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 菜 汤

%title插图%num

时间:农历十一月。

地点:江南农村,老丁头家客厅。

人物:老丁头——70岁,农村老汉。

宣菊花——68岁,丁妻,农村时髦老太,思想新潮。

李老师——72岁,男,退休教师,镇老年活动中心主任。

    [傍晚,老丁头家客厅。

[幕启。宣菊花身穿练功服,手拿MP3,耳朵里塞着耳机,自我陶醉地合着音乐边扭动身体边哼歌开门回家。

宣菊花(微闭着眼,摇头晃脑地唱着流行歌曲《爱情买卖》)

(唱)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
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
让我挣开让我明白放手你的爱。

(老丁头阴沉着脸,一声不吭地坐在椅子上。)

宣菊花 (看见老丁头,扭过去转了个圈摆一个雷人的pose,眉开眼笑地)老头子,你看我这造型咋样?

老丁头(面无表情地白她一眼,不做声。)

宣菊花(继续处于兴奋中)喂,你哑巴啦?

老丁头(阴阳怪气地)我是哑了,我还聋了,瞎了,快死了呢!

宣菊花(一时摸不着头脑,走过去把手放在老丁头额头上摸了摸,奇怪地)咦,老头子,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老丁头(一把推开宣菊花的手,气呼呼地)你才吃错药了,我看你是吃了癫狗药了!

宣菊花(由疑惑转为生气)好好的你发什么神经?

老丁头(唱)老太婆,讲勿理,

七老八十丢脸皮。

皱纹一大把,

头发朗兮兮,

大字不识去练毛笔字,

腰板像门板还跳交谊,

穿红着绿出门去,

自己也不照镜子。

宣菊花  (嘲笑地)

(唱)老头子,脑筋死,

跟不上时代说不到一起。

思想封建眼光低,

脑子里一堆黄烂泥。

(鄙夷地摇头)唉,和你这种人真是没有共同语言。

老丁头 (冷冷地)和我当然没有了,别以为我不晓得你和谁有。

宣菊花 (涨红了脸)你说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老丁头  这还要我说?村子里谁不晓得?

宣菊花 (气打不出一处来)晓得什么?我做什么了?

老丁头(醋意大发,双手作搂抱状)你,你和那个李老师……

(唱)彭恰恰恰,彭恰恰恰,

  搂搂抱抱,哈哈嘻嘻。

  你看我来我看你,

  越看越欢喜,越看越中意,

  哆来咪发嗦啦西。

宣菊花 (愤怒地)你放什么大麦屁!我和人家李老师一起唱歌跳舞,我们是文艺同志,懂不懂?

老丁头 (酸溜溜地)我一个大老粗怎么会懂?哼,李老师李老师叫得真亲热。

宣菊花  你不要血口喷人!

老丁头  哟,跟着文化人没几天,还会四个字四个字地骂人了,了不起,了不起!

宣菊花 (昂首挺胸,一拍胸脯)我宣菊花行得正站得直,谁嚼舌头谁烂肚肠。

老丁头  还鲜菊花?我看你就是一朵黄不拉叽的干菊花。(朝妻子上下打量)说干菊花也抬举你了,霉干菜还差不多。

宣菊花  霉干菜怎么了?别以为我老香水就不值钱了,告诉你,煮熟的鸭子也会飞。

老丁头 (讽刺地)还想飞?毛都秃光了,看你怎么飞?

宣菊花  现在科技噶发达,假头发,假牙齿,我就不信不能装对洋鸭翅!

老丁头 (生气地)你飞,你飞,你尽管飞!飞到你的李老师那里去,飞得越远越好!

宣菊花(气得发抖,一只手指着老丁头)你,你真是一颗生了锈的老钉头!和你这种人在一起,一点没意思!

老丁头 (唱)是我一点没意思,

还是你太有意思,

起早摸黑往外跑,

一口一个李老师。

冬天的霉干菜,

还想唱春天的花故事。

宣菊花 (故意气他)

       (唱)人家李老师,有学问来讲道理,

你和他简直没法比。

一个天上一个地,

一只老鹰一只鸡。

老丁头(越听越气,跳起来一拍桌子)我要跟你离婚!

宣菊花(不甘示弱地)离就离,谁不离,谁是乌龟王八蛋!

