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上飘来的金华民歌

%title插图%num

浙江省的民歌大致可分两类:钱塘江东边水网纵横,飘起的歌声湿漉漉软绵绵的,叫做吴歌。杭嘉湖以外两浙广大丘陵山地及沿海诸平原飘起的叫山歌,金华民歌就是浙江山歌的典型代表。

历史上金华是个典型的农耕地区,具有鲜明的自然经济特色,居民自给自足。从他们心底迸发的歌声,毫无疑问也是农本的、丘陵的、盆地的、小康的。它的声音高亢、嘹亮,是用音符记录下的劳动生活,细致地描绘着农耕生活的方方面面,唱词较多运用民间方言,是这块盆地上独特的声音。

诗人艾青曾以金华民歌为例,说明什么是真挚的诗情:“什么是好诗,我看最具有真情的诗就是好诗。旧社会时,有一次我回故乡去,在故乡的街头漫步,正巧碰到有户人家办丧事。我们那里乡俗兴‘哭歌’,即用喝歌一般的腔调来哭亡人。一个年轻妇女抚着亡夫的棺木哭道:“夫呃—宁隔千重山哎/莫隔一层板哎……”我看她哭出的这两句话就堪称好诗。”

最早的民歌是劳动号子,是有节奏有简单音调的声音,主要为协调劳动步伐,鼓舞劳动热情。金华有不少这样的劳动号子,如《打夯号子》《踏水歌》等。

在表现内容上,金华民歌呈现浓烈的农本特色,唱出的都是亮晶晶的水田,绿油油的茶山,四季花开的美景,大量表现耕作农事,如《放牛歌》《织布歌》《釆茶歌》等,不厌其烦地把每个月的农事都唱得详尽细致。即使一些表面上咏花弄月的歌曲,如《十二月花名》等,实际表现的也是节气对农业的影响。

在表现方式上,金华山歌委婉,含蓄,常常托物比兴,借景寓意,旋律间常常飘荡一些耕读传家的文化气息。很像春季田野上飘起的清风细雨那样舒缓动听,温情宜人:

姐在山坡把茶采

哥在路边口难开哪

采茶先把茶心摘

你有心事慢慢来哪。

四月插秧乐悠悠

哥一丘来妹一丘

唱句山歌试妹心

好比日晒油麻望开口

有情装作无情样

妹心就是神仙猜不透

但愿老天落阵雨

冲毁田塍同一丘

即便是表现苦难,以及劳动者的不幸与不平,金华山歌也是娓娓道来,不慌不忙,从正月一直唱到十二月。金华人唱山歌,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开心:“坐坐起来唱山歌,别人讲我真快活,不是山歌当饭吃,不是山歌当老婆,唱个山歌开开心罗。”

金华山歌高亢嘹亮,反映着江南丘陵上天然秀美的自然环境,相对安逸的田园生活,以及对故土的喜爱眷恋之情,因此歌声里有不少家庭的温馨情调,而少些远游思归的哀怨,有的听去十分诙谐幽默,如《反唱歌》:

反唱歌,倒唱歌,先生弟,后生哥。记得舅舅生外婆,我在屋里端洗盆。记得爹爹接媳妇,我在轿前敲大锣。当我生下第一日,我就会唱古怪歌。唱得太阳西边出,唱得石头滚上坡。满天月亮星一颗,天下奇事多又多。

值得称道的是,有些金华民歌语言十分讲究,甚至呈现某种雅致与完美,成为这块号称“小邹鲁”土地上人们文化修养与精神追求的自然表露,请听《对花》中的一节:

“月月红的姐,粉球花的郎,芙蓉花的帐子木雕花的床,绣球花的枕头兰花的被,牡丹花的褥子铺起象牙床 ………

“腊梅花的丫头来扫地,金银花的小姐进绣房,月光花开三更鼓,紫荆花开到大天亮。”

精美的语言,优雅的场景,即便放在今天,依然令人沉醉,惊讶与感叹。

金华民歌还有不少的小调,这是一种在民间广为流传,形式比较规整、短小精悍的歌唱艺术,是民歌中最易流传的体裁之一。以情歌、劳动歌号及抒发感情为主,往往带有一定的故事情节和叙事规则,如《茶山春》、《探亲洞房》、《十二月花名》、《花锣鼓》、《凤仙花》《亲家母》、《十字莲花》、《韭菜歌》、《麻雀娘》等。在音乐表现上,小调往往比山歌更加细腻委婉,更富有曲调变化。

