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家,要具备什么素质

在中国音乐界,我们有时会看到这样一种现象:有的同志并不是专意写歌词的,但他偶然写出一首词或诗竟被作曲家看中而被谱曲演唱,一下子就走红了。而有些词作家,写了几十年歌词,真正能唱响并经得起历史考验传留下来的却极少。这种现象值得研究。

窃以为,歌词创作有偶然性的成功,但更有必然性的成功。偶然性的成功毕竟极少,那个机会叫你赶上了,时代需要这种歌词,而你这首词写的确实还可以,即或写的弱一些但立意很好经过修改则接近完美,天时地利人和等各种因素的结合使这首歌飞遍了神州大地。偶然性的成功也只能是偶然。依然是这个作者,如果底蕴较薄,叫他再写却很难再有成功的作品。而必然性的成功则不同,作者会不断有佳作问世,因为他已具备了各方面的条件。成功的系数则大的多。

研究这种现象,可以使词作者清晰地认识自己,找准自己努力的方向。我劝词界朋友不要企望当偶然成功的幸运者,当然,有机会当也不是坏事,只是不要太刻意。还是要把努力奋斗的方向放在自己立足的现实大地上,踏踏实实地学习,勤勤恳恳地写作,以提高自身的素质水平为根本。

一个词作者何以能找到成功之路成为一个真正意义的词作家?抑或说一个词家要具备哪些素质?有些青年词家和我谈起这个问题,我想了想,说很简单,能具备两点就可以,一是要具备较高的思想境界,二是要有成熟的写作技巧。

先说思想境界。这似乎有点老生常谈,但却是无法回避的。思想境界表现你的认识水平,即你的哲学、政治经济学、历史学,地理学,国学的修养及各类文学艺术知识的积淀。思想境界,包括你对古今中外文化的认识深度,你的审美走向,你的追求、信仰等等。古代诗人王之涣的诗曰:“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一个人的思想境界亦如此,即你站得愈高,看的则愈远愈广。创作,必须要用你的思想去照亮你的生活,这样才能有所观察和发现。同样一个地方,他来到会看到遍地是宝,有写不尽的题材,而你却满眼空空?这就是思想境界问题。眼睛的发现是来自于思想的。也许你今天看不到什么,过几年思想境界提升了,则发现了许多你以前发现不了的美。一部《红楼梦》读了几十遍,为什么每读一遍都会有新的收获,那是因为你的思想境界在不断升华。大师、大家的水平和你的水平的差异不仅在于笔下比你有功夫,更重要的是思想境界比你高,而这个认识境界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突然具有的。

词界要好好研究乔羽老师,他是一部大书。他为什么能写出不是一首而是几十首历经半个多世纪久唱不衰的好歌?这是偶然的吗?绝不是。原因何在?去到他的歌词中找答案,去感悟,去品味。都说文如其人,诗如其人,词如其人,这是一点不假的。读你的词,可以读出你的性格你的为人你的品位,感觉到你的知识的厚薄,你的认识的深浅,可以感受出你的旧体诗词的修养,你对民歌的了解,你对新诗的学习借鉴等等,这都在你的作品中有所蕴涵,有所透露。我读乔羽即有这种感受,读《我的祖国》,《让我们荡起双桨》,《人说山西好风光》,《心中的玫瑰》,《牡丹之歌》,《笼儿不是鸟的家》,《难忘今宵》,《说聊斋》,《说溥仪》, 《思念》,《夕阳红》,《爱我中华》,《青青世界》等等,无不感受到这一点 。“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吕梁”,这句子就透出古诗词的韵味。“你看那白发的婆,挺起了腰杆也像十七八”,这句子则有民歌的韵味。“青青从哪里来,青青从早晨的鸟语中来,从夜半的蛙声中来……”这句子却透出新诗的韵味。可以说,一个词家的思想境界是你所有的认识高度、知识积累、文化沉淀的总和。虽然有人说有些人眼高手低,这个情况是存在,但我可以肯定地说,眼低决不会手高,只有眼高才可能手高。

词作家为了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没有别的捷径可走,只有好好读书学习,感悟生活,达到思接千载,情透天地,纵目天下,遍览世界,你所有的人生经历,人生体验,那都是文化,都是知识,都是积淀。文化知识的厚、薄,对你的创作至关重要。

