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帆阅尽 炉火纯青

%title插图%num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登上诗坛不久,即转入专业团体主攻歌词,郑南已经在歌词艺术的旅程上跋涉了半个多世纪的岁月,留下了一批刻录时代足音、记载社会变迁与传达人生体味的作词歌曲作品,而更为难得的是,这些作品在穿越时光的隧道、经受岁月过滤之后,相继走进几代普通受众的心灵之中,任何作家与艺术家的人生价值,只存在于他们所创作的艺术作品或者所塑造的人物形象之中,也就是说,只有身后拥有强大慑服力的艺术作品的作家,才能称其为实至名归的作家,这正所谓“实立而名从之”。

由此出发来检视郑南留在身后的作品,就不难发现,从1963年的《我和班长》(晨耕作曲)到1972年的《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刘长安作曲),再从1982年的《请到天涯海角来》(徐东蔚作曲)到1999年的《大地飞歌》(徐沛东作曲),直到2001年的《喀什噶尔女郎》(田歌作曲),这一批持续唱响华夏大地、不断引发热唱歌潮的歌坛名作,无不在确切地见证着,在作家郑南的盛年时代,他的艺术生产始终处于金色的丰收季节,他的艺术旅程上几乎没有过冬眠的休憩期,而恰恰是在这一点上,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了一个共和国歌词作家序列中一位业绩骄人的代表性人物。

本来,在半个世纪的辛勤笔耕中,为共和国的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独留下可以称得上属于精品的歌词作家,在当今词坛上已经是屈指可数了。但更加令人为之敬佩的是,在人生即将进入暮年的时候,郑南却以超凡的气度,与青年作曲家邓国平合作,捧出了一部《中国警察组曲——金盾炫歌》,为共和国安全的维护者们献上了一曲既亲切而又壮美的颂歌,也为自己的艺术人生,再次竖起了一座闪光的崭新坐标。

共和国诞生六十六年来,在战争硝烟已经远去、和平阳光洒满大地的日子里,公安民警作为国家安危的钢铁盾牌与亿万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保护神,却始终处在维护稳定、打击犯罪、服务群众的第一线。广大干警时刻经受着血与火、生与死的严峻考验,可以说,他们每一天都在用青春演绎着感人至深的壮美故事,用生命书写着可歌可泣的英雄传奇。而对于人民警察的尽情讴歌,当然是文艺创作的大主题,时代的主旋律,也是每一位艺术工作者责无旁贷的一种神圣使命与社会担当。这一点,郑南不仅意识到了,而且为此付出了长达六年之久的时光与几乎全部的心智。

   名为《金盾炫歌》的这部组曲,共由《我的诺言我的歌——警魂之歌》、《我的摇篮我的歌——警校之歌》、《大浪淘沙——刑警之歌》、《请把月光走成阳光——便衣警察之歌》、《奉献平安——110之歌》、《幸福让我告诉你——交警之歌》、《我的名字119——消防之歌》、《你是独角电视剧——社区民警之歌》、《林海巡逻队——森林警察之歌》、《剑兰花开——警嫂之歌》、《警娃快长大——警娃之歌》、《天上星星多,警民故事多——警民之歌》、《边防万里筑长城——公安边防之歌》、《警察进行曲》等十四首单曲组成,足以称得上是规模宏阔、分量硕重。

    记得,我在前不久修订出版的拙著《中国当代歌词发展史》中,曾这样评价过郑南:他“是一位善于直面纷纭万状的生活进行缜密思考、并且十分注重对生活中真实感受进行独到升华与表现的作家”;“开握的深入、独到,笔触的厚重、遒劲,语言的脱俗、求新,是他歌词作品的艺术特征,构成了他歌词艺术风格的基本方面。” 而这里一个鲜明的特点则是,他往往会把他人或者因为题材的冷僻或者因为不易表现而不得不就此止步的节点,当成自己的起点,以阅尽千帆般练达稔熟的艺术驾驭能力和莽原拓荒者的坚毅,唱出自己与众不同的颂歌。如今的这部《金盾炫歌》,又一次见证了我的这一论述。

