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港词刊》2011年第4期

钢枪与花朵

军中美丽的报春花

歌词是一种素面、一眼能看透的文体,适合“唱读”,一是按音乐的逻辑读,去读出流水一样优美、畅晓的画面及节奏?二是按情感的逻辑读,同时加入阅读者的经验和想象,读出平凡句子中所蕴含的思想、情感价值,它传递的信息是否令你心弦颤动?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是一首传唱甚广的经典歌曲,我最初被它感染的是其颇具视觉冲击力的场景画面。歌词从一个边防战士思念家乡的角度切入,一句口语化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开始了优美抒情,每节第三、四的重点句中,分别用了“桃树”、“桃林”、“桃园”、“桃花”来渲染桃花盛开的形象:桃树环抱的村庄,明净水面映着的桃花,桃园里孩子们荡漾的笑声,走来了被桃花映红脸庞的姑娘……;细细读来,这是鲜亮、明媚又迷人的四幅画,虽说有点平铺直叙,但点与面结合,情与景交融,画面绚丽不芜杂,意象清新优美,组成了一幅美丽的人文风景画卷,营造了一种极具画面感的音乐意境。

尤其称道的,词人紧扣“桃”的主题意象,运用丰富的联想来完成构图、造景和内心的抒情。为了升华主题寓意,巧妙采用了映衬、对比的手法,一面是“家乡的桃花”,一幅宁静、和平与幸福的场景;另一面则是“风雪的边疆”,一幅战士们顶着凛冽风雪为祖国站岗的图境,将两个相距万里、氛围迥异的画面如特写般剪辑,真切地推至眼前,生动讴歌了边防战士思念故乡、眷恋和平、甘愿牺牲、奉献祖国的博大情怀。一红一白“两朵花”的形象,便成为此歌中一个耀眼的亮点。

对年青读者来说,值得一提的是该词在意象运用的突破。在今天相对自由与包容的社会里,这似乎有点不可思议,因为除了某些敏感因素外,创作几乎没有不能涉及的禁区,我们的耳边充斥了太多的诸如“桃花”类的歌曲,有直接入题的纯粹情歌《桃花运》(杨钰莹演唱)、《桃花朵朵开》(阿牛词曲、演唱);有重在绘景的《梦入桃花源》(陈思思演唱);有根据山西民歌改编的《桃花红杏花白》(刘麟词、王志信曲,张也、阎维文演唱);也有取其寓意的像电视剧《新四军》的片尾曲《桃花谣》(贺东久、李峰词,印青曲),借歌手谭晶婉转动情的演绎,表现一位新四军战士与桃花姑娘生离死别的爱情……。“桃花”的情感形象已十分正面、宽泛,且此类词大多具有背景画面和叙事元素。

然而,在左倾年代的文化语境中,“桃花”却是一个软性贬义词,人们一提桃花,就会定格在轻浮、无聊、薄情、乃至黄色、情色等理解之中,至少是小资产阶级审美情调。据邬大为称,该词最初构思于中苏珍宝岛事件之后不久,有一次,他冒着严寒去前线采访,见到了一位从乌苏里江畔潜伏回来的战士,问他:“最冷最苦的时候,你们是怎么想的?”那位战士说:“看到这里遍地雪花,就想起我们家乡到处开放的桃花,想着想着,就不觉得冷和苦了。”战士的话激发了他的灵感,写出了歌词初稿,后来又与魏宝贵一起商讨改定,最后成稿在1980的年末。当时,用桃花表现战士的爱与向往、故乡与思念,还桃花以娇美、芬芳的正面抒情形象,是需要勇气和有一定风险的。

果然,经作曲家铁源谱曲的这首歌一开始“基本被否定”了,有人认为此歌柔情有过,阳刚不及,不适合战士们唱。但在此后的试唱过程中,却深受战士及听众们的欢迎,由前线歌舞团董振厚首唱的版本,在东北开始流传。特别是1986年央视春节晚会经青年歌手蒋大为演唱后,迅速在全国传开,荣获了1987年“全国青年最喜爱的歌”评选一等奖,直到2008年还被入选《中国改革开放30年优秀歌曲选》。蒋也籍此一举成名。

