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时期的爱情

(一)

中国现代歌曲的成熟期是抗战时期。风起云涌、席卷中华的抗日救亡时代,成就了中国现代歌曲的第一个创作高潮——抗战歌曲浩如烟海,精品力作脍炙人口,时代强音响彻华夏。

2005年出版的《救亡之声——中国抗战歌曲汇编》八卷集,共收录抗战歌曲3621首(香港星克尔出版有限公司);它的姊妹篇为其精选本《民族之魂——中国抗日战争歌曲精选》,精选歌曲279首(中国青年出版社)。歌曲集由我国抗日名将阚维雍将军之子阚培桐耗时3年精心编辑而成,阚培桐说:“这些抗战歌曲,其中一些脍炙人口,另一些长年尘封,它们共同组成了抗战歌曲中最优秀的篇章。”

这些“最优秀的篇章”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现在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和军歌(《八路军进行曲》);最有国际影响的宏篇巨制是《黄河大合唱》;最为国人耳熟能详的有《大刀进行曲》、《毕业歌》、《五月的鲜花》、《松花江上》、《游击队歌》、《抗日军政大学校歌》、《延安颂》、《到敌人后方去》、《太行山上》……

国难时期,最重大、最迫切的主题是“生命”——民族的生存、国家的命运,成为共同关切的时代焦点,成为抒发情志的第一需求。“号角型”、“呐喊型”、“励志型”的歌曲自然就成为抗战歌曲的“主旋律”。

古今中外,人类歌唱的三大主题无非是:生命、爱情与死亡。三者形成了一个“铁三角”——第一主题“生命”居顶,第二主题“爱情”居左,第三主题“死亡”居右。

三大主题中,第一主题“生命”与第二主题“爱情”是“相辅相成”;第一主题“生命”与第三主题“死亡”是“相反相成”;第二主题“爱情”与第三主题“死亡”是“相应相成”。

国难时期的爱情,是泣泪啼血的爱情,亦是“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的爱情。爱情虽不是这一时代歌唱的焦点,但在刻骨铭心的感情中它总有不可或缺的一席之地。笔者发现,抗战歌曲中的爱情歌曲虽然极少,但却都是雅俗共赏、穿越传唱的经典作品。

(二)

按约定俗成的概念,从抗战歌曲资料中可觅得五首爱情歌曲,可谓珍稀!

——《梅娘曲》(1935年,田汉词、聂耳曲,田汉话剧《回春之曲》的主题歌,王人美首唱。)

——《四季歌》(1937年,田汉词、贺绿汀曲,袁牧之编导电影《马路天使》插曲,周璇首唱。)

——《日落西山》(1937年,田汉词、贺绿汀曲,田汉话剧《最后的胜利》插曲)

——《丈夫去当兵》(1938年,老舍词、张曙曲)

——《延水谣》(1939年,熊复词、郑律成曲)

其一:生离死别的咏叹——《梅娘曲》

哥哥,你别忘了我呀,我是你亲爱的梅娘,你曾坐在我们家的窗上,嚼着那鲜红的槟榔,我曾轻弹着吉他,伴你慢声儿歌唱,当我们在遥远的南洋。

哥哥,你别忘了我呀,我是你亲爱的梅娘,你曾坐在红河的岸旁,我们祖宗流血的地方,送我们的勇士还乡,我不能和你同来,我是那样的惆怅。

哥哥,你别忘了我呀,我是你亲爱的梅娘,我为你违背了爹娘,离开那遥远的南洋,我预备用我的眼泪,搽好你的创伤,但是,但是,你已经不认得我了,你的可怜的梅娘。

——《回春之曲》说的是南洋爱国青年华侨,回国参加抗战的动人故事。当剧中主人公高维汉在战争中负伤后,他的情人梅娘不顾父母的反对,只身从南洋赶回祖国,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因受伤而昏迷不醒,后又失去记忆时,抑制不住内心的痛苦唱起这首《梅娘曲》。聂耳用歌剧咏叹调式的手法,渲染剧中人细腻复杂的心理,取得了极好的艺术效果。《回春之曲》公演后,《梅娘曲》在国内和海外侨胞中广为传唱。近年来,许多实力派歌手都演唱过这首歌,2005年9月2日,为纪念抗战胜利六十周年,央视3台直播了《为了正义与和平》大型文艺晚会,选用了《梅娘曲》。

