的明净;在禅声的悠远里,作了一次心的云游。杭州这座城,再多的锦绣,再多的油彩,都掩不住她自然的风韵;明明随手一掷就是千年的历史,却潇洒风流得像青春少年。一句“淡妆浓抹总相宜”,说出了多少我们心头的惊喜与讶异。

     最美杭州的禅意,不是威严庄重的膜拜,也不是冰冰凉凉的清规戒律。这禅意,如茶似竹,融入在日常的饮食起居里;这禅意,如云似雾,存留在我们的呼吸之间;这禅意,如松涛流泉,总是在最不经意间,传进了我们的耳朵,荡涤着我们的心灵。这禅意,我在余杭见过,又在《南山上》与他撞了个满怀。“普宁寺的钟声,依稀还在耳边敲响,我慢慢穿过了,浩淼的北湖草场。看见白云在飘荡,苕溪在流淌,我又一次与你猜谜,在开门闭门塘……”歌声像一台放映机,静静打开一个桃红李白的故乡。在故乡的月光里,我们的心变得安祥,听到了南山上,莲花开放的声音。

     我常常想,是什么最终决定了艺术的高下?《最美杭州》,给了我答案一一禅意。有了这份禅意,眼,才是明的,不会在灯红酒绿里迷失,读不到自然的风声虫鸣;有了这份禅意,心,才是明的,才有能力去探索和追寻生命的意义。实不相瞒,《最美杭州》改变了我对施翔的印象。之前只知道他是一个挺有名的词人,会写漂亮动听的句子。这张专辑让我看见了一个心底无尘,如来如愿的施翔。现在有很多人参禅,写禅歌,但大多有刻意的痕迹。施翔不做这样的标榜,却处处让我感受到他的造诣。

     说到禅意,我不得不提请听众们留意《爱到无语》,这是杭州市灵隐地区形象宣传歌曲。灵隐的名气有耳共闻,为灵隐写词是很考验水平的。初看这标题,只觉是普通,知道是写灵隐的,就感觉有好戏。因为“无语”与“隐”有着非常微妙的关系。我一贯主张,品评一个作品,不能单看文字,要看到文字背后,更加深层的联结。《爱到无语》用在这里,妙就妙在,建立起了一种隐含的联结。无语即不言,不言就是一种“隐”。当爱不那么深的时候,我们可以用很多言语加以修饰和形容,我们基至需要言语来明确和巩固爱。可是,爱到深处就无语,一切的语言都失去了色彩,都不足以表达心中的感受。相反,默默无言,两相对望就成了最好的表达。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有时候,仅仅是一个标题,就会让我们清楚地感知到这准是首佳作。

     “灵峰梅朵,点亮了眼睛,坞上青芝,绿满了心底,慢慢走过云松九里,我听风,我听雨,一切似曾相识,在轮回的回季……”诗情画意的字面,禅意悠然的内里,每一句都满足着人们对灵隐的期盼。这是灵隐的故事,也是陌上花开的丽音,让我们听风,听雨,云松九里,听鸟,听鱼,阳光一米。

最美杭州的创意

     无创意不创作。任何一种艺术,想要获得大众的认可,都是离不开创意的。说创意是艺术的灵魂也不为过。收到《最美杭州》这张专辑,我轻轻一打开,嘴角就上扬了。这张专辑的第一首歌就叫《最美杭州》,给人一种开门见山,直入主题的明朗;这张专辑的最后一首是《再约杭州》,让人产生一种未曾相别已再约的留恋。这两首歌一首一尾,形成了一种前呼后应的关系,默默透露着创作者的用心。好的创意是细腻到骨子里的,他不会像珠穆朗玛峰一样高高地耸立在你眼前,生怕你看不见,而是在每一个不经意的瞬间让你感受到一种妥贴。当目光在《再约杭州》上停驻的时候,我的心再次欢跃起来。“断桥不断”的说法是人尽皆知的,但是这句话演变成“这里的断桥不断,都绵绵地连着你”,作为《再约杭州》的第一句,你就看出施翔在语言运用方面的创意了。在“再约杭州”的主提下,断桥不断就从一种客观事实变成了一种情感表达,听众的情绪就会被点燃。这也是我写最美杭州的创意这个主题的初衷。施翔有丰富的创作经验,可以把创意不着痕迹地融在整首歌的意境里。那些似曾相识的句子,你不加留意,就体会不到他的妙处。

