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夏天·那首歌

%title插图%num

【引子】夏天,怎么这么快就过去了呢

2021年8月7日,辛丑牛年六月廿九,立秋。

从这天开始,网上那些少男少女们关于夏天的“抒情美文”忽然多了起来,在一阵炎热的夏天形容过后,总免不了来几句赞美夏之风荷,留恋夏之瓜果,难忘夏之戏水……内容大同小异乃至千篇一律,最后大抵会用这么一句感叹来做结语:哦,快乐的夏天啊,怎么这么快就过去了呢?……

其实,日历上“立”的“秋”是相当名不副实的——8月7日那天正处于三伏天的“中伏”期间,接下去还有热度丝毫不减甚至更高的“末伏”,离秋的真正到来还早着呢!所以,网络少年们急不可耐就用“夏天过去了”来发感叹晒美文,未免有些矫情。

【一】一位年轻的女文化员,写了一首关于夏天的小诗

记得那年,也是夏天快要过去的时候,有位女孩也是同样的感叹,她把感叹写成一首小诗。后来,有两位词作家帮助她把这首小诗改成了歌词;再后来,又有两位作曲家为歌词谱了曲。歌名就叫:《夏天过去了》。

那位女孩是谁?还有,那几位词曲作家……又是谁?

我说的“那年”,距离现在挺有些年头,也挺有些意思。

那是上个世纪的1984年,刚恢复县制的龙游县文化馆举办了本县有史以来的首期歌曲创作培训班。刚从矿工转换角色成了县文化馆音乐辅导干部的本人,请来了省群艺馆著名词曲作家马骧和省歌舞团著名词作家周祥钧来讲课,希望通过为期一周的培训班,培养出一批本县最早的词曲业余作者,创作出一批歌曲新作。

来自龙南山区的年轻女文化员张建青怯怯地把习作《夏天过去了》交给我——

夏天过去了/可是我依然想念她的美丽/我想念夏天树林中的小鸟/晨雾中传来一声声鸣叫/我光着脚丫走出梦境/把牛儿赶上迷蒙的山腰

夏天过去了/可是我依然想念她的美丽/我想念夏天郁郁葱葱的芭蕉/硕大的叶片上露珠儿闪耀/顽皮的伙伴们悄悄靠近/捉住了贪婪吮吸的知了

夏天过去了/可是我依然想念她的美丽/我想念夏天碧绿的荷花塘/片片荷叶是青蛙的游乐场/我托起腮帮迷起了双眼/渴望听到它们快乐的合唱

夏天过去了/可是我依然想念她的美丽/我想念夏天黄昏里的夕阳/为田野染上了一层层金黄/听小鸟唱一曲夕归的歌谣/我走向炊烟袅袅升起的村庄

啊/夏天过去了/可是我依然想念她的美丽……

她想请省里两位大名鼎鼎的专家指正,可又不敢。我说这好办,立即带她来到马、周二位老师跟前。老师们看后都很赞赏,主讲歌词创作的周老师对小张说:写得很新颖,很美!不过,这只是一首蛮不错的诗,还不能算是歌词……于是便开始对她讲解起歌词常识来。小张很认真地听着、却有些似懂非懂的茫然……一旁的我见状解释道:不瞒两位老师您们说,这些乡村文化员大多是只会点吹拉弹唱的音乐爱好者和会写点诗文的小文青,都没有写过歌,都不懂得什么是歌词呢……马老师便对周老师说:哎,祥钧你看这样行不,明天你讲课干脆就从《夏天过去了》讲起,先说说和诗歌有哪些区别,然后……

周老师说:可以啊!

【二】省里的大词家,又把小诗变成了一首歌词

第二天早上的歌词创作课,祥钧老师就把《夏天过去了》当范例,讲述了歌词与诗歌的不同特征和写作方法。周老师一边讲课,一边即兴就在黑板上改了起来,不一会,《夏天过去了》从一首清新隽永的小诗现场改成一首青春时尚的歌词——

夏天过去了 

我怀念夏天荫中的小鸟,晨雾中传来了清脆的鸣叫。我光着脚丫走出梦境,把牛儿赶上迷蒙的山腰。我怀念夏天苍郁的芭蕉,肥大的叶子上露珠儿闪耀。顽皮的伙伴悄悄走近,捉住了贪婪吮吸的知了。哦,夏天过去了,夏天过去了!

我怀念夏天碧绿的荷塘,婷婷荷丛是青蛙的游乐场。我托起腮帮眯起双眼,渴望听它们欢乐的合唱。我怀念夏天黄昏的夕阳,给田野染上了一层金黄。听小鸟唱一曲晚归的歌谣,我走向炊烟升起的村庄。哦,夏天过去了,夏天过去了……

大词家果然出手不凡,令人叫绝!学员们情不自禁都鼓起掌来。

祥钧老师示意大家先别鼓掌,接着又在《夏天过去了》题目后面加上了“张建青”三个字。然后放下粉笔微笑着对小张说:好了,这样才是一首完整的歌词了,不然作曲家谱了曲还不知道词作者是谁呢!