从历史背景去探寻一首词的价值是很有意义的。一方面,它出现在改革开放之初,应合了社会急遽的观念变革,人们渴望新的审美需求,努力摆脱概念、枯燥的非艺术东西,向往发自内心、抚慰心灵的美好抒情,而这一类歌曲触及了当时的社会情绪和人性的温柔部分,长期焦渴的心灵一旦相遇,便久逢甘露般地受欢迎。另一方面,此歌可谓新时期军旅抒情歌曲中的“先声”之作。在充满血性、阳刚的军人词典里,战争就是政治,军人的天职就是准备打仗和流血,在崇尚激情豪迈式的宏大叙事背景下,忽然有了《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军港之夜》、《妹妹找哥泪花流》等清新柔美、个性鲜明的“轻”歌曲,令人耳目一新。从此,中国军人在音乐中的情感形象,开始变得更为立体、有血有肉,也更加可亲可敬可爱了!“桃花”成了歌坛上一枝美丽的报春花。

该词主要作者邬大为,浙江人,1933年出生于杭州,父亲是早年燕京大学文科毕业生,他从小受父亲影响和古典诗词的熏陶,爱好文学。1949年参军后进入华东某军文工团,后一直在部队从事文艺工作,现为文职少将,离休后曾回浙小住,代表作品有电影《闪闪的红星》插曲《红星歌》等,是军内较有影响的词作家。歌词界认为他的作品“具有强烈的时代气息、军旅气息和生活气息”。乔羽先生称其作品具有“美的朴素与奇崛”的风骨。

附:邬大为 魏宝贵《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可爱的故乡,桃树倒映在明净的水面,桃林环抱着美丽的村庄。啊,故乡!生我养我的地方,无论我在哪里放哨站岗,总是把你深情地向往。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迷人的故乡,桃园荡漾着孩子们的笑声,桃花映红了姑娘的脸庞。啊,故乡!终生难忘的地方,为了你的景色更加美好,我愿驻守在风雪的边疆。

写出精彩的个性

金坚《飘带在飞》属于主旋律一类颂歌,袭传统的写法,这类写法一上来就是比兴、对偶,加上齐整规范的语言和节奏,在前辈词人的写作中已达到极致,后人在形式、词意上已很难出新或超越,也与现今年轻受众流行的审美时尚有一定差距。但作者像熟练的轮舵手一样,驾驭有方,写成一首还不错的传统风格歌词。

金坚在福建海军基地服役多年,他几乎把青春的全部笑声、欢乐乃至寂寞和痛苦,都洒在那片波涛间。在这首歌颂守卫祖国海疆的水兵、大写“军魂”的歌里,作者选择了“飘带在飞”的意象,也是最熟悉、生动和贴切不过了,从小处着眼,写大情大爱,从寻常处下笔,于细微处腾飞想象,紧紧扣住水兵“飘带”这一翩跹飞舞的意象,随着行进中的舰艇驰骋向远方。一系列联想式的比喻摇弋多姿、亲切自然,如从帽檐的飘带引生出来的“搏击的海燕”、“翻舞的战旗”、“硕大的惊叹号”、“友好的鸽子”等等;而“飘带在肩头欢跳着芭蕾”,更是令人称奇的精彩之句。

    词作语言凝练、句式工整、用词规范、节奏鲜明,每节一、三行的顶真,每句最后一字的灰、堆韵,一押到底,恰到好处地拉提了语速,使词句充满跃动和行进的节奏,犹如舰艇掠过波浪高速行进的自然节拍,极具动感。读这首词,让我自然连想起八十年代流行的另一首描写海军战士生活的歌,那就是由刘诗召作词、付林作曲、苏小明演唱的《军港之夜》:“军港的夜呵静悄悄,海浪把战舰轻轻的摇……”;前者激情豪迈,有动态美;后者深情婉转,有静态美,两相对照,各具一番风韵。

为文最怕丢掉个性,歌词因为自身特点和限制较多,更容易步入窠臼。歌词是唱给公众听的,必须考虑主题的清晰、情感的互通和词句的合韵,作者如果有了过于取悦、媚俗或迎合之态,就很容易丢了自我。据说,台州的金坚为人有些个性,近年来他又离家去北京发展,在某校讲授写作课。其实,张扬些自我,往往是一个人才情的佐证,这个社会依然缺少或不尊重个性的自由发展,许多人落叶一样地随波逐流,已慢慢惰性的不会思想了,在这种人云亦云一片“蓝”的背景下,忽然有一个人跳出来大声说“灰”,就有被有些人斥之另类和不合时宜的危险。而在创作中这种跳出来的勇气十分可贵!