——情景叙事的美好回忆,映衬着内心巨大的伤痛,细腻繁纷的纠结,家国情仇的交织,“哥哥,你别忘了我呀”——呼唤、诉说、苦叹,撕裂着人心;抒情式的叙事,在时代大屏上留下了永难忘却的剪影。

其二:凄婉绵长的苦恋——《四季歌》

春季到来绿满窗,大姑娘窗下绣鸳鸯。忽然一阵无情棒,打得鸳鸯各一旁。

夏季到来柳丝长,大姑娘漂泊到长江。江南江北风光好,怎及青纱起高粱。

秋季到来荷花香,大姑娘夜夜梦家乡。醒来不见爹娘面,只见窗前明月光。

冬季到来雪茫茫,寒衣做好送情郎。血肉筑出长城长,奴愿做当年小孟姜。

——这部国难时期的艺术杰作,是30年代中国电影艺术发展高峰的标志。影片刻画了社会最底层的妓女、歌女、吹鼓手、报贩、剃头匠、小报摊主等一群有血有肉的艺术形象。动荡与战乱,这些出身卑微的贫苦青年孤苦伶仃、家破人亡,却始终没有放弃对自由、爱情和幸福的渴望,他们在艰难的岁月中互相扶持、苦中作乐,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片中《四季歌》和《天涯歌女》是中国电影歌曲中的的经典之作,首唱者周璇被誉为“金嗓子”。《四季歌》唱出了东北沦陷、漂泊它乡的痛苦与思恋,抒发了情系前线、关切情郎的耿耿心愿。

——明白晓畅又曲折含蕴的歌词,民歌小调那凄婉动听的旋律,伴随着艰难岁月、多舛命运,给苦涩的人心以慰藉,给曲折的人生以希望。“血肉筑出长城长,奴愿做当年小孟姜。”——时光流逝,影片的故事逐渐淡忘,但深切的人文关怀却永远是一抺亮色,温暖着一代又一代的眼睛和心灵。

其三:慨然喟叹的乍放——《日落西山》

日落西山满天霞,对面山上来了一个俏冤家,眉儿弯弯眼儿大,头上插了一朵小茶花。

哪一个山上没有树?哪一个田里没有瓜?哪一个男子心里没有意?要打鬼子就顾不了她!

——身兼剧作家、小说家、诗人、文艺工作领导者于一身的田汉,不仅是中国现代戏剧的奠基人,更是有口皆碑的现代歌词宗师。既有洪钟大吕,又有红牙摇板,是田汉歌词的主导风格;《日落西山》歌题双关,满天晚霞既鲜明地勾勒出“俏冤家”的芳影,又暗喻鬼子末日即将来临;笔法老辣,三句激问之后,峰回路转,尾部甩响——“要打鬼子就顾不了她!”心中压抑的喟叹都慨然乍放,在极简的篇幅中迸发出极大的情感张力。

——这是五首之中唯一的男歌,也是最精短一首歌词。山歌风味,音调高亢,节奏自由,旋律清新,入微入理地刻画出抗日战士的爱情心理,抒发了他们渴望爱情、更向往抗敌胜利的报国情怀——个人的苦闷与伤痛,都化解在为民族生存而斗争洪流里;大众的希望,都寄蕴在国家命运的生死转折之中。

其四:义无反顾的送别——《丈夫去当兵》

丈夫去当兵,老婆叫一声,毛儿的爹你等等我,为妻的将你送一程。你去投军打日本,心高胆大好光荣;男儿本该为国死,莫念妻子小娇身。

丈夫去打仗,妻子守家庭;你在外边打得好,我在家中把地来耕。可惜我非男子汉,不能随你投大营;幸喜你今扛枪走,一乡之中有美名。

谁不敬重我,丈夫去当兵;到了前方不怕死,保住江山万家生。纵然是死在沙场上,有为妻的替你守家庭;孩子们长大来相问,我说你爸爸去打贼兵。

为国尽忠死,千年留美名;父是英雄儿是好汉,前人修路后人行。儿子成人知爱国,保我中华享太平;只有那些无心汉,才在家中过一生。

丈夫去当兵,老婆叫一声:毛儿的爹你快快走,为妻的不再远送行。盼你平安回家转!盼你多杀东洋兵!你若不幸身先死,英魂莫散喊杀声!

