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正在浙江卫视热播的全球华人音乐真人秀节目《中国新歌声第二季》,于本月8日在北京鸟巢落下帷幕。无论是仙气飘飘的《大鱼》、深情款款的《从前慢》,还是童趣满满的《喂鸡歌》,都给人留下了美仑美奂的视听享受。该节目以生动活泼的形式、精彩纷呈的看点,吸引着广大的电视受众。笔者作为该节目的忠实观众,虽然对这一季的《中国新歌声》新作不多有所失望,但老歌新唱的魅力弥补了这一视听遗憾。可以说,新瓶装老酒更加芳烈。

一、老歌新唱让我们看到了展示平台和包装改编的重要性

过去我们说“好酒不怕巷子深”,那是在信息传播方式比较单一的农耕文化时代。现在是信息爆炸、全媒体时代。没有足够大的表演展示平台,没有新颖独特的包装运营手段,再好的歌曲作品要想流行,也是困难重重。而且在快节奏的生活中,人们对精神文化类产品的选择也仅在手指上完成。比如动动遥控器、鼠标和手机等。这就造成许多通过传统模式传播的优秀歌曲,很难与广大受众见面。《中国新歌声》是一个面向海内外华人的音乐展示平台,经过多年经营打拼,已具有巨大的品牌效应。这个平台除不断推出优秀新歌手外,经常推出好歌也是应有之意。于是,一些老歌新唱就成为歌手和导师们不错的选择。歌手选择老歌参赛的好处是,一是老歌已经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只要改编得当,唱功卓越,容易引起评委关注、被选中的保险系数增高。二是携新创作的作品参赛,没有预热期,评委比较陌生,危险系数高,被淘汰的可能性增大。所以,参赛的许多歌手选择经过专业人士的精心改编和配器的老歌,比较讨巧。再说,过去老歌产生的年代,物质条件匮乏、包装相对简陋,难以适应现在声光电闪耀的大舞台。参赛作品通过现代技术条件包装改编后,让人眼睛一亮:过去是男生唱,现在是女生唱;过去是节奏慢,现在是节奏快;过去是独唱,现在是对唱、重唱;过去是我唱你听,现在是台上台下的呼应互动;过去是风格单一的一首歌,现在是风格迥异的多首歌组合;过去的情绪是伤感的,现在的情绪是坚强的;过去包装的歌曲像衣着纯朴的村姑,现在包装的歌曲像打扮入时的贵妇。总之,老歌经过包装改编,面貌焕然一新。它赋予原歌曲一种新生命。至于结果是推陈出新还是昙花一现,一要看原作品的底子打得好不好。二要看经过包装改编后是否给歌手加分;三要看作品能是否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还是过把瘾就死。

二、老歌新唱让受众拥有不一样的审美获得感

比如港台著名音乐人李宗盛先生多年前为歌手杨宗纬度身订做的歌曲《因为单身的缘故》,无论是歌手杨宗玮,还是作者李宗盛自己演唱,听起来都是一个老男人在述说单身生活的不易、无奈和清苦。正像歌词里面描述的那样:“因为单身的缘故,日子过得比较素。刚开始有点难度, 现在比较知道怎么对付。偶尔我难受的时候,就走近南面的窗户,看看世界给我是清朗还是雾?喜欢独处,并不等于蓄意陷溺在孤独;我相信当无其他救赎,人能格外的清楚”。可一旦换上今年参赛的美女歌手张婉清用性感的噪音来演绎,情绪立马不同。“迎风起舞,让月光爱抚,我为王在自己的国度。每个旋转都感触, 每个震颤都表露,先彻底抽离,再全部投入……”原来比较落寞的单身生活经她一唱,变得多姿多彩起来。观众会被她的自信、独立的舞台情绪所感染,由同情单身生活到羡慕单身生活。受众不会相信她“因为单身的缘故,日子过得比较素”。又如港台音乐才女黄韵玲1993年创作并发行了单曲《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开始是她自己唱。她的演唱像是一个成熟圆滑的自己对一个不成熟但却可爱的自己的告白,也像对人群中不自信的你我他,进行人生引导:“我就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脾气。有时善解人意,有时粗心大意,我就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不要轻易尝试任何改变,改变你现在所有的一切,以为我能再多爱你一些。不要怀疑自己,属于你的一切都是美丽,我相信只有真心能永远”。可一旦由独唱改编成两人对唱的形式,视听感受变得丰富多彩起来。由于黄韵玲和古洁莹两个人年龄和声音差异,仿佛歌曲中又多了一个抒情主人公,一个姐姐,一个妹妹,交流感突显起来。由原来一个人对另一个不在现场的人的比较生冷的教化道白,变成两个好姐妹之间的交流谈心,温暖亲切了许多。这就是歌曲艺术二度、三度创作带来的不一样的审美感受。歌曲结尾一句,参赛歌手古洁莹自己添加了:“我就是喜欢我现在的样子”,这种自信的表白,对全词中交流的另一方是一种很好的呼应,仿佛崭新的自我,呼之欲出。还有黄韵玲和另一位气质歌手肖凯晔合作的《生命中的精灵》,同样给观众带来了意外的惊喜。由于改编后男声独唱变两女对唱,少了原唱李宗盛青少年时的晦涩不如意,多了成熟女性的豁达开朗。加上爵士乐元素的运用,都市味更加浓烈。特别是第二段开头两女分唱:“我所有目光的交点,在你额头的两道弧线”。 “它隐隐约约它若隐若现,衬托你,衬托你腼腆的容颜”,惺惺相惜,互表心迹,接着,两女合唱出“关于爱情的路啊,我们都曾经走过;关于爱情的歌啊,我们已听得太多;关于我们的事啊,他们统统都猜错;关于心中的话,心中的话,只对你一个人说” ,仿佛少了原唱不被别人理解的委曲,多了都市女性拥有爱情生活的自豪和得意。

