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平安《我爱你中国》

朋友,喜欢《我爱你中国》吗? 它是电影《海外赤子》的主题歌。作词,瞿琮,作曲,郑秋枫。清辞丽句,九曲回肠。

我喜欢。喜欢它的自由、抒情。喜欢它的婉约、嘹亮。还有它的起伏跌宕。歌曲字句凝练,一咏三叹,堪称音乐经典。据统计,除国歌外,在中国,传颂量最大的歌就是《我爱你中国》。

这首歌的调度很大,特别是八度的大跳十分亮眼。这种大跳走向细腻、气势恢宏,直抵人的心灵,却也增加了演唱的难度。 优美的旋律激发过不少乐坛高手,能唱好的歌手则是少之又少。 原唱叶佩英的女高音明快、清脆,她的版本曾红遍大江南北。

80年代初,我读大学时流行的主要是叶佩英、殷秀梅等女声演唱,以至于认为这首歌是专为女高音写的。男声确实很难达到词曲的境界。毋庸讳言,当时的演唱元素比较单一,修饰技巧存有很大的开拓空间。

作者写出了人们的心声,雅俗共享。与曲高和寡不同,街头巷尾到处都能听到群众的哼唱,这是不由自主的情感抒发。

 长江后浪推前浪。

几十年后,平安亮相,开创了一代风骚。

2012年的那个夏天,《中国好声音》直播了平安的《我爱你中国》。一炮打响。平安的声音圆润、饱满,富有灵性,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鼻腔、头腔、胸腔和谐共鸣,立体、完美。   

“此音只应天上有,人生难得几回闻”。 终于,《我爱你中国》等来了最佳声音。天衣无缝,好像作者是专为平安量身定制的。《我爱你中国》成就了平安。平安则再次唱响了那个质朴无华却又激情四溢的时代。

同一首歌,不同的歌手,唱出了相同的情怀,蕴涵着不同的感慨。

校园里,我正值青春年少,如今早已年过花甲。时过境迁,一步步,百姓由贫到富,国家由弱到强。我们是这个时代的亲历者和见证人。能不感慨万千? 任何艺术都具有时代性,平安的音乐元素正代表着中国的艺术潮流。

7年前,我第一时间在浙江卫视听到平安的声音时非常震惊,直觉乐坛上的一颗新星在冉冉升起。果然,平安红了,一发不可收拾。

舞台上,平安以光头示人,光头的形象随之深入人心。平安的成功甚至改变了部分网友的审美情趣,认为光头才是最美的。于是,“光头”和”光头平安”的雅号呼之而出。

情有独钟,我经常单曲循环,今天再次凝心静听,还是浙江卫视的版本,还是那样的热血沸腾。 “百灵鸟从蓝天飞过”。 平安一开唱就气息宽广、音调明亮。 “我爱你中国”。 峰回路转,平安唱出了时代的强音。

引子还没唱完,台下早已人声沸腾,一片共鸣。 “我爱你碧波滚滚的南海,我爱你白雪飘飘的北国,我爱你森林无边,我爱你群山巍峨,我爱你淙淙的小河,荡着清波从我的梦中流过。” 叠句、排比,寄情于景、情景交融。演唱节奏变化重复,渐强渐弱,或飘逸、或凝重,带着摇滚的元素层层递进,平安的个性演绎将激情推向时代的高峰。

饱满的声线和词曲的意境达到了高度的统一。 由远到近,从高到低,深浅委婉中平安收放自如,把音色、音质、音频及整个音域都推到了极限。 平安用他独特的张力阐释着每一个音符,表达着国人丰富的内心世界。 曲终奏雅,意犹未尽。

我爱你中国,这是时代的旋律。我喜欢时代的旋律。喜欢《我爱你中国》。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