——老舍以长篇小说和剧作著称于世,抗战爆发后赴汉口和重庆。1938年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成立,他被选为理事兼总务部主任,主持文协日常工作。他提倡和从事通俗文艺的工作,这首词就是当时发表在通俗刊物《抗到底》的其中一首说唱风格的歌词。

——这是传统风格的“送郎歌”。在擅写北方下层人物的老舍笔下,迥然别于南方的温柔委婉风格:“为妻”的豁达刚韧,有一种无悲无戚的忠侠气概。民歌风的说唱,“长歌式”的诉说,义无反顾的送别,千言万语娓娓唱来,收篇在“英魂莫散喊杀声”——情深意切中洋溢的大丈夫感、尽忠报国感扑面而来!

其五:泪闪荣光的离愁——《延水谣》

延水浊,延水清,情郎哥哥去当兵,当兵啊要当抗日军,不是好铁不打钉。拿起锄头好种田,拿起枪杆上火线,救国有名声。

延水清,延水浊,小妹子来送情郎哥,哥哥你前方去打仗,要和鬼子拼死活。奴家织布又开荒,冬有棉衣夏有粮,莫为奴难过。

延水浊,延水清,情郎哥哥去当兵。

——作于1939年的这首作品,曾广泛流行于抗日根据地与大后方,全国解放后,长期列为女高音必选曲目。词作者熊复当年是24岁的文青,解放后曾任中宣部常务副部长兼新华社社长、《红旗》杂志总编辑,这是他唯一发表过的一首歌词。词作者并非专业、职业作家,但这首词情感的真切、构思的清新、文笔的老到、用韵的活脱皆可圈可点。

——“当兵啊要当抗日军,不是好铁不打钉。”尽管它也是一首传统风格的“送郎歌”,但因歌唱主人公的身份“小妹子”不同于上一首的“为妻”,又因为歌唱的背景在延安,所以作曲者笔下的旋律如延水长流、清浊起伏:清者,清丽的年华,清澈的情感;浊者,国难的浊浪,还有那时时湧动的浊戚;郑律成那至美至善的音乐中,你总能感到丝丝缕缕的忧思——这就是一代热血报国、泪闪荣光的儿女离愁。

(三)

五首爱情歌曲,五朵姹紫的心花!

五首爱情歌曲,五颗嫣红的宝石!

我们读到了词曲大家的手笔,进到了催人怀想的境界,呼吸到了那个时代“贴地气”的沁人心脾的草根芳香……

当然,浩始烟海的抗战歌曲中的爱情篇章不止这五首,也许佚散了许多。但在有记载的歌曲中,这五首爱情歌曲的经典性,却是无须置疑的。

什么是经典的原义?我以为:既不会被遗漏、也不会被掩盖、更不可能去复制,“形势比人强”,它是时代的产物。

五首经典虽各具异彩,却不约而同地显露其共性:每一首歌的人物、故事、情景,都在感人动听的旋律中起伏着凄美、柔美、优美、壮美,这姹紫嫣红之美有跨越时代之“鲜美”——“鲜得使人不忍离去”之美!

经典有诸多特性,它最突出的一点就是“保鲜期”、“保质期”很长,有跨越时代的传承价值。对于歌曲而言,能不能流行,主要在于音乐;能不能传世,主要在于歌词。经典歌曲是词曲作者珠联壁合的产物,是形神兼具的默契,是诗心乐魂的融和。爱情歌曲当然会表现爱的欲望,但最根本的是要表现爱从原始的欲望中升华出来,结晶成爱的寄托与希望——抗战歌曲中的五首情歌能传承下来,正是此因。

——国难时期,非常年代,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同仇敌忾,全民抗战,该干啥的都干啥去了;艺术天地,没有那些个附庸风雅的领导、也没有那些个卖弄才情的秀场、更没有那些个争金夺银的功利;写词作曲的都是很专业的水准、很敬业的姿态、很艺术的追求、很忘我的创作……

——五首经典情歌,全无“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动机,找不到赶时趋势的标语口号,找不到游戏文字的感情拼凑……前线,用血肉来筑长城;后方,用血泪来写歌诗。

手捧五朵姹紫的心花,托起五颗嫣红的宝石,情不自禁会想:经典有什么意义?

——它让我们肃然起立地敬畏艺术,油然而生地置身境界,悠然远望地撇去浮云……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