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别的人》序

%title插图%num

我写过一首《苦乐年华》,那是一首很好听的歌,可以说它是我一生的概括。

    我这一辈子像歌里唱得那样,既有快乐,也有苦难。从十六岁参军到二十四岁,这八年里我是无忧无虑地生活着快乐着,从二十五岁开始就步入了艰苦的跋涉,跌跌撞撞地前行,走过一个很不安分的阶段,直到四十五岁,二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如果说生活是一根藤,总结着几个苦涩的瓜,那瓜就是我。

    每一次运动来临,每一次下放改造,每一次挨批作检讨,每一次批斗,每一个反面典型,都离不开我。

    如果说生活是七彩缎,那也是一幅难描的画,那画也是我。

    写作,改作,从来不能署名;劳动改造好的名单中,从来没有我的名字,下放休息日从来没有我的份儿,我想家,想回家,从来轮不到我。

    如果说生活是一条线,总有解不开的小疙瘩,而我生活中的小疙瘩,一定是个死疙瘩,上纲上线铁疙瘩。

    如果说生活是一杯酒,我的那杯酒是辛酸的苦酒、药酒,如果是一首歌,就是一首悲愤怒吼的歌。

    我已七十八周岁,终于迎来了幸福时代,也算没白活一回,活它个拼命三郎才有滋味。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