老丁头(更气) 好,好,好,这可是你说的!(气冲冲摔门而去)

宣菊花 (一跺脚,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生气)。

[李老师上,在老丁头家门口和老丁头撞个满怀。

李老师(热情地打招呼)老丁头,你去哪?我要找你们谈事情呢。

老丁头(一见是李老师,阴沉着脸,怒气冲冲管自己大步而去。)

李老师(疑惑地向着老丁头背影)哎,老丁头,老丁头……(见他不回来,走进老丁头家)

宣菊花(见是李老师,忙站起来)李老师,你怎么来了?快,请坐请坐。

李老师(笑着问)你们家老丁头咋的了?什么事这么急着去办?

宣菊花(恨恨地)别管他,神经病发作了。(忙着泡茶)

(老丁头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暗自思忖:骂曹操,曹操到。外面谈谈还不够,居然寻上门来了。背着手来回踱步)

(唱)可气可气太可气!

难道把我当影子?

我要真是这一走,

岂不中了他的计,

合了他的意?

空出来的萝卜坑,

怕是不姓丁来要姓李。

(下决心似的)我得回去。(蹑手蹑脚回去,躲在门口听里面的谈话)。

李老师 (开心地)告诉你个好消息,这次市里要录一台春节联欢晚会,我们老年活动中心也有一个节目可以参加呢。

宣菊花(高兴地)真的?那太好了呀!

老丁头(暗暗生气)看他们高兴的!没有鬼才怪!

宣菊花  李老师,那我们排什么节目呢?我可不可以参加啊?

李老师  呵呵,你是我们镇老年文艺队的骨干,当然要参加了。这次想排个小品,还要你挑大梁呢,大家伙儿一致推选你演主角。

宣菊花(两眼放光)真的吗?我演主角?

李老师  嗯。不过,有个要求。

宣菊花 (着急的)什么要求?快说,快说。

老丁头(紧张地凑近耳朵)

李老师 还要找个男主角。想请你出马做做工作哪。

宣菊花  谁?

李老师  就是你家老丁头啊。

老丁头(听到这里愣住了)叫我参加?我没听错吧?

宣菊花(生气地)他?他是个老封建、老顽固,不行的不行的。

李老师  哎,我早就听说了,你们家老丁头,年轻的时候也是很活跃的哦。你呀,不要只顾自己参加,也要把老丁头一起叫来活动活动。

(唱)忙了一辈子,累了一辈子,

走过多少年风雨,

才换来如今好日子。

活到老不容易,

乐到老更不容易,

你要给他打打气,

一个小改变,

换来一片新天地。

 (诚恳地)现在儿女大了也孝顺,你们老两口,夫唱妇随成双成对,岂不更好?

宣菊花  不对不对,应该是妇唱夫随,我唱他随!

李老师  哈哈,对对对,你说得有道理!

老丁头(羞愧地)看来我真是错怪他们了。

(唱)他那里,堂堂正正,

          我这里,乱想胡思,

       怪不得老太婆要生气,

       实在是我小人的心,

渡不了宰相的大肚皮。

宣菊花(为难的)这个老封建,我怕他不愿意呢。

老丁头(鼓起勇气一把推开门进来)谁说我不愿意?试试总可以的嘛!

宣菊花(心里高兴,但故意使用激将法)哼,就你这傻样,你行吗?

老丁头(孩子气的,不服输)怎么不行?你会的我也会。(哼歌边动作)

(唱)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
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
让我挣开让我明白放手你的爱。

李老师(高兴地)好好好,老丁头,你很有表演天赋嘛!

宣菊花(奇怪地)咦,你啥辰光学会的?

老丁头(得意地)我没吃过猪肉,我也看惯了猪跑呀。你早也唱,晚也扭,我听得耳朵都长茧了。这点东西,小意思。

宣菊花 (娇嗔地)死老头子,那你以后还说不说我霉干菜了?

老丁头(嘿嘿)霉干菜泡汤,不要太香喷喷哦!

(幕后音乐起)

新时代,新风气,

新活法,新意义。

老也可乐,老也可喜,

越活越年轻,越过越神气。

看那夕阳无限美,

明早又升起。

[音乐声中,三人欢快地合着音乐动作,定格。

[剧终。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