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风谈歌词创作

%title插图%num

伏在案头,苦思冥想,欲求佳作是难的,甚至连写什么题材也难选择。如能走出去行万里路、读万种书、交万个友、做万种事,再加上每事问、每事想、每事感、每事悟,求得佳作的机会必会多一些。过去大家很注意深入生活,但有些同志下去生活了也写不出好作品,其原因是下去生活,还该有感受、感想、感知、感触。作为歌词,总得有饱满的情,因为音乐是感情的艺术,故在这个“感”字上用力,然后才会有“情”。

如果歌词无情和少情,在作曲时曲调必然只是歌词语言的交待,只有词作本身有情,才能无形中传到曲作者内心并有所发展时,才可能在曲调伴奏中,加深歌词本身的情,即所谓“三分词意,七分曲情”。

那种有自我感、环境感的创作方法,最易得到听者、读者的感受,不致使人游离于外,朦胧模糊,捉摸不定;所以歌词中的第一人称与第三人称感染力是不大相同的。有个“我”及“我们”(不一定在词句中出现),那会使人亲切得多,也最能使人进入艺术境界去感受一切。

环境感是作者生活经历中许多形象、人物、行为有所选择的集中反映,它比实际生活要精致的多,它是一种创作者的心理活动,内中包括形象思维,也包括逻辑思维的因素,所以,作者的生活经历广度与深度是根本的。

歌词中的篇幅长短,一要看内容,二要看体裁,三要考虑到音乐艺术的特性。要求短体裁装大容量,犹如把绵羊当骆驼,是负担不起重任的。要求进行曲装进说唱性甚强的内容、或大段深情的回忆,也是不合体裁的。固然内容可以促进形式的发展,反过来形式也会使内容有所制约,这是辩证的。

把十句缩成一句,是形式上的简短,把一句极富代表性情感的话,来概括千情万意则是艺术上的精致佳作。莫看是一句,从言外有意,言外有情来看,一句就包含多句了。故炼字炼句,是写诗词者的基本功,缺少这个基本功,写出来的东西总是冗长繁琐之作。

歌词中的理与哲是不能少的,写得好画龙点睛,写得不好画蛇添足,一般说写理,一种是明写,即用语言概念把它点出,另一种,则是寓理于情或寓理于景,这当然更富于艺术性了。写哲理不能直来直去,要出警句才佳,因为歌词是艺术,艺术品总得用情及美来感人或化人的。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