金坚写过不少有关海军生活的作品,均在较高质量层面上,但也许是对描写对象过于稔熟,便有了大致相近的技术安排,有的词作表现有些单调,开掘欠深。看来,打破创作的思维定势,是每一个词作家都会面临的一个问题。

附:金坚《飘带在飞 》  

海风在吹,飘带在飞 /无檐帽下都有一对高扬的剑眉 /飘带在飞,海鸥在追/滔天排浪撼不倒高耸的舰桅  /哦,飘带掠过浪峰 /像搏击的海燕穿过惊雷 /哦,飘带闪过波谷 /像翻舞的战旗疾扫云堆 /飘带在肩头无声地指挥 /水兵在海上筑起钢铁堡垒

海风在吹,飘带在飞 /太阳底下驰骋激情燃烧的编队 /飘带在飞,海鸥在追/左舵右舵都对准祖国的方位 /哦,飘带飘在领海 /像硕大的惊叹号立成界碑 /哦,飘带飞越赤道 /像友好的鸽子传递祥瑞 /飘带在肩头欢跳着芭蕾 /水兵在海上高擎国威军威

《战士第二故乡》的原词作者

这是地道的农民模样:一手老茧,一身土气,满是褶皱的脸,一间粗陋的泥砖房,平时埋头种着四亩多田的水稻。有些年头,他走村穿巷到外地去弹棉花。在浙江农村,这是一种几近消失的手艺活,俗称“弹棉匠”。

谁也不会把他与一首脍炙人口的军旅歌曲连在一起,也感觉不出他身上丝毫的文化气息。他的名字叫张焕成(又名张焕臣),现在浙江省仙居县横溪镇下徐村,如一枚秋风丢下的落叶,过着有些困窘的生活。

人生的命运有时就是一个梦。

他快50岁时,一次偶然间从广播听到自己的名字,才知道电台、电视在播放他的歌,战士们在唱他的歌,晚会歌星在演唱他的歌;他想是自己出名了,流着泪、欣喜若狂地将这件事告诉村里人,但别人扭过头看他,不相信!

1999年的12月,驻澳门部队举办了一场大型文艺晚会,组织者邀请《战士第二故乡》创作、演唱艺术家沈亚威、顾松民(首唱者)、李双江等参加,沈亚威坚持请词作者张焕成参加,认为“这样对部队教育意义更大一些”。这次,此歌的主创人员悉数到场,当两鬓染霜的词、曲作者的手紧握在一起,当李双江知道眼前的张焕成就是歌曲的词作者,禁不住热烈拥抱,感谢他为祖国卫士们写了一首激情的歌。

这一刻,成了张焕成此生最荣耀的记忆。葡京大酒店、滨海大道、大三巴牌坊……,恍若进入梦游的天堂,他走在澳门迷离又熏人的夜风中。

也是这次,他第一次听到了“稿酬”一词(他从未因此歌拿过一分钱稿费)。他觉得这首歌不是一个人的功劳,未得到一分钱,却感到光荣和自豪,这是用金钱都买不来的。事后,当遇到生活困难及家人在耳边拾叨时,又不免心也戚戚,曾经向县里打听如何催讨稿费一事,一位律师同他正儿八经谈起版权、举证、诉讼期限、代理等一堆术语,弄得他一头雾水,觉得此事似乎不是他力所能及的,从此,再也不提。

张焕成原名应日友,6岁时父母亡故,与10岁的哥哥应月友成了遗弃孤儿。远在浙北安吉的大伯应直青得知侄儿境遇后,便过来接手扶养,年幼的他俩由大伯一路轮流背着、走着,步行至东阳时,大伯见一路劳累难支,无奈决定将弟弟暂交给熟人代管,先带哥哥到达后再返回来接。六岁的小日友便开始天天盼望大伯的到来。三年后的一天,他终于等来了接他的人,却是仙居横溪下徐村的一个娄姓的寡妇,原来,他被寡妇以70斤黄豆及数量不等的小麦价格买进做儿子,名字也被更名为张焕成。

1958年冬天,长到18岁的张焕成,参军来到舟山群岛最东面的东极岛,成为坚守东海前线的一名解放军战士。在这个茅草裹脚、满目荒凉、面积只有2.97平方公里的小岛上,他与战友们一起种菜、炸石、开路、修工事、建营房,随时准备迎战扬言“反攻大陆”的蒋军。只读过三年村小的张焕成,为战士们艰苦创业、守岛爱岛的精神所感动,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决定写一首诗,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不知道用词是否恰当,就请教文化干部。这一首名为“以岛为家”的诗歌自1959年起整整写了三年才定稿,它便是《战士第二故乡》的雏形:

