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议歌词(十则)

%title插图%num

任何事情做久了,便有了经验教训,写词也一样。我是因为从事歌唱艺术才喜欢上了歌词创作,断断续续写了三十余年。这是个不大被人重视也不显山露水的行当,听众欣赏一首歌,首先问的是谁唱的、好不好听,然后旋律上不上口,其次才想到歌词。即便如此,还是有许多歌词爱好者勇往直前的行进在歌词创作的道路上。然而,正如乔羽先生所说:歌词最容易写,也是最不容易写好的。百把来字要写出一个东西来,没有扎实的基本功,没有对大千世界独特的观察能力,没有对生活形象的捕捉和塑造的本领,没有对音乐律动与节奏的感觉和悟性是万万办不到的。本人即不是什么词界大咖,也不是研究歌词理论的专家,只是一个普通的歌词作者,在此我只想以自己多年的创作经历,来谈谈对歌词的一点点感悟,故名曰《妄议歌词》。即是妄议,便无可顾忌,刮刮碰碰在所难免,即便胡说八道,那也是一派真言。  

词人有两种情况:一是写诗入此道的;二是搞音乐(器乐或声乐等)入此行的。前者有文学的优势,后者有音乐的功底;前者应加强音乐的修养,后者应注重文学的培训。总之,二者不可缺一,歌词才不辜负他的称谓一一音乐文学。一首好歌应该词曲俱佳。写词不要总埋怨遇不到好作曲的,多在自身上找原因。好词总会有人为你谱曲。 

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以同一角度,观其景,无论谁按动快门,拍出的照片都无大异,如有不同,也只是相机优劣而已。写词同理。同样的题材,选择同样的角度,以同样的思维方式,写出的作品便大体相同,如有差异,只是语言文字的功力高低而已。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而创新的最佳办法便是选择角度。选择和别人不同的角度,就会看到与别人不一样的风景。由此可见,角度是创作的生命。 

都说电影是剪接的艺术。剪接,重点在“剪”,要敢于剪,更善于剪,就像裁缝,把一块布料剪成衣服一样,而且要合身,这是需要功力的。写词何尝不是如此。一首歌曲长不过四、五分钟,还要给作曲家的再创作留有空间,剩下的才是你想要表达的。因此,要反复斟酌,删繁就简,下狠心,把那些多余的“赘肉”减掉,真正做到添一字则多,减一字则少。  

词不厌改。即便是高手,也很少有一气呵成、一字未动地写出的好词。改词,需要勇气。改的过程便是思考和学习的过程。自己改,是一种能力。灵感瞬间的爆发,一定要抓住,抓住了不等于完成了创作,接下来要进行冷处理,甚至要沉淀一段时间,回头再检验一遍。请别人改是一种胸怀和智慧。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往往别人用不同的角度看问题,更客观、更清晰。不要怕挑毛病,不挑才是病。好词是改出来的。 

人,可以无知,但不可以无趣;词,可以无法,但不可以无特色。单就词而言,好词肯定有某个地方让人过目不忘。或题目,亦或角度;或语言的生动新鲜,亦或一句赋予哲思又捅心窝子的话。尽管还会有许多毛病,甚至不合词法,不合结构,但,只具备以上其中一点,便可成就好词。怕就怕挑不出任何毛病,又没有任何特色,已然是一首“完美”、教课书一样的歌词。词是流动的时间艺术,能让人记住,就要有特色。 

多年来,辽宁省音协组织词曲作家采风创作,出了大批优秀的歌曲作品。我是受益者之一。词曲作家集体采风创作,益处多多。首先,能一门心事想创作;其二,能相互交流谈创作;其三,能给词作家的作品提供起飞的平台。一首词作,只有谱成曲,才能体现它的价值,而检验你的词作合不合格,只有作曲家说了算。每个人的词风和曲风不一样,但作品的质量标准大致相同。词风和曲风相近,便有了结合的可能。一个词作家,要有多个曲作家的朋友,才能碰撞出艺术的火花,创作风格多样的歌曲作品。感谢那些为我的词作谱曲的作曲家们,并有幸成为好友和知己。

歌曲是流动的时间艺术,更是流淌的情感艺术。对于歌词而言,情感是创作的原始冲动,想要表达内心非说不可的意思。创作有两种情况:主动创作和被动创作。前者是自己想要写,没人要求你写什么。后者是“活儿”,受人之邀,题材内容(甚至形式)由对方指定。被动创作要学会调动情感,由被动变主动。只有自己动情了,才能写出动情的文字。

酒有酒友,茶有茶友,词也有词友。这就是圈子,也叫做氛围和环境。环境是客观存在的,也是人为营造的。要想提高和进步,就要开阔眼界,多接触高人。长时间处在非专业的环境,写出的词没人问津,没人欣赏,久而久之,便没有了创作的兴趣。而总是在低端的创作环境中沾沾自喜,止步不前,便很难登上大雅之堂。同行在一起,总离不开本专业的话题,正所谓,干啥吆喝啥。多读好作品,多与词人交流,多与高手过招,潜心创作。长时间的侵淫,定能写出好作品。  

歌词,总有那么一句话,让人感同身受,撞击心灵。有的时候,就因为这句话,结构一首词;有的时候,在创作的过程中,灵光乍现,找到了这句话,让整首歌词出彩。还有很多歌词,看似完整,挑不出什么毛病,但就是打动不了你。其实,也是因为少了这句话,使整首词黯然失色,过目即忘。这句话真的那么重要吗?答案是肯定的。   

每个词作者,都有过被作曲家改词的经历。曲作者改词,自有改的道理,或是某个句式不附合音乐的曲式;或是句子太长,减少几个字;还有的为了整体考虑,两段并一段,等等。一首歌词被作曲家选中谱曲,肯定是某一点打动了作曲家。但作曲家有自己的音乐设计和构想,稍作改动是情理中的事。词作者应该以大局为重,只要不更改关健句子,不影响整首歌词的立意,便让曲作者随着自己的音乐情思修改罢了。必竟,作曲家是决定歌曲成败的关键。另外,我们也会通过作曲家改词,找出自己歌词不合乐的毛病。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