张建青激动不已,更感动不已!她涨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不不……这都是您周老师改……不,是重新写的呀!怎么好意思署我一个人的名字呢?周老师又笑了:作品原来就是你的创意,署名张建青名正言顺嘛!你的诗写得很好,虽然篇幅不长,但作为歌词还是显得太长。我只不过是帮助你把原来的诗删了几句,改了几句,又前后调整了几句,把诗变成歌词而已呢!见张建青站起身鞠躬称谢,周老师真诚地说:指导业余作者写好歌词,是我这次来的工作,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还要感谢你小张呢!听说在座的学员以前都没有接触过歌词创作,我正考虑着如何讲得更浅显易懂些,让大家都能接受。而《夏天过去了》正好给我的讲课提供了范本,通过这首从诗到歌词的修改过程,我想大家基本上有点明白歌词是怎么一回事了。他问全体学员:你们说是吗?

又是一阵更加热烈的、发自学员们内心的掌声!

【三】那个时候,罗大佑正好也在“声声叫着夏天”呢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就在祥钧老师用《夏天过去了》作范例给学员上课的那天上午,衢州市(县级)文化馆的杨承琪和蔚鸫两位作曲家听说马骧和周祥钧两位老师都在龙游,于是专程前来看望。当他们走进馆里的时候,祥钧老师半天的课已上了一大半。相互打完招呼,正好也看到了黑板上这首刚由诗歌变成歌词的《夏天过去了》。

蔚鸫顿时眼前一亮!

这当然是彼时彼刻。倘若这首歌词放到现在,也许就不会引起蔚鸫“眼前一亮”了。至于放到那些网络少男少女眼前,则不管带着眼镜或是裸眼,非但不会“一亮”,只要不“一闭”就理解万岁了!他们肯定满不在乎:嗯,还不错,不过这个我也能写出来嘛……

是的,看过你们的那些网络美文,我一点也不怀疑你们完全能写出这样的作品,甚至还会写得更精致更美妙!

然而,请注意《夏天过去了》诞生的那个年代!

那个年代,歌曲前面虽然已经不再一律贴着“革命”的标签,可是所有文艺作品(当然包括歌曲)都要“积极向上”,都要有“宣传教育意义”的概念还挥之未去!就说“夏天”这个题材吧,那时我们听惯了诸如:劳动挥汗如雨,庄稼喜获丰收,瓜果满园飘香……当然,描写青少年们在夏天多么美怎么玩多么快乐的歌儿也有,可是在那个年头,写得像《夏天过去了》那样清新、青春、浪漫,第一时间得到两位专家赏识,并主动为之提升为歌词;又能让作曲家第一时间“眼睛一亮”的,还真不多呢!

其实,能让蔚鸫老师“眼睛一亮”的真正原因并不完全是这首词写得有多好,而在于她的新!蔚鸫是个非常关注歌坛流行趋势的音乐人,他注意到,就在那个时候,港台流行歌坛一些更受青春少年青睐的歌曲形式正在悄悄出现。如叶佳修的《走在乡间小路上》,韩宝仪的《踏着夕阳归去》……就连流行歌教父罗大佑也在弹着吉他吟唱着“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呢!

在歌曲写作上富有创新追求的蔚鸫对这一流行时尚、名叫“校园歌曲”的新东西跃跃欲试!然而,当时国内适合此类的歌词却如凤毛麟角……

偶然之间,蔚鸫发现了张建青的《夏天过去了》!没有豪言壮语、没有矫揉造作、没有虚情假意,有的只是夏的美丽、夏的浪漫、夏的快乐,和青春少年对夏的留恋和欢唱!这不是蔚鸫正要找的校园歌曲音乐文学的文本吗?

眼睛一亮的蔚鸫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杨承琪老师,杨老师眼睛倒没一亮,却把他那硕大的头颅一点:“行!”于是,第一首浙西版的校园歌曲《夏天过去了》,当夜就在他们下榻的龙游县政府招待所里深夜诞生……

歌曲写好后不久,正好全国有个“青春之歌”校园歌曲征集活动,蔚鸫便把这首《夏天过去了》寄去参赛,获得三等奖!那时候的三等奖可非同小可哦,谷建芬老师后来红编全国的《烛光里的妈妈》也才三等奖呢!蔚鸫很高兴!

而初涉歌词创作的张建青第一首习作就得了个国家级奖,更是开心得不得了!

【四】那年夏天真好,《夏天过去了》也真好

作曲家蔚鸫也因《夏天过去了》的创作而开启了他的校园歌曲创作高峰期:《给书包减肥》(周祥钧词)、《七月的风》(张音璇词)、《高中生的夏天》(汤昭智、王爱祖词)、《我们的“新闻发布会”》(鲁客词)、《我们是明天的太阳》(胡宏伟词)、《欢乐颂》(张藜词)……一首首从小学再到中学,直到大学,蔚鸫这个时期创作的歌涵盖了孩子们接受学历教育的所有时段,成了名副其实的“校园歌曲”!

以上作品相继在全国各种歌曲大赛中获奖!

