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歌词里的真

对于歌词来说,真善美这条路是倒着走的。一开始,总是沉醉于遣词造句里的美。写着写着,就幡然醒悟,善才是美之本源,为美而美,便会误入歧途。打开了善的大门,才会积聚起勇气,去探询艺术与人生的真谛,写出一种超越现实的真实。而作为一个词评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用旁观者的坚定,为行进中的词人助力,陪他们走得更远。

初遇《光音的故事酒吧》,听雨正在为要不要精减这首作品而犹豫。这首词写得较满,常规来说,瘦身会有利于传播。我第一遍读下来,心中也存有困惑一一一边是时时的心灵撞击,深广的共鸣,一边是如入洪流,被歌词裹挟着走的慌乱与紧张。这种“乱”,能不能被听众接受,的确是一种必须考量的风险,我也有精减的倾向。可是,再二再三地品味这首词,内心的共鸣越来越丰富,单曲循环的愿望越来越强烈。我敢肯定这份体验,绝对是精简后的歌词所无法提供的。 《光音的故事酒吧》是从听雨的心底汹涌出来的。对于我们来说,也许丰满了一点,对于听雨来说,则是少一句都不过瘾,少一个字都不对味的。语言是情感的载体,丰满的词句本身就是一种无法复制的真实。如果删减,反而会沦为一首不痛不痒的口水歌。

摆脱惯性,重新体悟这首词,我们看见的是一个真实的人。“我在长春有个家”与“我在长春没有家”的对立统一中,发酵的是我们所有人的心酸与感动。“我走着走着走着走到了红旗街 我坐着坐着坐着又坐在了酒吧”里,有我们的迷茫;“别问我为什么总离不开哪 它捂热我的心啦 ”的吟唱里,融化的是我们的眼泪;“我在照片里幼小 在父爱中变得强大”挑明的是我们不得不走的路。被经历浸泡过的语言,总是哲理般深刻,孩童般纯真,沧桑中自有别样的温暖。 写词如修行,置身于人世与言语的双重浪潮里,要紧紧守住自己的内心,守住歌词里的真。

附:光音的故事         听雨

别问我来自海角还是天涯

我在长春有个家

别问我想要去的地方是哪

我的心里只有它

过去的岁月有谁不曾留恋

现在的生活有谁不身心疲乏

我走着走着走着走到了红旗街

我坐着坐着坐着又坐在了酒吧

歌声是苍老还是童真

朋友啊是两个还是仨

我在人海中平静,在角落里不能自拔

那鲜艳的红领巾,那用过的黑板擦

带上的是清纯,抹去的是年华

别说我没有正事老去泡吧

我在长春爱上它

别问我为什么总不离开那

它捂热我的心啦

拼搏的日子有谁不受辛苦

感情的漩涡又有谁不在挣扎

我晃悠晃悠晃悠到了前进大街

我喊着喊着喊着直喊到了沙哑

香烟啊是麻木还是挂牵

酒精啊是真实还是虚假

我在阳光中坚强,在黑夜里孤单

那熟悉的手风琴,那亲切的老吉

他弹奏的是思念抚慰的是伤疤

别看我白天经常嘻嘻哈哈

我在长春没有家

别看我夜晚坐在那不说话

这个我才不虚假

儿时的玩伴有谁不会记得

家乡的月亮谁又会没有图画

我听着听着听着就听到了故事

我唱着唱着唱着却唱出了泪花

皱纹是笑容还是年纪

嗨翻啦是欢愉还是浮夸

我在照片里幼小,在父爱中变得强大

那破旧的军大衣,那结实的二八架

抚摸的是温暖感受的才是家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