“云雾漫山飘/海水绕海礁/人都说咱岛儿荒/从来不长一棵树/全是那石头和茅草/有咱战士在山上/管叫那荒岛变模样/搬走那石头/修起那营房/栽上那松树/放牧着牛羊/啊东福山,你是我们战士的乐园/是我们日夜守卫的地方。”

1963年春,时任南京军区文化部部长、著名作曲家沈亚威(1920—1992,浙江吴兴人)和词作家向彤一起到岛上体验生活。临别小岛时,从连部黑板报上读到了这首短诗。“这是一首生动地表达战士对建立海上乐园充满信心的好诗,作为歌词也完全合适,于是我把它抄在记事本上。”后来,沈亚威在创作散记中回忆说。

    1963年“八一”前夕,在全军第三届文艺会演中,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八场大型歌舞《东海前哨之歌》荣获优秀节目奖,《战士第二故乡》列入其中作为插曲之一。由向彤对原词作了些改动和补充,把“啊东福山,你是我们战士的乐园/是我们日夜守卫的地方”;改为“啊祖国,亲爱的祖国/你可知道战士的心愿/这儿正是我最愿意守卫的地方”。从而使歌曲的主题与守岛战士胸怀祖国的理想联系起来,并把“以岛为家”延伸为“第二故乡”,歌名正式定为《战士第二故乡》。

1964年,张焕成退伍回到家乡,做了农民。

有情的岁月珍藏了这支歌。到了1981年,“沈亚威作品专场音乐会”上由李双江独唱此歌,沈亚威根据他的音色特点,增加了“这儿正是我们的第二个故乡”的结束句。从此,这首著名的军旅歌曲,它在军营里、在战士们中传唱不衰,也成了中国最负盛名的一首“岛歌”。

现在的东极岛,成了舟山一个新的旅游景区,傲立在云飞浪卷的东海之中,石屋错落,礁石峭拔,野芦摇曳,海水湛蓝,光影飘移,岛上有上海人开的咖啡屋,鲜艳涂在石壁的渔民画,被海风打扫得干干净净的石码头,以及缆在湾里的渔船……。张焕成服役过的营区,静处一隅,沿着蜿蜒的山路,可以看见山顶石崖“战士第二故乡”的镌刻,有守岛官兵们立的碑文:

 “这里气候异常恶劣,环境十分艰苦,素有”风的故乡、雨的温床、雾的王国、浪的摇篮”之称。全年365天有三分之一是阴雨天气,有四个月被浓雾笼罩,近120天有8级以上大风。1958年部队进岛后,官兵面对恶劣的环境,发扬爱岛如家,艰苦创业的精神,开山辟石、打坑道、建营房、搞生产,把荒岛变成了海上乐园。”

那些上岛的年轻游客,大多是来找寂寞与浪漫的,空气中有一些逃避尘世的味道,不想意外“遭遇”了这首歌。

我很想知道张焕成的近况,前些时问过华友国(仙居籍词作家,任县文联领导)先生。“近些年他从未主动与县里联系过,一个农民,就像偶尔做了一个美好的梦,醒了也就忘了,回到平常的生活中”。华这样对我说。

现实中的他,仍留在一个苦涩的梦中。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像中国大多数农民一样,没有养老金、没有医保、没有什么存款,含辛茹苦,每天关注着生计,侍弄着地里头的庄稼,呼吸着乡间带有泥腥的气息,歇不下来。

附:张焕成 向彤《战士第二故乡》

云雾满山飘 海水绕海礁 /人都说咱岛儿小 /远离大陆在前哨 /风大浪又高 /自从那天上了岛 /我们就把你爱心上 / 陡峭的悬崖 汹涌的海浪 /高高的山峰 宽阔的海洋 /啊祖国 亲爱的祖国 /你可知道战士的心愿 /这儿正是我最愿意守卫的地方

云雾满山飘 海水绕海礁 /人都说咱岛儿荒 /从来不长一棵树 /全是那石头和茅草 /自从战士上了岛 /管叫那荒岛变摸样 /搬起那石头 修起那营房 /栽上那松树 放牧着牛羊/啊祖国 亲爱的祖国 /你可知道战士的心愿 /这儿就是我们第二个故乡

