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生》:你是生命中最亮的灯

%title插图%num

一场灾难,横亘在我们面前,2020年的春节,每一天都是沉重的,每一天都是受伤的;我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打开微信看最新的疫情报告,看着每天上升中的数字,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悲伤弥漫着身心。这种感受,让我回到2003年非典的惶恐不安的氛围,回到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的悲愤氛围,作为一个音乐工作者,真是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新冠时期,写歌是不是残忍的?是不是野蛮的?在生死面前,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小问题。如何阻止疫情的蔓延、如何尽快救治各种被感染的患者、如何参与灾难时期的社会治理工作,才是大问题。我们无法参与抗击疫情战斗,就只能自我隔离在家里做一个为所有守护生命争分夺秒辛苦工作的医务工作者和所有参与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工作人员鼓劲喝彩的人,我觉得还是可以做到的。

有人写文章说,新冠病毒疫情严重时期,没有人要听你们的歌曲。我也不想去和持有这些观点的人争辩:问题不是在需不需要歌曲,问题是你写出来什么样的歌曲。阿多尔诺说:真正伟大的文学,真正伟大的诗歌和艺术创作,正是需要直面那些痛苦的黑暗的核心。歌曲的疗伤止痛的艺术审美功能,是永远存在的,否则从古典音乐到当代流行音乐,就没有存在的理由。问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当您聆听《辛德勒名单》的主题音乐时,难道你不会被打动吗?难道你不想流泪吗?难道你没有听到犹太人深重的苦难萦绕在这一个个音符里面吗?

2020年2月7日的那一天,北京飘起了大雪,我在日记里写下:此时此刻,悲痛难抑,所有朋友都在沉痛哀悼新冠肺炎肆虐中的一位医生的去世,我想起北岛的诗句“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向他深深致敬!自君别后,我总想写几句话,几首歌。因为,人们说你是最好的眼科医生,用最后的时光,擦亮了无数人的眼睛。我则感到,你犹如一道微光,这微光是“更多地来自一种不确定的,闪烁而又很微弱的光亮,这光亮来源于某些男人女人,源于他们的生命和作品,他们在几乎所有情况下都点燃着,并把光投射到他们在尘世所拥有的生命所及的全部范围。”(汉娜·阿伦特语)这微光也许一直很卑微,却燃起了高贵的回声,这微光也许一直很弱小,却一直在给我们希望和安慰,这微光也犹如一声尖厉的哨声,回荡在我们心中。

就是因为他平凡如你我,有家庭有孩子有平淡的生活,所以也有深深的恐惧,也有怯懦的认错。然后作为医生,他守住了自己的职业伦理底线:对个体生命的尊重、理解、与深深的爱,才让他和他们一起,不顾一切冲锋陷阵,小心翼翼说出真相,也有困苦和挣扎,正因此他才成为平凡人中的天使,卑微人生的高尚者。在光明与黑暗、美好与污浊、良知与苟且的较量中,选择了明亮的美好的一方,选择了向死而生。愿我们一起,记住他的美好,也记住他给我们的儆醒与伤痕。

附:向死而生 作词李广平  作曲邓伟标 演唱黄琦雯

渐渐湮没的你的眼神 再多爱也留不住的真 生死相交的日子里 你履行了说出真话的责任 你是黑暗中最亮的灯 照亮迷茫中无数的人 逆风而行你的身影 抚慰了失魂落魄的这个城

向死而生 你健步飞奔 走过幽暗的山谷救赎灵魂 向死而生 那些你爱的人 愿手洁心清爱心丰盛 向死而生你将不可战胜 你的哨声是撒向天空的疑问 向死而生那些爱你的人 愿铭记在心这深深伤痕 我们铭记住向死而生的伤痕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