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张藜老

%title插图%num

藜老是在苦难中崛起的,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草根词家”。

    春风吹来的时候,他从黑土地“飘”来。不在地方做条龙,宁在京城做条虫。起步很早,惨淡准备的他,在遍地机遇的皇城根下,终于大展身手,大放异彩,他是“八十年代新一辈”。

    他的词风独树一帜:把活在老百姓嘴巴上的语言,锤炼成新歌诗,给大白话熔铸了新诗情、新歌风,有滋味、有韵味、有意味,又成为了活在老百姓嘴巴上时新的语言。

    中国是歌诗大国,当代词家甚多,大词家也不少,但可以算作一代词宗的却不可能很多。乔羽是,阎肃是,张藜亦是。 藜老是“影响中国词家的词家”,他以他的词作,影响了词坛,影响了社会,影响了一代代人。

    除了写词,藜老的歌词文章也是我的最爱。85年,他赠我一本他的《歌诗之路》,读了好多遍,读到了他的许多“歌词秘诀”。我跟许多词友说,别看藜老像个老农民,他可是歌词的大学问家,他的文章很有《歌德谈话录》的味道。

    87年路京赴津,他专送我一张音乐会的票,与他一起倾听他的作品。我这个大文青悄声问他这位大词家:这些词是怎么写出来的?他说:憋了很久,“喊”出来的!

    都说藜老犟,英雄所见略同。与藜老淡淡长长的交往之中,我还感到了他的才气、爽气、运气,感到了东北人那种充满风趣、自信与智慧的那种狡黠。

    前些日子,为写文章,正翻读藜老2009年10月25日赠我的系列图书《那些词儿》《音乐里的文章事》《久别的人》。没想到,书在我床头,他人却与肃老约会去了。

    藜老是个有故事的人,他的歌词和他的故事构成了当代词坛的“张藜现象”,值得我们学习、研究,值得我们永久地怀念……

    藜老,在我心中,永远不老!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