父亲那一双皱巴巴的手

读这首词心头一热,忽然想到的是《父亲》,那是八十年代四川画家罗中立引起轰动的一幅油画,表现了生活在贫困中的老农形象,满脸的皱纹、开裂的嘴唇、手中粗劣的碗以及引起争议的一支圆珠笔。罗中立呈现的是父亲一张饱受沧桑写实的脸,鲁客咏叹的则是父亲一双历经磨难皱巴巴的手。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具有相同的悲剧性震撼和逼人的烧灼感。

父亲的命运,其实就是我们这个民族和国家的命运。作者的立意也就在于此,从爹、娘之手到家乡父老的手,从贫困的家园到这双“求过龙王的口,砍过鬼子的头,盖过无数的楼,酿过甜蜜的酒”的手;环环紧扣,步步推进,穿越历史,历数沧桑。借父辈一双手,形象表达当时被贫困生活和思想束缚了多年的人们,对历史的反思、与命运的抗争、以及积蓄已久的冲破现实屏障,追求富裕、富强的强大渴望,这种意识正在集体苏醒并开始弥漫。此后,随着邓小平的南巡讲话,一场全民族思想解放运动在中国风起云涌。

作者写词不多,却有较鲜明的个人气质、语言风格。读他的《倔强的纤夫》《扛大山的人》《我们的新闻发布会》以及后来获中宣部“五个一歌曲奖”的《青青江南竹》等歌词,就让人感到他善于整体架构,提炼集中,对歌唱对象有了然于胸的理解和准确把握,用理性之光的“魂”来凝聚生动具象的“形”,力求“有自己的东西”,写出独特之处和独到之见,鲁客的作品有较强的思想性和时代特色。这些,都体现了歌词创作所要求的简洁、准确与新颖的品格。

其实在创作中,比良好的语言感觉、形式感觉更重要的是歌词的内在品质。如同外表漂亮的女人不一定有味,有味的女人一定很美,那美就是善良、温柔或其它珍贵的东西,那美才是女人经久不散的香水。好的写作就是这样,面对许多条路,你选择了一条可能冷清的路,走着走着,却看见或发现了与别处不同的美丽景色。

在1990年浙江省第三届音舞节上,《皱巴巴的手》在众多委婉、柔靡的声音中“跳”出并获创作一等奖。这首风格硬朗、感情炽烈、有着黄土情结的歌,正当其时地加入了当时风行的“西北风”歌曲潮流之中。对今天四、五十岁的人来讲,“西北风”是那个时代中国最强烈、最具代表性的情感心声和文化符号之一,至今听到《黄土高坡》《信天游》《一无所有》《山沟沟》《少年壮志不言愁》等代表性歌曲,那淋漓尽致的呼喊和追诉,那带着原始野性的声音,以及不迸发出来仿佛就要被窒息的焦灼和力量,已成为人们怀念的记忆,也许有些过时,但当初的感情却纯真如金。

附:鲁客《皱巴巴的手》

睁着眼,我数着天上的星斗,闭着眼,我把故乡神游。漫天的黄土风中走出身影佝偻的爹,伸出那双皱巴巴的手,皱巴巴的手,告诉我告诉我,咱的家就在这秃岭荒丘。连绵的包谷地里走过步履蹒跚的娘,伸出那双皱巴巴的手,皱巴巴的手,告诉我告诉我,咱的家就在这僻壤穷沟。

哦哦,几回回的梦,都是那双皱巴巴的手;哦哦,皱巴巴的手,故乡的父老人人都有。那双手,皱巴巴的手,求过龙王的口,砍过鬼子的头。那双手,皱巴巴的手,盖过无数的楼,酿过甜蜜的酒。那双皱巴巴的手……,皱巴巴的手!

徒留思念在语言里伤

雷雅莉,浙师大中文系毕业,丽水中学的一位语文教师,业余从事文学创作,有散文、小说等作品发表。偶而读到她的一些歌词,感觉她语言状态的较年青时尚,有良好的古典文学修养。

这样说是缘于现在有些歌词太垃圾,不去说陈旧、俗套和缺乏表现力,就是有些作者根本不把语言当一回事,拉几句直奔主题的口号,搭几个形容词、动词,然后无病呻吟地加个衬词,就把一首词给整出来了,歌词俨然成了干巴巴、概念化的东西。是的,歌词要与旋律产生互动,不像诗歌那般语意精微,有耐咀嚼的文字张力,但绝不能说语言不重要。