金华民歌历史十分悠久,它的音韵或许已经飘飞了千万年,不过在唐代人写的《婺州人山中歌》里,才第一次看到相关文字记载:“婺州有僧人入山,见一人古帽褐巾,骑牛,手执鞭,光铄日色,扣角而歌”:

静居青峰里(来),高啸紫烟中(罗)

法世(那个)连仙界(呀),琼田前路通(哟)

 一幅多么充满古意的青葱画面呵:险峻幽深的山间小径上,一位老者一边骑牛欢唱,一边叩击牛角打着拍子,歌声绕着山梁飞舞,不时惊起一群群小鸟……

那些鸟儿在历史的天空寂寞地飞翔,飞过一个个斗转星移的朝代,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才飞进一片黄金岁月。1955年,一批著名音乐家来到金华、兰溪、东阳,第一次原生态接触到《小弟歌》、《李有松》、《韭菜歌》、《盼姑娘》、《亲家母》、《青丝鸟》等金华山歌,如获至宝。1956年金华民歌去北京参加全国第一届音乐周会演,一鸣惊人。尤其《小弟歌》、《韭菜歌》、《盼姑娘》3首,得到了吕骥(全国音协主席)、贺绿汀(上海音乐学院院长、全国音协副主席)、王莘(天津音乐学院院长)等权威专家的青睐与赞扬,获得许多奖项。吕骥在闭幕总结报告中,还特地表扬东阳民歌《韭菜歌》:“温情脉脉,曲而不直。”

会后,《小弟歌》、《韭菜歌》、《盼姑娘》3首由中国制片厂灌制唱片,金华山歌插上电波的翅膀,一夜间红遍全国。

 金华民歌拥有自已的“刘三姐,”代表人叫钟新女,是武义大源乡一位畬家女子。 14岁登台盘歌一炮打红,16岁挑起对歌大梁。据说能唱三千多首民歌,其中自编的500多首。30岁那年受邀到深泽乡陈弄村嫁囡人家婚礼上盘歌,对手是6位乡间著名的男歌手,只见钟新女不慌不忙,随编随唱,即兴应答,歌声高亢,直到6位男歌手全都无法应答,才最后高歌一曲:

硬对硬,软对软

软硬功夫娘学全

老的山歌师傅传

娘把山歌又装满

直对直,弯对弯

弯弯直直会调旋

娘的歌古搬不完

不怕你郎搬歌山

金华民歌有自己的“腾格尔”,代表人物叫方耀生,是婺城区竹马乡西宅村一位农民,一个纯粹的“泥腿子。”被乡亲们称为“铁喉咙。”他最爱唱的是《牧牛歌》:“东方发白天刚亮喽,清早放牛东山岗喽,牛儿吃了露水草哎,养得膘肥体又壮喽。”方耀生自1957年起,7次参加省级文艺调演,9次参加市文艺比赛,全都获得一等奖,还曾获得市里专门颁发的“特别奖”。              

在那些耳熟能详的金华民歌中,有几首曾经唱响过中国与世界,其中最脍炙人口的,大概要算《李有松》了:

李家庄有一个李有松,

封建思想老古董。

青天白日来做梦,

勿许女儿嫁老公,

胡须摸摸一场空……

这首歌经上海音乐学院黎英海教授“画龙点睛”,作为高等音乐院校的教材多次登上顶级的大雅之堂,一次次为金华捧回沉甸甸的奖项。

近年来,有一首土得掉渣的汤溪民歌在网络上走红,名字叫做《老老嬷》:

“那年你到山背,对她说,你去去就回。她日日望着那条路,再没见着你回。那些日子,你和她都还年少;可这么些年过去了,她总说不出心里为啥还有点怕。怕你回来变成个老头, 怕你回来依然后生一般俊;怕你回来看见个老太婆, 怕你回来一眼就认出她。山背的猕猴桃熟了,树上的毛栗子空了;溪塘里的水流空了多少,为什么还有鱼为什么还有青蛙?”

这首歌是一个道地的汤溪老乡写的,他叫张广天,十分偏爱家乡古老的、至今仍存留古越国口音的方言,写下了这首用地道汤溪方言、汤溪旋律演唱的歌曲。其中最打动人心的,还是那份人性意味,以及对爱情执著的坚守与向往。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