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歌处 情深意长

%title插图%num

我印象中的陈民宪是“多栖”的角色,除早年当知青时在内蒙古呆过几年,回家乡后便进市机关工作,曾分别任过市文化、广电和旅游部门的领导。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创作会上,他发言,表达观点,那简洁、准确又不乏诗意的文采,一下子抓住问题的要核,其儒雅的仪表、思维的活跃和炯炯有神的目光很有吸引力,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个性气质,令人印象深刻。

    如果用一个比喻,他本人就是一张文化名片,亲和,亮丽,属于这座芳华独具、韵味独特的滨海城市。这个地道的阿拉宁波人,对生活的家园有着一份近于痴情的眷恋;作为宁波文化、旅游事业的管理者、组织者和推动者,他在任上可说是不惜遗力,倾情投入,每一项工作如做一件瓷器作品,不因留有瑕疵而遗憾,力求瑧于完美。无论是上海世博会开幕现场的宁波“推销”、台湾岛上媒体会的旅游“吆喝”,还是以部门新闻发言人身份接受一次次采访,你都会惊叹于他的真诚、激情和才华横溢的表现。

    词作家,则是他低调持守的另一个角色。

    他一直保持着读书、思考和写作的习惯,成为工作之余的一种延伸。写歌于他,与功利、名分无关,与内心的追求有关,当他选择以歌唱的方式,与这座深爱的城市进行精神对话与情感交流时,故乡便在海风劲吹中转过柔软身段,赴一场心灵之约,这是一种美丽的遇见,也是一种植根于大地的自然抒写,灵感的火花由此而闪耀不熄。他关注的目光,从此就没有离开过,创作了一大批堪称优秀的歌词作品,生动讲述着一个个温暖感人的宁波故事,传递着这座城市美丽善良的心跳。

    当我读《此心歌处》音乐会演唱的歌词,更印证了这种想法。

    这是一组献给故乡的恋歌与颂歌,十五首单独的歌,诠释了一个母题。他把对故乡的热爱与赞美,变成了或温情脉脉、或明媚透亮、或大气磅礴的歌唱。当音色各异的旋律集合在一起,演绎着一部大气恢宏的交响诗。

    对素材、意象的精心选择,使这组作品充满了创意,更为立体、丰富与多姿多彩,儿时稔熟的风情人物,令人缅怀的历史风景,以及发生在伟大变革时代中的宁波故事;那上学走过的古老灵桥,那南国书香的天一阁,那儒林留芳的乡贤王阳明,那“交关斩”的木匠哥和裁缝郎,那古韵悠远的上林青瓷和海上丝绸之路,那村边飘香的樟树和山间紫红的杨梅,那羁旅的归雁和蝶飞的爱情传说,那跨越天堑的彩虹和蔚蓝色的大海,那岁月流不尽的乡愁和安顿我们梦想的吉祥港湾……此心歌处,乐声悠扬,乡音亲切,乡情缠绵,令人在一场听觉盛宴里心移情牵,浮想连篇。我们无需去远方寻诗,因为光芒的故乡就在我的身旁!

    陈民宪歌词有自己的语调和音色,他在视角切入上的新颖独到,在情感抒发上的亲切率真,在形象感受上的敏锐精微,在遣词造句上的流畅灵动,在音乐处理上的丝丝入扣,较好体现出他的精神追求、艺术气质和审美情趣。总体来说,这是一种明朗朴素的风格,简洁明快,清秀丰盈,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哲理元素。

    系深情于笔端,他深谙词由心生,犹如天赐的阳光照亮每个句子,歌词中的抒情主人公形象就是一个儿女,在歌唱自己挚爱的风物、亲人和家园。让人们相信,世上最美好的东西,不是物质打造的,而是心灵创造的;世上最动听的声音,一定是属于故乡和亲人的。

    譬如,他写桥:“一座桥、两座桥,五座十座一百座桥;故乡的大桥么佬佬,鼎鼎有名是灵桥。爷爷对我讲起你神奇的故事,妈妈为我唱起你古老的歌谣,你是我心里一弯最美的微笑,你伴随着我成长是我的骄傲……”(见《故乡的灵桥》)。写特色小镇:“找你找了这么久,来了就不想走,小镇的空气有点甜,我喜欢这样的时光慢悠悠(见《找你找了这么久,》)”。写依恋的海:“我知道我的生命来自海,我明白我的世界在这里存在,闭上眼睛倾听海的呼吸,这一刻漂泊的心会静下来”;“我知道我的深情依恋着海,我明白我的梦想与大海同在,极目远眺望见海的彼岸,这一天我许下的愿就不再摇摆……”(见《我的海》)。而《吉祥的港湾》一词,可视为他的代表作之一,从历史深处点染而来,意境深远,画面感强,结尾的排比句气势开阔,将沧海变幻与潮起潮落间,一座东方大港神采飞扬的从容气度表现得尤为出彩。这种身心俱到的在场感,含情盈泪的文字,是需要有一颗慧心去细心提炼的。

     人说“歌词是美文学”,但有些作者剑走偏锋,或以新奇古怪神曲吸人眼球,或以风花雪月刷梦中快感,或为掩饰情感的贫乏苍白,舍本求末,玩弄起晦涩意象,在修辞上繁复跳跃,把词搞得矫情华丽,并以此为时尚。其实,以短小写深刻,以朴素求雅致,用平常语说情话,是优秀词作家追求的一种境界。

     在这个迷恋速度与欲望的时代,他保持着自己的定力,将根扎在人民生活之中,扎根在真善美追求之中,不是顺流之下,而是逆流之上,让作品传递出心中美好的愿望,闪烁一种人格的光芒。他的歌词注重句式和文字的简练,质朴,干净,秀美,在构思中善于选一个角度巧妙切入,从容叙述中蔓延想象,一步步完成主题的升华,不刻意停留在字句上,而讲究一种整体上的气韵贯穿。在表达上他偏爱平白畅晓的日常语,文字间没有口红与胭脂气,平凡与清新之中,常有奇思发现之妙;有时看似清澈如流,细细品味便有浓浓的情思如春风荡漾。如《蓝色天堂》一词:“……海像天一样蓝,天像海一样蓝,海天一色,天海相连,那是湛蓝湛蓝的容颜,蓝是童年的笑脸,蓝是青春的浪漫,蓝是多少次的梦幻,我永远和你相拥相恋……啊,蓝色天堂,我心的港湾,每一朵浪花是一声呼唤,每一抹蔚蓝是一种期盼,每一片云帆都托起希望,我愿守在你的身边”。他在歌词与音乐结合上细致入微,留心为曲让出空间,有很强的旋律节奏感,善于从民歌民谣中汲取养分,运用方言、衬词来强化音乐性和地域的特色。

    让我们在音乐厅安静坐下,当这些感人的文字穿上音符,等待指挥于无声处起拍,载着故乡情深向我们翩然飞来。

    还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兼职市音乐家协会主席的陈民宪,为不辜负这一片生养他的土地,以更宽广、包容的心怀及接地气的举措,默默守护着宁波的音乐事业,在汹涌席卷的经济大潮之中,一直在为提升这个城市的“时尚与品质”努力着。他有一个梦想,让宁波成为中国的“音乐之城”。宁波应该是既有底气,也有锐气的!因为有一群杰出的音乐人,如大提琴家马友友、著名女高音歌唱家胡晓平、创作《采茶舞曲》的周大风们,共同铸就了这座城市的荣光。陈民宪相信,音乐使城市更加灵动,更富有想像力,一个城市最终是以文化论输赢的。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