    纵观这部组曲的全部十四首作品,可以说全方位地涉及到了不同警种、不同岗位、不同使命、不同责任的公安警察,来抒写他们的高尚操守、博大胸襟,褒扬他们的优秀品质和精神风貌。这里,有些警种是人们在歌曲中可以见到的,像消防官兵119、交通警察、社区民警以及警嫂等等;但无可否认的是,有的比如刑侦警察、便衣警察、110等这些警种,能在歌曲予以直接赞颂者,却是廖若星辰甚至是绝少见到(持续传唱的《少年壮志不言愁》是电视剧《便衣警察》的插曲,而非歌名——作者注)。而郑南却能以他富有独立的创造意识与独辟蹊径的沉思心态,逆势而上,填补空白,去开辟属于自己独有的艺术领地。

我以为,郑南是一位艺术上名副其实的掘金者,这一点既体现在他可以突破题材的禁区,在他人不易关注或者难以下笔的领域里来创造自己的艺术成品;也体现在他创作中那种匠心独运、织锦成文的特有优势——他善于采用条分缕析的思维方式与剥茧抽丝的艺术手法,,来尽力讴歌自己的表现客体,而正是这种因枝振叶、沿波寻源的艺术表现能力,使得他能够在别人难于达到或者浅尝辄止的层面上所进行的更加艰辛、更加需要艺术功力的层层掘进、步步深入,也才使得他的作品具有着别人不易达到的深度。

比如,他献给刑警的歌,题为《大浪淘沙》,歌中这样唱道:“不经过千般磨砺,怎能见刀锋?不经过风云雷电,怎能现晴空?苦过了,累过了,险过了,恶过了,就知道满腔热血源自忠诚……不踏平千山万岭,怎能叫征程?不攀上悬崖峭壁,怎能叫绝顶?潜伏着,忍耐着,突击着,决胜着,生就的英雄情绪就在心中……大浪淘沙,我的使命,淘尽污泥,清流奔腾,昨天的故事我不想说,明天的故事我更憧憬。”我相信,对于刑警心灵深处那种高度自觉的责任意识、高尚人生价值观念以及崇高精神境界的把握的准确、开掘的深刻以及表现的到位,都是当今词坛上不易多见的。同样,他用《请把月光走成阳光》来歌唱因不着警服而的便衣警察,仅这个别样的歌名本身就足以称得上是别出心裁、独树一帜了:“是谁把月光走成阳光?是谁把小路踏成宽广?就是便衣警察的日日夜夜,为八方平安演绎在社会大舞台上。七彩装,工农商,白蓝黄,千百行……是谁用大智编成了天网?是谁用大勇造就了辉煌?就是便衣警察兄弟姐妹,他们的超人功绩只在史书里珍藏。说往事,很平常,说平常,又难忘。需要我飞翔,就展翅翱翔,需要我攻击,就野马脱缰。别说从不见我真实模样,凯旋会上你会见我一脸笑容,一身戎装。”因从事特殊职业、执行特殊任务,使得便衣警察这个群体既在群众之中、又难以为群众所知晓,这种因被隐匿、被隔膜所产生的人们对他们的不了解了解本身,就是一个不言而喻的难题。但是,郑南用自己诗人的思维方式艺术地提炼了便衣警察这一职业与众不同的特征,用把月光走成阳光的多重含义,不仅敏锐地捕捉到了便衣警察在生活习性、心理情操、苦乐观念、人生追求等等方面所具有的独特性,并给予了生动而形象的艺术表现。