在有关歌词说法中,由于其诉诸于听觉被称为“听觉艺术”,由于其存在一定时间里被称为“时间艺术”,又因有阅读画面称为“视觉艺术”,还因为它长于抒情而称为“抒情艺术”……;这类说法仅仅触及歌词某一方面的特性。较准确地说,歌词首先应该是语言艺术。语言的意义在于标示观念、意义和情感,其表情达意、塑造形象和被人感知,莫不是以语言为物质的基本承载,说歌词是语言艺术揭示其美学本质。唯此,我们不仅要重视歌词的语言,进而认识歌词语言兼有“音乐”与“文学”的双重苛求。有出息的词人必须从语言入手,提升自己的水准。《蝶》词中似乎有点仿的痕迹,却见一个年青新作者的努力。

    “蝶恋花”系古代的一个词牌名,以抒写缠绵悱恻之情为多。历代文人锤炼的佳句,让一阙阙《蝶恋花》在岁月枝头上鲜活生辉,如苏轼“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柳永“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欧阳修“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晏珠“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而我上中学时,从课本读到毛泽东献给杨开慧的《蝶恋花,答李淑一》,是那个“不谈爱情”的特殊年代里所接触到的最感人难忘的诗篇,我在懵懵懂懂中感慨一个伟大领袖“爱情”的宽广与浪漫,而老师讲解则一再强调毛泽东的博大胸怀和献身精神,以及革命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两结合”的经典创作方法。

作者以词牌为题,书写的却是现代版的爱恋。词的主旨不必说了,它以“我”的心理为经线,情感如血脉贯穿,打通嗅觉、听觉和视觉等表现元素,以富有节奏和韵律的长句式层层推进。

起句以“传说的香气一路寻觅”开始,较别致,名词的“传说”亦可作动词读,让情绪直接进入,打湿眼眶的我正站在梦的屋檐下,任心事如细雨般落下,夕阳下只能眺望你的远方;词的第二节转到对绵长“思念”的场景书写,梧桐、长亭、残月、记忆难解、孤独成霜,一组冷寂的景物更添心中的惆怅;第三节对情状的描写更加强烈、细致,变等候为追寻和渴望,犹如蝴蝶飞过沧海,借月光眼亮你尘封往事的窗,然后转入伤情、咏叹的副歌部分,是谁弹一曲蝶恋花?又是谁听一曲蝶恋花?在花早已凋谢的年代,我飞不到你的身旁……。

折在手中的花不是美的,因为折的时候它暗自受伤了。当你站在此岸心怀感激地眺望,它在彼岸风中轻轻摇摆,嗅着那渺渺的、若有若无的香气,它一定是最美的。爱情亦然,如果你爱一朵花,就陪它慢慢绽放;但当这种期望变成无望的奢望时,就只能徒留思念在语言里“伤”了,作者通过诗意的语言对氛围的渲染比较到位,将它写得凄美至极。

附:雷雅莉《蝶恋花》

传说的香气一路寻觅打湿我的眼眶/心事化细雨总是遗落在梦的屋檐下/你还在远方,我独立夕阳 /谁的夜晚思念绵长点点滴滴梧桐上/长亭向晚离愁难醒残月冷冷照他乡/回忆剪不断,孤独结成霜

借一缕月光好照亮尘封往事你的窗/蝴蝶飞过沧海花香不久人已在天涯/你是否等候,我不再盼望 /弹一曲蝶恋花,岁月里诗词伤/听一首蝶恋花,谁把你心事唱/蝶恋花,花谢的年代/我飞不到你身旁

花港词刊》2011年第4期
花港词刊》2011年第4期
花港词刊》2011年第4期
1617937017-ef62e0e300c07f7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请勿直接商用。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更多说明请参考 VIP介绍。

最常见的情况是下载不完整: 可对比下载完压缩包的与网盘上的容量,若小于网盘提示的容量则是这个原因。这是浏览器下载的bug,建议用百度网盘软件或迅雷下载。 若排除这种情况,可在对应资源底部留言,或联络我们。

对于会员专享、整站源码、程序插件、网站模板、网页模版等类型的素材,文章内用于介绍的图片通常并不包含在对应可供下载素材包内。这些相关商业图片需另外购买,且本站不负责(也没有办法)找到出处。 同样地一些字体文件也是这种情况,但部分素材会在素材包内有一份字体下载链接清单。

如果您已经成功付款但是网站没有弹出成功提示,请联系站长提供付款信息为您处理

源码素材属于虚拟商品,具有可复制性,可传播性,一旦授予,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退款、换货要求。请您在购买获取之前确认好 是您所需要的资源