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黄淑子大姐

淑子大姐,您走了,不及跟家人和亲友道一声告别,就这样倏忽猝促地走了,走得如此优雅,走得如此坦然,走得如此安详……

早晌您还在微信中热情相邀,叫我一定抽时间来北京,去您新搬的丰台区万绿园小区家中做客,去您海淀区远大路旧居观赏满屋子的奇石收藏,去品鉴乔羽老爷子亲手雕琢馈赠给您的那方弥足珍贵的砚池。现在您说走就走了,去了另一个极乐世界,怎不令我万分悲恸,顿生哀伤感怀之情啊!

淑子大姐,与您相识相交,起始哪年哪月,现在已记不太清楚。只依稀记得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参加省里在湘中涟源钢铁厂举办的一个歌词创作采风活动,时任湖南省歌词研究会会长的著名诗人、词作家于沙先生对我说:广西歌舞团的黄淑子,祖籍是你们郴州宜章的,诗写得特棒,歌词写得特好,舞跳得特风采,你若与她联系往来,将对你的人生大有裨益。听了于沙先生这番介绍,创作采风一结束,我就冒昧提笔给您写了一封短笺,向您讨教歌词创作方面的经验,信的开头自然尊称您为“黄老师”,您很快给我回了信。几次书信往来,当得知我也是郴州宜章人时,您便在来信中说,这“黄老师”称呼太生分,我俩还是以姐弟相称为宜,你今后干脆就叫我大姐吧!之后的书信往来,再及至后来纸质信函被高科技取代,使用电脑发邮件,使用手机发短信、发微信,我从此改口称呼您“淑子大姐”,您也称呼我“厚勤老弟”,这“大姐”、“老弟”一来一去的热切称呼,全然没有了年龄代沟的心理隔膜,有的是一种互尊互敬,一种其情融融,让我从心底生发出一种温馨亲切之感。本来同样被我以“老师”相称的您女儿苏柳,也只好学着您的口吻称呼她“柳儿”,要么直呼其名“苏柳”或“苏柳外甥”,以示我与您的同等辈份。

淑子大姐,您的祖籍地是有名的南岭煤都宜章浆水,是一个山川秀美、有着上千年厚重人文历史的古老村落,距我老家宜章城西不到20公里,原来您不让称您为老师,而执意要我称您为大姐,正是因了这层正宗乡里乡亲的关系。

随着交往的时间一天天推移,我们的姐弟情谊也一天天拉近加深,自然而然通过多方渠道打探起您的身世来。从相关史料典籍的记载中获悉:您的高祖黄师浩是唐朝进士,也是宜章历史上出的第一位进士,生前官至都统,殁后五朝六次为其封侯。

您的父亲黄均达,家谱署名黄贤标,又名黄镜、李子方,1898年10月生于宜章县浆水村,早在长沙中学求学时,与同乡加同学杨艺一道发起组织秉承“本民治与科学的精神,及互助与实际的活动,已达到社会改造”为宗旨的宜章青年励进会,创办宣传进步思想的刊物《宜章之光》;1922年5月,在上海经同乡邓中夏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2年秋,经党组织批准赴俄罗斯东方大学学习,与任弼时、聂荣臻、萧劲光、李富春、蔡畅等皆为同学;学习期满回国后,被派往湖北区(省)任共青团书记,同时兼任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委员;上个世纪30年代初,您父亲应李宗仁邀请,出任广西南宁政研所教员,旋即调往南宁军校(黄埔军校分校)任政治部主任和国民党广西党部组织部长、常务委员;1933年1月,被选为国民党广西省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抗日战争时期,出任第四战区战地党政委员会中将委员兼宣传委员,参加了整个抗日系列活动;上个世纪40年代中后期,主要致力于办学和国民党“三民主义”党建理论方面的研究,撰写出版过多部这方面的理论文章和理论著作,因此也为日后埋下了令人扼腕叹息的杀身之祸,遭致1950年被不幸蒙冤罹难。如果您父亲健在活在人世的话,那堂堂正正“副国级”位置真的是稳坐钓鱼台。

您的母亲亢文慧,又名亢少卿,被誉为婉约与豪放相济的现代“李清照”。1903年出生于湖北枣阳县城内一个名门望族,1921年考入湖北省五年制省立师范学校,当年在董必武、陈潭秋的影响下投身革命;1924年经陈潭秋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与您父亲结为夫妻;1927年7月,大革命失败后,跟随您父亲一同来到广西南宁生活,曾任松坡中学英语教师,后任桂林铁路扶轮小学校长,1985年被聘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史馆官员;因自小受家庭的熏陶,您母亲八岁就能吟诗作对,背诵很多古典诗词,出手诗文俱佳,尤擅格律古体,与当时的政界要员、文坛名流多有唱和,1945年11月印行了格律诗集《风尘吟草》;1992年6月12日无疾而终,享年90岁。

每当提起您这不同凡响的身世,免不了令我由衷的钦敬和景仰,您的显赫出身不愧为我们宜章家乡的“大户人家、书香门第”。透过您和您女儿苏柳才情诗情横溢的身上,让我又一次窥见到当年您母亲那代人的民国才女典雅风范,同时更让我看到中国词坛的未来和希望。