三、老歌新唱也让人们找回曾经的记忆

“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这首《从前慢》的歌词运用白描手法,浸润朴素之美,充满怀旧感和人情味十足。从今年参赛的少女歌手叶炫清的嘴里唱出,感动了在场的许多人。评委刘欢直叫泪水控制不住。虽然这首歌词诞生时间不详,谱曲的年代不久,但内容太有年代沧桑感。并由原男声变女声,还是小女声,能这样完美地传达出感人肺腑的力量,确实不简单。还有一首《当你老了》:“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当你老了,眼眉低垂,灯火昏黄不定。风吹过来,你的消息,这就是我心里的歌……当我老了,我真希望,这首歌是唱给你的”。原唱赵照是词作者之一和曲作者。由于他创作的初衷是源于对母亲的感情,所以他作品中的抒情主人公是母亲形象。是晚辈唱给长辈听的歌,他的歌声里带着深深地敬意和感恩。而今年参赛的川虎组合是一对中外男女朋友。他们来演绎《当你老了》,又恢复到爱尔兰著名诗人叶芝最早写作这首情诗是献给他的终生女友毛特·冈妮的意境中去。他们在歌曲中间插入叶芝原诗的英文演唱和对白,使该歌曲拥有了国际元素和中外情结,充满了绅士风度和异国情调。尽管川虎组合在歌手晋级对抗赛中惨遭淘汰,但他们演唱的国际范的版本,仍然长存在受众心中。

四、老歌新唱也是在向优秀作品致敬

“奶奶喂了两只鸡呀,大母鸡和大公鸡呀。一只白天忙下蛋呀,一只清早呜呜啼呀,一只清早呜呜啼呀”,这首上世纪六十年代流行的儿童歌曲《喂鸡歌》(王志安作词王健作曲),原意是由此“喂鸡”引出公社里的“抽水机”、“拖拉机”、“发电机”。经刘欢战队大人们充满童趣的改编演绎,去除原来图解政治的标签,还儿童歌曲的天真烂漫,给受众带来无穷的乐趣。有道是“大浪淘沙”,其实也会“大浪淘金”。每个时代都有被埋没的英才,同时,优秀作品也不例外。《中国新歌声第二季》通过老歌新唱这种形式,其实是向经典和优秀作品致敬,传递它们的艺术之光,挖掘它们的未显之意。好歌百唱不厌,好词千古流芳。尽管被重新翻唱的优秀作品像退潮后遗失在沙滩上的海贝,数量极其有限,但它们照样熠熠生辉。同时,这也会激励后来者凝心聚力写出好作品,“莫愁前路无知己,世上谁人不识君”。另外,这次参赛的老歌新唱作品大多是关注人性和人生境遇的。这正是人民群众对歌曲内容的永恒要求,也是文艺人民性的具体体现。习总书记指出:“人民的需要是文艺存在的根本价值所在。能不能搞出优秀作品,最根本的决定于是否能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一切轰动当时、传之后世的文艺作品,反映的都是时代要求和人民心声。”试想,如果文艺家们创作出来的文艺作品在人民群众中都没有“市场”,这样的社会效益也等于零。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民性和市场性是统一的。习总书记还指出:“一部好的作品,应该是经得起人民评价、专家评价、市场检验的作品”。 当然,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在肯定老歌新唱可以繁荣文艺百花园的同时,也要看到新近创作的歌曲作品还有不近如人意的地方,浮躁之气、功利之风、图解政治未完全克服,重数量轻质量的现象依然存在。在我们期待新的文艺经典问世之前,笔者要对老歌新唱这一形式说一声:“我就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