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风与《采茶舞曲》

%title插图%num

1983年,浙江宁波籍著名音乐家周大风创作的《采茶舞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作为亚太地区优秀民族歌舞保存起来,并被推荐为“亚太地区风格的优秀音乐教材”。这是中国历代茶歌茶舞得到的最高荣誉。
    《采茶舞曲》原是作者创作的《雨前曲》里的一支插曲。1955年初,浙江省里一位领导告诉周大风:“周总理说杭州山好、水好、茶好、风景好,就是缺少一支脍炙人口的歌曲来赞美。”1958年春天,时任浙江越剧二团艺术室主任的周大风和全团50多人到浙江泰顺山区巡回演出。他与村民们一同采茶、插秧,繁忙的生活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5月11日晚,他以越剧与滩簧相结合的技法,吸收浙东民间器乐曲音调,并采用有江南丝竹风格的多声部伴奏,一个通宵写出了《采茶舞曲》词、曲和配器,第二天就交给当地东溪小学排演。小学生们一学就会,随着欢快的节奏,很自然地手舞足蹈,摹拟采茶动作,边唱边舞到校门外的茶山上采起了新茶。
    《采茶舞曲》创作成功后,他又一鼓作气,三天时间写出了九场大型越剧《雨前曲》。这一反映粮茶生产相辅相成的新戏,在杭州、上海等地演出成功后,同年8月赴京演出。时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周扬观看演出后,即号召首都文艺界人士前来观摹。

9月11日晚,周总理和邓颖超在长安剧场观看该戏后,与演员们谈了一个多小时。周总理说:“《雨前曲》主题很好,有哲理性。《采茶舞曲》曲调有时代气氛,江南地方风味也浓,很清新活泼。”周总理还专门叮嘱周大风:“有两句歌词要改(原词‘插秧插到大天亮,采茶采到月儿上’),插秧不能插到大天亮 ,这样人家第二天怎么干活啊?采茶也不能采到月儿上,露水茶是不香的。作者缺少生活,建议你到梅家坞再去生活一段时间,把两句词改好,我是要来检查的”。

周大风当时以为总理是与他开玩笑的,想不到几年后的一天,他在西湖梅家坞体验生活时,突然一辆轿车停在他身边,走下来的是周总理,他笑着说:“周大风,你果然来体验生活了,词改好没有?”周大风内疚地表示还没有改出来。周总理亲切地说:“你要写心情,不要写现象。有两句改成:插秧插得喜洋洋,采茶采得心花放。你看如何?不过只给你参考,你还可再改,改好了重新录音。”周总理如此关心一位文艺工作者和一支歌曲,这使周大风感动不已,终生难忘。《采茶舞曲》插秧那两句从此就用了周总理修改的新词。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采茶舞曲》和周大风受到了批判。起初还是过过场,后因江青说了一句“越剧是六十年代怪现象,是靡靡之音 ”。于是,造反派把此曲当成“大毒草”来批判,周大风因此吃了不少苦头。直到1971年,毛泽东主席路过杭州,在火车上召见浙江省委书记,忽然点名要看《采茶舞曲》。那位省委书记说是“ 大毒草 ”,毛主席说了12个字:“毒在哪里,我看好的,出了新的。”还有陈毅等领导人也很喜爱《采茶舞曲》。1972年,西哈努克亲王到杭州,也点名要看《采茶舞曲》,周总理指示在西湖国宾馆前广场上演出,在宾馆凉台上观摩的他们击节唱和,乐也融融。

著名音乐家周大风先生辞世

10月11日上午6点30分,我省著名作曲家、音乐理论家周大风,因病在省人民医院去世,享年92岁。周大风,原名周之辉,宁波市北仑人,国家一级作曲、研究员、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曾任浙江省音乐家协会主席。他的音乐作品《采茶舞曲》,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编为“亚太地区风格的优秀音乐教材”;创作的《国际反侵略进行曲》被国际反侵略协会定为会歌,曾唱响全球,被蔡元培誉为“全球同声,为国争光”;他还创作了电影音乐《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斗诗亭》等。  (陈宇浩)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