有意思的是,获全国校园歌曲创作大赛二等奖的《我们的“新闻发布会”》,评委们从参赛录音小样发现作曲者唱得也挺不错,于是干脆邀请他在央视颁奖晚会上唱自己写的歌!当蔚鸫兴匆匆赶到北京,穿上专为颁奖演唱而特别定制的高档西装时,立即被导演紧急叫停:你这样的服装根本不像大学生,不适合演唱校园歌曲!正当蔚鸫不知所措之际,导演得知当年17岁刚出道的蔡国庆带了两套演出服请导演选定时,马上让这位未来的红歌星借一套给作曲家歌手穿上……于是,从没登台演唱过的蔚鸫竟然在央视演播大厅穿着蔡国庆的新潮酷装秀了一把“腕”,一不小心成了衢州第一位登上MTV舞台演唱的“流行歌手”……

因为这个小“花絮”实在有趣,情不自禁就让我的故事跑了题。现在赶紧言归正传,继续《夏天过去了》这个话题吧。因为这个话题正是那个年代那位乡村年轻女文化员的田园仲夏之梦!

张建青在这个梦里遇到了几位音乐家,音乐家为她这首关于夏天的小诗插上音乐的翅膀……歌声在悄悄过去的夏之梦里飞了起来……从此,她爱上了歌词,爱上了音乐!

是的,张建青是幸运的。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另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幸运在等着她!而这个幸运确切地说,应该是《夏天过去了》的幸运带给她的衍生品,是那么的可遇而不可求——

就在那次歌曲创作培训班过后第二年,传来好消息,省文化厅决定通过考核择优转正一批农村文化员。龙游县30多个农村文化员,按比例分配有12个名额。这就意味着,这12个幸运儿将从农村户口直接成为正式国家群文干部!

刚刚幸运地得到音乐家帮助的山区女文化员张建青,会有像小诗《夏天过去了》成为一首校园歌曲并获大奖那样幸运吗?

尽管她会写诗会写文章,文化考核几乎满分,可是她的唱歌跳舞演戏画画都是短板,业务分不高,总分怎么也上不去。

就在她既着急又无奈之际,她的《夏天过去了》在她毫不知情中悄悄来帮忙了——原来乡村文化员转干评分条例中有文艺创作获奖加分的规定!评审小组一查对,小张的歌曲获得全国三等奖,按规定加了5分!这在最后一轮竞争激烈,精确到0点几分来计算的情况下,这珍贵的5分不但让张建青顺利进入12名转正者之列,而且排名靠前!

张建青终于成为一名从事群众文化事业的正式国家干部!

转干后没过几年,张建青从龙游文化馆调到杭州拱墅区文化馆工作。这里顺便公开一个小秘密,张建青的爱人小苏现在是杭州市政府公务员,当年他在龙游服役,是部队的“笔杆子”,也常写点小诗文给龙游文化馆投稿,是本县文艺创作业余骨干。那年夏天的歌曲创作培训班,我和驻军首长联系,也请小苏参加培训。张建青和小苏就在那次歌曲培训班里相识、相知、相爱……

哦,那次的歌曲培训班真好!那年夏天真好!《夏天过去了》那首歌……也真好!

就这样,夏天一个又一个地过去,到如今不知不觉已然过去了37个夏天,当然,伴随夏天同行的还有同等数量的春秋冬,把这些季节组合起来,就叫“岁月”。啊!岁月悠悠,收获多多!如今的文化馆研究馆员张建青,早已成了浙江词坛小有名气的女词家……

【尾声】幸运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虽然那时张建青并未意识到

当我讲完张建青《夏天过去了》的故事,这下够让今天那些曝晒“抒情美文”的网络少年羡慕不已了吧?那年夏天的乡村女文化员张建青,正赶上了那个校园歌曲“风起云涌”的年代!于是,《夏天过去了》脱颖而出!

那时,今天感叹“夏天过去了”的少男少女还没出生呢!

然而,这并不是你们感叹没赶上时代,或时代没给你机会的理由。

这里还得套用一句大家都耳熟能详的老话:幸运,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那年夏天过去的时候,处在偏僻山区又不会唱歌却爱好写诗的小才女张建青,在她很留恋地写了一首小诗那一刻,也许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这首田园牧歌式的小诗,会和那个时候正潮水般涌入内地的所谓“校园歌曲”竟如此地契合!

张建青,不经意中、无意识中用她的《夏天过去了》为即将并正在到来的校园歌曲流行潮作了一种准备!

音乐前辈周大风先生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流行歌。而著名作家梁晓声说得更透彻:一切歌,不是文化的缩影,便是时代的伴唱。

作为一个写作者,我们难道不应该让自己的创作灵感每时每刻都与时代同步,为时代歌唱,处于某种准备之中吗?而这种准备,有时候是有意识的,但更多时候是无意识的、不经意的,就像张建青写她的《夏天过去了》。那些还在晒夏天美文的小网友,你们说是吗?

此时此刻,当我和乐友们讲完这个有点陈旧的《夏天过去了》故事时,今年的这个夏天,正在渐行渐远!

哦!夏天,又过去了、过去了……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