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秀山丽水的诗情画意中走来

老战友——这称呼总给我一份记忆,这记忆既真纯又圣洁,既动情又无私。丽水的潜国平同志是我五十年前6416部队同一个战士演出队的战友。记得那时他拉大提琴,也演唱。我比他早参军几年,那时我在那个十三连演唱组干得热火朝天,把部队的生活编成一个个小节目,十来个兵能演一个多小时。我说过,我走上艺术道路,是从连队开始的。

前些天,接到国平的电话,托我为当地的一位词作者作《序》。老战友所托是不能推的!再忙也接下来。

看了何成贵同志的部分词作,挺高兴的。我们浙江音乐文学圈,又多了一位词友。

从他的简介中可以看到,他从基层的乡干部做起,副乡长、副镇长、乡党委书记……局长、主任等等,一步步走来。生在丽水,又一直和这座美丽城市一起前行。数数他的年轮,转眼已是五十四个年头。这也许是这一方乡土也是他一生最丰富多彩的岁月。他有感而发,写成了词,不少词谱成了曲唱了,而且在周围百姓中唱开了!

那么,他的公务员生涯,有了他热爱着的歌作伴,多了不少文化气息,也在百姓中多了一份亲切和贴近。

在他的词里,可见到不少好词佳句。

他的词风是属于江南的。

我似乎看到,他的《西乡的月光》里——“风香柳丝扬,依偎千年古香樟,痴迷了笔墨缠情的模样,意深长”“古村老屋旁,月上浣衣,山静水流淌”这是江南画意;“荷叶田田,夏花满天。一身青莲,绽放了千年,出水盈盈的容颜,只为等你出现” 这是江南诗情。

他又常从江南的柔美里走出来,在一杯生活的烈酒里找到阳刚。看他的《随风去》写得很男人味。词中的时空、沧桑、情怀,显得浓烈、深沉、厚重。

一条瓯江,给了他“八百里深情,八百里延绵,八百里画廊”, 给了他“八百里清流,八百里入海,八百里华章”。

我似乎听到,他唱着歌从老家走来,从秀山丽水的诗情画意中走来,洒下的一路深情。

“雪花的味道还像去年,家酿的米酒香在心间”“黄昏的味道更有感觉,家里的年历没翻几页”,这是老家的情结;“亲人为你守望了365天,老酒为你温烫了365夜,等待的就是你回家团团圆圆”“回家过年,聚到亲人身边,那种温暖的感觉是春天”,这是老家的情韵;他常能从乡间所见寻觅到的细节里找到词的情点,这也是对故土的爱积累而成。看他的《盼》“到底多少人能懂离伤,子女养大都在各自闯荡,老人和狗在等你,等你在阖家团圆的路上”

我还能看到,从他的词里不时闪烁的诗的目光。

从街上吹拉敲打的《那人》里,他却听到了诗的内涵:“哦,人…生为何忙,放下天地宽,爱恨情仇聚散,跟着节拍度时光”。从《老门环》里,他又扣动了诗的心境:“你把是非一切都看透,迎来送往总是笑对每一天”。我听到——“我们轻轻细语,踏着月光,放下时间,离了喧嚣,这里就是你的诗和远方”“总想让你留下,可是你有自己的远方”。这是他诗的耳语。

 音乐,让一座城市精致,也能改变一个人的格调。

从这一本词集里,我看到他在热爱音乐中守望。他的追求,他的执着,他这一路走来不停的思考和想象。

当然,词还可写得更好些,这是没有止境的。特别是在注重音乐形象上,让词更律动、更可唱些;在细节的选择上,更细腻、更用心些;在题材、语言的突破上更挥洒自如些……。

爱上了歌词,也许就停不下来。我相信,随着他的追求的不断深入,创作的哪一份爱好的不断深化,一定能写出更多更好的新歌来。

我期待着。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