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港词刊》2013年第2期

也谈歌词创作中的借题发挥

“借题发挥”是个常用成语,从字面上解释,意为借谈论另一个题目来表达自己真正的意思。在议论文文体尤其是杂文类的写作中,“借题发挥”是被广泛运用的一种手法。作为以抒情见长的音乐文学——歌词,词家们也常常运用“借题发挥”来言志达意、开掘内涵、升华主题。翻开词刊词报或个人出版的歌词专集,稍加留心就能发现“借题发挥”在歌词篇什中几乎随处可见,俯拾皆是。

不妨先读读当代词坛泰斗乔羽先生曾首发《词刊》、经著名作曲家徐沛东谱曲后、被著名歌唱家宋祖英演唱的《黄果树瀑布》:看看我们的黄果树吧,/看看我们的大瀑布吧,/奔流直下,悬崖万丈,/没有犹豫,不可阻挡;/柔弱的水在这里变成了强中之强。/啊,啊,人有所短,水有所长。/水,也可以成为人的榜样。乔羽在这首歌词中没有停留在状写黄果树瀑布如何壮观的表象上,而是借这个题目极力书写人生哲理,把 “人从高处跌落……气短神伤”,“水从高处跌落……神采飞扬”,“人有所短,水有所长”人与水的辩证关系发挥得淋漓尽致、恰到好处、尽善尽美。人们从乔羽这首不足百字的词作中能得到心智的启迪,品悟出人生的真谛,感受着一种扑面而来的哲理美。

再读读著名词作家晓光先生为系列电视剧创作的主题歌、由著名歌家彭丽媛首唱的《江山》:打天下,坐江山,/一心为了老百姓的苦乐酸甜;/谋幸福,送温暖,/日夜不忘老百姓康宁团圆;/老百姓是地,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共产党永远的挂念;/老百姓是山,老百姓是海、/老百姓是共产党生命的源泉。《江山》篇幅不足百字,面对一个如此严肃而重大的主题,词作家没有一味地去“这好那好”奉承颂扬粉饰太平,而是以微见大,娓娓道来,且语言无一句华丽辞藻,平实得如同口语,却表达出极其丰富的思想内涵:即得民心者得天下,谁能意识到“老百姓是地 ,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山 ,老百姓是海”,谁就能赢得到民心,打下的江山就能坐得稳,保得住,否则又将毁之旦夕,道理就这么简单明了,广大听众对这样的歌曲也乐于接受。若将这首歌词换成“官样式”文章去写,恐怕千万言语也阐释不清,可见歌词创作中“借题发挥”产生的正能量是其它文体无法替代的。

上述两个例证充分说明,“借题发挥”在歌词创作中运用得当,很能帮助词作者开拓思路,提高艺术品味,根除作品平庸,从而赢得更多的读者或听众。怎样才能在歌词创作中使“借题发挥”运用得当呢?我认为要坚持不懈地从以下三个方面去做深入探索:

一是把握一个“度”。这里所讲的“度”,即指衡量一种事物的尺度、标准。衡量文艺作品质量的优劣,自然有其自身的尺度标准,古人早有定论。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说:“文章合时而著,歌诗合事而作”。湖湘文化开山鼻祖之一的周敦颐说:“文所以载道也。” 就歌词的艺术标准来说,乔羽、许自强、魏德泮、朱小松等几位先生在他们的理论专著中多有精湛论述。《词刊》原常务副主编、著名词作家、文艺评论家刘钦明先生曾在他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对歌词的特征(实际上就是歌词艺术大众化评判标准)做了精辟概括:主题鲜明,立意新颖,形象生动,感情真挚,语言精练。因此,歌词创作“借题发挥”时,要牢牢把握住歌词艺术的“度”。现拿《国家》一词为例,我猜度作者当初创作歌词的出发点并无坏意,是想通过歌颂我们国家的强大,抒发心中对祖国的热爱之情。由于在“借题发挥”时,该词作者没有很好的把握歌词艺术的“度”,甚至犯下了常识性的错误,以拆字猜字谜的形式,图解国家,正如唐国兴先生在《词刊》上发表的评论文章中所说:“这种字谜游戏也玩得实在不太高明”,我认为也很蹩脚,作者居然不知封建社会皇帝,皇后死后,入棺安葬时在口中含一块玉,以图进到阴间地府还能照样富贵吉祥,颂词成了咒语,其结果与创作本意大相径庭。

二是注重一个“真”。所谓“真”,简言之就是真心、真情、真爱。正如魏德泮先生在《歌词美学》中所阐述时说:“真”在于情意真实,揭示本质。歌词创作在“借题发挥”时,切忌概念化、虚情假意和政治说教,一定要注重“真”,即描写事物要真实,抒发感情要真挚,塑造形象要逼真,只有这样才能揭示出生活本质。已故香港资深填词人黄霑的《我的中国心》,就是一首注重真情实感求“真”的典范之作。作品以海外游子直抒胸臆的语气切入,把一个壮阔的题材写得自然而亲切,酣畅淋漓地抒发了海外赤子眷恋祖国、热爱祖国的无限深情,充分表达了炎黄子孙对祖国欣欣向荣、不断壮大的自豪感。

