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港词刊》2012年第3期

古体诗、歌词与新诗

四十年前,笔者从写新诗起步。后来主攻歌词。退休后,又涉猎古体诗词的创作。一路走来,读诗,写诗,品诗,对诗的内容、形式和风格等问题颇有些感悟,今写出来,请方家指正。

先说古体诗。好的古体诗的标准是什么?我看这个问题不是诗人、专家说了算的,是人民大众说了算的,是时间和历史说了算的。历史无情也有情。时间如一条河流,大浪淘沙,留下来的才是金子。一时名噪的诗不一定是好诗,在历史上留下的诗才是好诗。从这个概念出发,我们可以说,在中国诗歌的河流中,经过千百年的岁月的洗礼,大浪淘沙,优胜劣汰,所能传留下来的诗才真正是珍品。

好诗的标准很多,其中最重的一点也是之所以能留传下来的原因是朴素,真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贴近人心,贴近人民的审美爱憎,能引发人民群众的共鸣。好诗不是生编硬造出来的,而是从作者心中自而然流出来的,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之美。这类好诗,广大人民群众看的懂,喜爱看,看不够。好诗的语言不深奥,不晦涩,不白,不浅,不淡,不媚,有的诗看着虽如大白话一般,品着却韵味无穷,可谓深入浅出也,如李白的《静夜思》,如孟浩然的《春晓》,如王之涣的《登鹳雀楼》,如孟郊的《游子吟》等等,都是千百年来在乡野民间广为传诵的好诗,即或是学者文人能因这些诗通俗易懂就说不是好诗吗?再比如读杜甫的三吏、三别,读白居易、李清照、李煜、柳永、苏东坡……的诗词,我们都有这种读着既好懂品着又有韵味的感受。可以说,凡是能流传下来的,被老百姓千古传诵不衰的无不具有好懂好记而又耐得品味的特点,那些玩弄文字游戏用典太多虽符合格律却读着晦涩、诵着拗口难懂难解,即使是名家写的,老百姓也不会买账,也必定要被他们舍弃,被历史淘汰。

从文学艺术的某种角度感悟,朴素是一种美,简单是一种美,朴实无华不等同于苍白浅陋。老子说:大巧若拙,大智若愚。最高的技巧恰是无技巧。无技巧是文学艺术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跨跃。

再说歌词。歌词的本质是诗,是诗的一种形式,也叫歌诗。凡是能适于谱曲歌唱的诗都可称之为歌词。反之则不可。歌词被称为音乐文学。和音乐结合,这是歌词和诗的区别。

中国古代的诗经、乐府、唐诗、宋词、元曲等都具有音乐元素,因此都可称之为歌词,写中国歌词史是绕不过它们的。但诗和词有区别,词、曲和诗中的七律、七绝、五律、五绝的区别在于,前者谱曲成乐更自由,它就是为演唱而写的。后者虽也可以谱曲,但格式太规整,不如词曲的长短句相结合在音乐上好处理。古时写诗的作者在创作时可能没考虑到他写的这首七律或五律是为了谱曲供歌手演唱的,但他们的律诗、绝句抑或古风却具有音乐元素。

现代歌词创作则更自由,更不受拘束。即便如此,拘束也还是有的,这个拘束,就是音乐的制约。即你写的词要叫作曲家看了有音乐感,有旋律感,有为之谱曲的欲望,而且句式节奏长短等要适于谱曲。不能谱曲的诗不能称之为歌词。

歌词有雅俗之分。雅和俗的概念是在相比之下成立的,前者多被有文化的知识分子欣赏,后者则贴近老百姓的审美口味。雅和俗只可大致划分,不可绝对分界。因为好词常常是雅中有俗,俗中有雅。

 雅词中有精品,俗词中也有精品,前者如陈小奇的《涛声依旧》,孟庭苇演唱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虽是采用的通俗唱法,词句却颇雅。曹雪芹的《红豆词》、枉凝眉》,当今正流行的《荷塘月色》等等也都是雅词的典范。后者如《纤夫的爱》、《妹妹你大胆地朝前走》、《好汉歌》等等,民歌中的《茉莉花》、《走西口》、《兰花花》等都可列入俗词的范畴。

我非常欣赏雅俗相结合的歌词,如乔羽的《夕阳红》、《说聊斋》、《我的祖国》等,还有阎肃、晓光、陈小奇、晨枫、琼瑶、方文山等一大批词家的歌词,这些大家古典诗词的功底很深,作品又不乏新诗的韵味。

但有些主旋律的歌词,为了时代的需要,社会的需要,人民的需要,音乐的需要,则不宜写的太雅,太诗意,大文,而必须采用进行曲的风格,写的明白晓畅,铿锵有力,给人以鼓舞,催人奋进,如《我是一个兵》、《歌唱祖国》、《我们走在大路上》、《迎风飘扬的旗》、《走向复兴》等等,这是歌词的一种风格,也是某些诗的一种风格。