当然,我们不可能一一对这部整组曲中每一首进行品评,但我个人以为,其中除了《警娃快长大》因为选题自身不可克服的容量单薄而略显逊色之外,其余都有着各自闪烁的光彩,以如《警魂之歌》的大开大阖、情潮奔涌,在寓刚劲于宏阔之中催生出一种英雄魂魄;《警校之歌》在青春浪漫的校园气息中,透露出一种浓浓的勇于担当、不辱使命的家国情怀;《消防之歌》则是通过朴实、晓畅的语言,运用消防官兵自己发自内心的诉说,营造出了一种亲切、谐趣的氛围,从而收到了一种举轻若重的艺术效果;至于《警察进行曲》的雄健豪放、意象恣肆、气势撼人,《警嫂之歌》在温柔敦厚、恋情万缕中所展示出来的时刻不忘报国护民的生命境界等等,均值得一一仔细品嚼。

    2014年5月,由中国音乐家协会、公安部宣传局与广东省公安厅主办的“中国梦•金盾情《中国警察组曲》原创作品音乐会”在广东的成功举办,宣示了这部大型声乐作品的成功问世,其中的每首歌曲,也就此成为全国二百余万人民警察珍爱的精神营养佳品,词作者郑南也因之被授予“荣誉警察”光荣称号。

    但任何成果艺术业绩的出现,都无不意味着巨大付出,也无不见证着创作者自身在社会阅历、生活积累、艺术涵养、审美趋向、文学功力以及人生价值追求等等方面的真实情状。在这里,我赞同这样的观点,即作者的精神高度与人品高度,决定着作品的高度。

    作为当代词坛名将的郑南,最初是以战士诗人而跻身词坛的,几十年来,他始终诗词并举,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硕果丰盈。如前所述,他的歌词在创作歌曲、流行歌曲、影视歌曲、少儿歌曲、组歌、合唱等多个领域里,均有不凡建树,并有传世之作;同样,在诗歌领地上,他不仅先后出版过《锤之歌》、《走向诗神》、《留不住的风》等多部诗歌集,而且就在前不久,他还以黄河浪涛拍岸般的激情,为人民音乐家冼星海的不朽民族音乐史诗《黄河大合唱》创作了长篇抒情诗《第二条黄河》。作品以配乐诗朗诵的艺术形式在冼星海的故乡广州番禺首演之后,反响颇为热烈。不难预料,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胜利七十周年的时代背景下,其正在获得波澜迭起的巨大社会效应,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在我看来,《中国警察组曲——金盾炫歌》的歌词创作,其所以出自郑南之手,应当是迟到了许多年的一种必然。对此,郑南在他与曲作者邓国平在这部作品的《创作后记》里,给我们做了这样的阐释:“五十多年前,十九岁的郑南走进公安部队营房,肩头戴上盾牌,命运注定与公安结缘。第一次上岗让他激情飞扬,迸发青春诗语——‘大时代选择了我的双肩,让我擎起八方的平安。’从此,公安情结,时过境不迁,终于闪现成警察组曲的主题句……组曲创作,先后六年,六年时光,经历两千多个日以继夜,夜以继日,这是风雨兼程的文化苦旅……”。

    显然,这部作品的创作,是曾经的公安战士带着对昨日的深情记忆,重新步入今天公安营地所进行的一次不同寻常的心灵探访——虽然,岁月在飞逝、社会在变迁,但几代公安人肩上的使命依然,他们那一腔炽热似火的爱国主义情怀依然。正是他与当代公安人这种如同久别重逢的战友般情感的亲近与融合,使得郑南较之他人更加强烈地意识到,作为一名艺术创作者,去重新审读新一代公安人的内心世界,走进他们的精神殿堂,大力传颂他们那种勇于承担、甘愿奉献的英雄价值观所产生的精神能动力对一个坚强的民族在实现伟大复兴“中国梦”征程中不可或缺的巨大作用。而这既是自已义不容辞的责任,更是社会与时代的需求。也许正是在这里,郑南为自己铺就了使得这部作品能够取得成功的坚实基石。

    千帆阅尽时,炉火更纯青。可以说,在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所倡导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的文艺方针的过程中,郑南交出了一份优秀的、值得称道的答卷。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