淑子大姐,您还曾多次给我讲起您丰富的人生经历:“少年从戎北上,十几年的军旅生涯,熏出了一身‘兵味’—热情、坦诚、爽直、大棱大角,颇有点男子汉的气质。但从小受母亲影响,酷爱李清照、李煜、柳永等名家的词,所以胸臆中仍是一颗柔情万种的女儿心”。难怪词坛泰斗乔羽老曾这样经典地评价您:“淑子人豪放,词却婉约”。1951年起,您历任第四野战军143师文工队队员,空军总部政治部歌舞团舞蹈演员,沈阳军区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创作员,沈阳歌舞团音乐文学创作员,广西歌舞团一级编剧、专业词作家;民进第八、九届中央委员,广西省第八届人大常委会常委,全国政协第九届委员。1958年步入文坛,195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迄今已发表歌词作品千余首,百余件作品在中央或省市歌曲评选中获奖,著有作词歌曲集《绿色的梦》《祖国恋》(与人合作),歌词集《黑眼睛红豆》《新编幼儿常识歌》,诗画集《淑子读石》等,由此树立起您在中国词坛巾帼英豪的崇高形象,赢得了词坛内外的广泛赞誉和由衷钦佩。

淑子大姐,屈指算来,我们的相识相知至少在30多个年头以上,但其中见面仅有两次,一次是2007年中国音乐文学学会湖北荆州年会,一次是2012年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广东梅州年会。两次年会上见到您,您总是笑容可掬,热情爽朗,一有时间我们就凑在一起天南海北谈论不休,在您面前我仿佛感到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您也乐意将心里话和盘跟我托出。这两次学会年会短暂的相见,只要我在您身边,您逢人就要把我介绍一番“这是我老弟邝厚勤”,简直让我受宠若惊,让我真切地感受到您为人的热情、真挚、坦诚。记得2007年湖北荆州年会期间,您反复对我说见次面不容易,我们要多照几张合影留着日后做纪念,便多次把您女儿苏柳叫到一块,在荆州长江大堤、三国古城、三峡大坝等景点照了一张又一张。会议组织游览荆州三国古城时,您又把北京首都师大许自强教授、陕西著名词作家党永庵、黑龙江著名女词家邢籁拉到一起,将我推到最中间的位置,以护城河为背景,拍下一张难得一聚的五人集体合影。拍完照您又不忘向她们一一介绍:“这是我老弟邝厚勤,你们今后要多加关照噢”。因了这次照相,让我与许自强教授结下了不解之缘,为我的人生旅途中又增添了许自强这位著名学者教授“忘年交”新朋友。以致后来促成了许自强教授不惜花费心力,还为我这位基层业余词作者撰写出《丰美多彩的感官盛宴—评邝厚勤歌词的“通感”特色》洋洋洒洒四千余字的长篇评论文章,先后刊登在《词刊》《创作与评论》等多家核心文艺刊物上。

淑子大姐,尽管我们一北一南,相距数千里之遥,但彼此的心始终相连相通,对于我的业余创作,您时时刻刻惦记在心,关爱有加,一旦我有新作问世,只要您一读到,总不忘给我打电话、发短信、发微信祝贺勉励一番,或推荐给您身边所熟悉的作曲家为我的歌词谱曲。您的老伴—著名作曲家苏铁姐夫,本来是搞电影音乐创作的,就因了您的鼎力举荐,生前曾两次为我的词作谱曲,发表在黑龙江省一家音乐家杂志上。2012年5月,湖南省音乐家协会等几家单位要为我举办“人生唱着走—邝厚勤作品研讨会”,我提前两个月给您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恳请您为我的研讨会写一篇书面发言文字,当时您正在美国探亲旅游,收到我的邮件后满口应承下来,结束美国之行一回到北京,行李背囊一放,不顾旅途劳顿,立即动手为我写起文章来,一篇近千言浸透着浓浓乡情、文采斐然的书面发言稿《一生追寻太阳香—超短评邝厚勤的歌词》,立马在您的笔端一气呵成。您生怕耽搁了我资料汇编时间,当晚就叫您女儿苏柳将手稿打印成电子版发到了我的邮箱。您在这篇文章开头中写到:“好一个‘太阳香’啊!厚勤老弟的这句歌词也是我感悟了一生,却没有唱出来的歌词。没等我唱出来,我的宜章老乡(我的祖籍也是宜章)就早已精彩唱出来了”!您这篇生动风趣的书面发言稿,凸显出您一贯的活泼、率真、幽默的文风文采,受到了与会专家的一致好评,为我的研讨会成功举办增色添彩不少。不知是天意巧合,还是赵薇薇副主编有意精心编排,《词刊》2016年开春的第一期,您的一组歌词《和平的盛典》(外二首),作为这一期的开篇,我的一组歌词《祖国,读您》(外二首),紧步您之后排在第二篇,同时刊发在该期“祖国放歌”栏目中,您收到样刊后,喜不自禁给我发来语音微信:“呵!呵!老弟,我倆的作品在《词刊》今年第一期上闪亮登场同台亮相,老乡遇老乡,两眼泪汪汪。呵!呵!祝贺你的歌词越写越老道,越写越精湛,大姐我真为你高兴”。淑子大姐,凡事您总不忘以老大姐的身份,给我这位小老弟以点赞、以勉励、以助力,这在时下当人们千方百计寻求着如何将利己最大化的时候,能有您这样的仁慈情怀,能有您这样的至真至爱、至善至纯的人格品质,我想就是用再多的金钱也是买不到的,岂能不让我由衷感怀铭记么!

淑子大姐,谁说您走了,您没有走—您签名赠送的多部词集,还储藏在我的书橱中;与您合影的多张照片,还珍藏在我的影集里;您的音容还在,您的笑貌依然,您永远活在小老弟我的心中……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