     提到创意,我还想推荐大家关注一首歌一一《春江流在我梦里》。这是一首荣获长三角地区江南风歌曲创作比赛全国征集大赛创作演唱双特等奖的作品。这首作品的成功,在我看来主要是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支撑点一一梦。听《最美杭州》,我常常会感叹,施翔真是一个化平常为创意的高手。梦,是一个多么平常的字眼,不只平常,简直有烂大街的嫌疑,可就是这个字,在这首歌里,却成了一个情感的枢纽。春江雾缥缥,水渺渺,随风飘逸的样子,给了我们“春江留在我梦里”的真切感受。我们也都有这样的体验,在面对特别美,尤其是缥缥缈缈的风景时,总会恍惚,总会不确定这是梦还是真。因为太美太缥缈,所以感觉像在梦里,又因为美如幻梦,所以更加激发出想要珍惜,想要设法挽留的情愫。于是,“为了你的幸福景象,我愿意是那浪花一朵,迎接你贴近你拥抱你,我只想对你说,你不要匆匆地流去”的心愿就变得格外真切动人。听众也不由自主地对春江生发出无限的遐想。如果听众读过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再想到这是一条流淌在烟雨江南最美杭州的春江,心中会有多少如火的江花灼灼盛开。杭州的美一半在自然,一半是人文。正因为一直不断地有人去读解自然,用自己的无限创意把大众带进了美好的境界里,才一次次地加深了最美杭州的印象。

最美杭州的情意

     也许为了这一眼,我等了一千年,可是我不告诉你,我等得多辛苦,只会陪你在烟柳画桥的钱塘边漫步,请你到吴山脚下,清河坊里看宋城的月光,尝一尝小吃暖心肠,让日子幸福得像桂花在飘香。这就是杭州,将一切的诗意画意禅意创意都融成一份温润柔软的江南情意。笔,游走到这里,心起雾了,莫明的不舍从各处飞来。当一个字还是一个字的时候,他是浪荡无情的;当一个个字,排成了一首词,就有了丝丝缕缕的情愫;当一首首词穿上旋律,飞舞进千万双耳朵的时候,就成了一条流淌的春江,百转千回地刻画出一座城市的模样。

     不知是岁月的巧合,还是命运的成全,在这篇文章行将结束的时候,我又回到了杭州,回到了念念难忘的西子湖畔。在初夏的新绿中,我安静地问自己,《最美杭州》的魅力到底在哪里,却又蓦然想起那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千年的时光里,有多少浓浓淡淡的故事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像凹凸不平的齿轮,推动着前进的步伐。可无论在怎样的深浓浅淡里,杭州的情意始终不改,始终如微风吹落你心中阴云,如细雨挹去你肩上岁月风尘。被时光温柔以待的城,才有这妥贴入怀的情,被城市温柔以待的人,才能创作出声声入耳,荡涤心灵的音乐作品。

     那些不知从何处飞来的不舍,其实有根有源。这根源就是对美好生活的深深向往。《最美杭州》像一座音乐里的城,在14首歌的时间里,把杭州种在我们的耳朵里,在心上盛开出一片美好。在逃去如飞的匆匆里,我们失去了多少品一杯香茗,与浮云流霞共话桑麻的灵性;失去了多少在记忆中的小巷,听一曲江南小调,享人生半日闲暇的心境。《最美杭州》照见了我们心底最深的渴望,将这些渐渐遗落的美好,一个字一个字,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装进我们的行囊。没有更多的言语能够表达我在乐声中得到的抚慰。我只是知道,能够摇曳一个灵魂的唯有另一个灵魂。如果我在歌声中感受到了杭州这座城市的情意,以致于每一次打开与合上专辑都如一场相见与别离,有无数的心语汇流成河。那是因为在这张专辑背后有无数充满情意的灵魂。每一次相逢都是缘分千年的累积,我珍惜与《最美杭州》的相遇,也祝愿每一个有缘聆听这张专辑的人,在匆匆的人生行旅中与一切美好结缘。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