三说新诗。新诗的历史才百余年。新诗是冲破古体诗因讲究平仄格律而有些束缚人的创作思维而产生的。和古体诗相比,新诗自由,奔放,它讲究意境的美,而不太注重形式。

新诗中有很多精美之章,如郭沫若的《女神》,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戴望舒的《雨巷》,何其芳的《听歌》,艾青的《大堰河,我的保姆》,臧克家的《老马》,舒婷的《致橡树》,北岛的《回答》,顾城的《一代人》等等,都是经典之作,在人民群众中广为流传,耳熟能详。

每个时代都会产生属于这个时代的杰出诗人。延安时期、解放初期、大跃进时期、粉碎四人邦之后、改革开放之后都有一大批诗人和诗作问世,如果叫我举例子,我可列出一长串。

读目前发表在以《诗刊》为首的国内众多的诗刊发表的诗,我心中在获得一些美的享受的同时,也产生一些忧虑,有两点提出来。

一是从内容上,许多新人的诗都很耐读耐品,且有新意,字里行间充满了盎然的诗意,甚或哲理,但这些诗普遍偏于朦胧,需有一定文化修养的人才可真正读懂或找到感觉,广大的人民群众读不懂或读不大懂,甚至读着像猜谜一样。这就使新诗失去了大量的读者,难以普及,这是新诗的悲哀;二是大量的新诗虽讲究营造意境,在形式上却是散文的分行排列,欠锤炼,不讲究押韵,失却了古典诗词、乃至曾在当代诗坛引起轰动的诸如贺敬之、郭小川诗作的音乐感,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许多年轻人的诗离中国的传统诗风越来越远了,这不能不令人感到困惑。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曾读过雷抒雁老师的诗《小草在歌唱》,深为感动。2010年,我到河南宜阳参加李贺杯诗歌颁奖会,见到了雷老师,我说雷老师,我最近在《诗刊》读了你一组诗,你的诗风和当年写《小草在歌唱》时已大不相同,变了。雷老师说,当然要变,不变还行吗?我回来琢磨了好久。我想,真正的好诗是不会过时的。我们能说唐诗、宋词过时了吗?我们能说艾青、何其芳的一些经典诗过时了吗?不会过时的,我相信我们的子孙后代还会读他们的诗。我在欣赏品读今天大量的新诗佳作时,不禁有点怀念当年贺敬之的《西去列车的窗口》、雷抒雁的《小草在歌唱》、叶文福的《将军不能这样做》、赵凯的《我爱》等等许多既能读懂又有浓郁诗味可读可诵让广大人民群众普遍喜爱的诗作。可惜,这类诗在诗歌刊物上很少见到了。

我个人认为,诗坛要百花齐放,既要发表新人的创新之作,甚或有些朦胧之作,也应该给一些接近传统的明朗晓畅看似直白却品之有味的诗一些版面,包括一些歌谣体的诗。写朦胧体的新诗人不要看不起老诗人,认为他们的诗太浅太白,而老诗人也要向年轻诗人学习,努力把自己的诗写的多些诗意,耐品。我们常把诗称之为诗歌,这就说明古来诗是和音乐结缘的。即或现在叫新诗,其中也有一些诗在节奏上情韵上富有音乐的色彩。那些在诗的形式上有所创新,既继承古诗词的音乐感又有现代诗的情韵的新格律诗,我觉得要给以充分地鼓励,让它们在实践中经受考验。我们的诗人要研究古诗词,研究民歌,研究五四以来的新诗经典,研究当代以乔羽为代表的歌词经典,不要一味西化,不要丢失传统,要在继承中求发展。

古体诗,现代歌词,新诗,组成了当代中国诗坛五彩纷呈的风景大观。除了写新诗的一支大队伍外,还有相当一批作者在从事古体诗词和歌词的创作,且各具阵容。这是一个令人非常鼓舞的现象。我觉得这几种诗体在当今各有特色,各自独立,谁也取代不了谁,但却应该互相学习,互相取长补短,互相激励,互相推进,共同开创中国诗歌的新辉煌。

《花港词刊》2012年第3期
《花港词刊》2012年第3期
《花港词刊》2012年第3期
1618139013-32bb00f70658952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请勿直接商用。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更多说明请参考 VIP介绍。

最常见的情况是下载不完整: 可对比下载完压缩包的与网盘上的容量,若小于网盘提示的容量则是这个原因。这是浏览器下载的bug,建议用百度网盘软件或迅雷下载。 若排除这种情况,可在对应资源底部留言,或联络我们。

对于会员专享、整站源码、程序插件、网站模板、网页模版等类型的素材,文章内用于介绍的图片通常并不包含在对应可供下载素材包内。这些相关商业图片需另外购买,且本站不负责(也没有办法)找到出处。 同样地一些字体文件也是这种情况,但部分素材会在素材包内有一份字体下载链接清单。

如果您已经成功付款但是网站没有弹出成功提示,请联系站长提供付款信息为您处理

源码素材属于虚拟商品,具有可复制性,可传播性,一旦授予,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退款、换货要求。请您在购买获取之前确认好 是您所需要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