每个词作者都有自己的生活阅历和知识积累,其思想境界虽有共同处更有不同处,这就决定其歌词创作会打下个人的创作烙印,而留给读者去欣赏品味,最终走入音乐市场的优胜劣汰的规则。即或在现在通俗歌曲铺天盖地的词作中,我们依然可以看到那个别跳入我们眼中的词作在思想境界和文字功力的不同一般。在这方面,那些靠了自己的创作实力同时又利用了自己拥有的得天独厚的平台优势,其争取在词坛和乐坛脱颖而出的成功率则大的多。

二,谈谈写作技巧。其实,这个写作技巧是受思想境界支配的,境界高,笔下功夫自然会不一般。但作为歌词这种要和音乐结合的特殊表现形式,掌握它的基本写作要领还是必要的,如怎样选取新鲜的能受到亿万群众关注的题材,确立角度,确定题目,选择韵脚,根据你要表现的内容思考你这首词的创作风格等等,而最终落实的,还要看你的语言水平,语言,这是最基本的功力,是最不能掺假的,因为你只有通过选择最好的语言最好的意象才能组合成最好的意境为作曲家提供最好的音乐创作蓝本。不要以为文字只是一个个孤零零的东西,没什么了不起,那样认识是大错特错的,在创作过程中,你在有了基本的构思角度和风格定位以后,你要开始在你脑海中搜寻最具有表现力的意象和文字,那文字其实已经融进了你的思想审美了,和你的创作有了血肉的联系。而此时,你的文字功力如何,决定着你这首词创作水平的高和低。古人一再强调,创作要炼字、炼句、炼意,这个基本功是偷不得半点巧的,那些汉字,在你创作的过程中,它们根据你的构思,会像小鸟一样,一个个从你的字库中啼叫着拍打着翅膀飞出来,飞到你的笔下,让你为它找一个栖居之地。好的字用到好的地方,那是会出彩的。如“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这一个“带”字,一个“留”字,使《歌声和微笑》这首歌大为出彩。语言文字是一首词的基本表达工具,看一首词,仅从文字即可看出作者表达思想境界的审美走向和文学功底。好的语言有各种风格,根据表达的内容,或雅或俗,或刚或柔,或蓄或朗,或直或曲,从总体而论,我对语言文字的欣赏更倾向于朴素简洁,生动形象,雅俗结合,能退尽肝火,洗去浮燥为最好,一个词家能把语言写到自然纯朴大巧若拙大音若稀的境界,那是高水平,那是真正大师级的水平。

文字的提升,重在学习,一学旧体诗词,对那种精彩的字词句要作反复品味,烂熟于心;二学民歌,那种原生态的来自劳动人民生活中的鲜活的语言常使文人的笔相形见拙;三学一些精美的新诗,尽管有些人对某些新诗提出不少意见,但我依然喜欢品读一些新诗,遇到一个好的诗人好的诗作总会爱不释手的读,有时觉得那种微妙的朦胧的表现人性灵深处的情感诗句,若用旧体诗来表现很难,而这种微妙的情感,却往往可以化作歌词的语言来表述。

我认为一个成熟的词家其素质就这两点,一看你的思想境界,二看你的写作技巧,如果还要说一点,那就是看你的灵性悟性了,即你的天性是不是适合写歌词。有些人对音乐毫无兴趣,喜欢科学或医学等等,那你就不要和这个富有音乐性的情感色彩极浓的歌词艺术相结合,而你喜欢音乐,却情感不太活跃,不太敏捷,不太聪明,不太会想象,则也可能会影响你的创作的成功。但写出一首好词,光靠聪明这一点也是不行的,要有各种因素,包括开头说的机遇这种偶然的因素。人在特定的环境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心情中,常会有灵感的爆发,加之你具备的思想境界和创作功底作后盾,而使你推出一首或多首好词则是顺理成章的事。

谈歌词创作,各人有各人的观点和视角,不同的时代又会有不同的认识感悟。也许是由于我长年累月生活在基层的原因,我对大量的草根词家深怀共鸣感,因为我本人也属草根词群,在平台上我们没有位居上层词家的优势,但在艺术上却和他们是平等的,艺术的关健是要拿出好的作品,我希望我们这些草根作者要刻苦努力,努力写出佳作来,去到音乐市场上碰运气。君不见,众多的名家歌星都是从草根走出来的。是金子总有闪光的机会吧。拿出好作品,这才是关健。创作没有捷径可走,只有在写作实践中学习,在学习读书中实践,不断地否定、肯定、否定……自己才好。那些眼高手低的人缺少的恰恰是创作的实践。在游泳中学会游泳,在写词中学会写词,这是歌词创作成功的必经之路。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