歌曲较之于其它艺术门类其受众面最大,所以有专家把歌曲定义为一种普及型的艺术形式。作为一首歌曲的文学部分,所抒之情除了真挚之外,更要求它必须抒发“大我”之情,即大众之情。今年清明节期间,湖南一作曲家发邮件给我,说他最近写了一首《我的疯娘》新歌,曲谱已上传到网上,让我及时下载欣赏,当我从网络下载下来一哼曲子,委实写得悲情动听,但再仔细一读歌词,虽说语言结构上无可厚非,却发现它严重违背了歌词的基本常规:即歌曲所抒之情应该是“大我”,而非“小我”。请看第一段歌词:一个穿着破烂的婆娘,走在大街小巷。/不知道东西南北方向,常常东躲西藏,/她眉头紧锁,东张西望,抱着一个儿郎,/人人都用一种异常的目光,一路把她欣赏。/这就是我的疯娘,疯疯癫癫的模样。/这就是我的疯娘没有生活的阳光,/我的疯娘,我的疯娘。笑看世间的凄凉。/啊!我的疯娘。这歌词中的“疯娘”,我认为仅是一个未经提炼加工过的单体生活原型,算不上艺术典型,更不能够代表广大母亲的形象,如果让母亲不是“疯娘”的人去唱这首歌,等于是自己用歌声骂自己的娘,倘若让广大群众推选最喜爱的歌曲,群众手中那张神圣的票肯定不会投给《我的疯娘》,而会将票投给石顺义作词的《白发亲娘》。

三是凸显一个“新”。这里所说的“新”,指的就是新鲜。生活中食品新鲜,营养才丰富;同样的道理,文艺作品新鲜,才有诱惑力去吸引受众。清代诗论家赵翼有首论述新鲜的极端重要性的诗,诗是这样写的:“李杜诗歌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艺术创作要与时俱进,坚持不断创新,作为艺术之一种的歌词,同样离不开创新。歌词创新,“新”在何处?著名湘籍诗人词作家于沙先生在《于沙说写诗》一书中将诗歌创作创新的内容归纳为四点:新鲜意识、新鲜语言、新鲜手法和新鲜形式。魏德泮先生在他的《歌词美学》专论中将其内容概括为三个方面:形式新、构思新、语言新。现举两首与月亮相关的歌词具体说说歌词该怎样去创新。先举台湾诗人彭邦桢的《月之故乡》为例:天上一个月亮,/水里一个月亮,/天上的月亮在水里,/水里的月亮在天上.。/低头看水里,/抬头望天上,/看月亮,/思故乡,/一个在水里,/一个在天上。自古至今,写游子望月思乡的诗歌作品汗牛充栋,而彭邦桢这首《月之故乡》却能胜人一筹,我认为除了语言质朴、感情真挚感人外,那就是在构思立意上出了彩。海派词作家张海宁同样写了一首与月亮相关的歌词《透过开满鲜花的月亮》,这是一首表现男女情爱情题材的歌词,却超出了一般爱情题材歌词的写法,月亮“开满鲜花”,歌词标题新鲜得令人心旌摇曳,听众听了胃口一下就给吊了起来,歌词的语言完全采用散文化,散虽散但充满着浓浓的诗意,因而有人说张海宁笔下的的男女爱情,是都市里时尚男女诗意般的纯真爱情,这就是艺术创新凸显的魅力所在。

一首歌词作品的创新,并不是单向进行,往往是多方面齐头并进,创作中我也做过这方面的尝试。去年四月间,我受湖南省群文学会的委约,赴九嶷山为第三届中国民歌艺术节创作歌曲,在我应邀之时的前两届艺术节,很多名家包括词坛重量级人物张黎先生到过九嶷山,写过九嶷山,如何在委约创作中超越前贤,写出有新意的作品,我作了一番苦苦思索:舜帝驾崩于九嶷山野并殡葬于此,至于舜帝陵寝在那座山下至今无人知晓,历朝历代好事者的寻找均无结果,唯有九座山峰屹立苍穹之下,留下九道待解的谜。于是我顺着思路“借题发挥”开来,以《解谜九嶷》为题创作了下面这首歌词:九嶷山,山九座,/山山相似顶天立;/舜帝陵寝今安在?/留下千古一个谜。//九嶷山,峰九座,/峰峰相似顶天立;/舜帝圣体今安在?/留下万古一个谜。//啊,九嶷山,九道谜,/谜底就在疑问里:/谁把百姓装心中,/百姓把谁装心里……//啊,九嶷山,九道谜,/谜底就在疑问里:/谁爱百姓在心中,/百姓爱谁在心里……//歌词并列的一二段是实写,提出两个疑问;并列的三四段是虚写,破解两个谜底,这一问一解,问出了内涵,解出了深度,因而出了新,受到了作曲家的亲睐,四位作曲家同时为之谱曲,经观众投票推选,荣幸地被评为第三届中国民歌艺术节创作金奖。

现在有人呼唤拯救歌词,或许“借题发挥”就是其中的一剂良药,但愿我们的词坛多一些“借题发挥”。

《花港词刊》2013年第2期
《花港词刊》2013年第2期
《花港词刊》2013年第2期
1617844607-f390ab275af4dc4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请勿直接商用。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更多说明请参考 VIP介绍。

最常见的情况是下载不完整: 可对比下载完压缩包的与网盘上的容量,若小于网盘提示的容量则是这个原因。这是浏览器下载的bug,建议用百度网盘软件或迅雷下载。 若排除这种情况,可在对应资源底部留言,或联络我们。

对于会员专享、整站源码、程序插件、网站模板、网页模版等类型的素材,文章内用于介绍的图片通常并不包含在对应可供下载素材包内。这些相关商业图片需另外购买,且本站不负责(也没有办法)找到出处。 同样地一些字体文件也是这种情况,但部分素材会在素材包内有一份字体下载链接清单。

如果您已经成功付款但是网站没有弹出成功提示,请联系站长提供付款信息为您处理

源码素材属于虚拟商品,具有可复制性,可传播性,一旦授予,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退款、换货要求。请您在购买获取之前确认好 是您所需要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